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五章 缺口
    通过之前的表演,枢赤莲大概分辨出哪些是忠直之臣,哪些是怀有二心,哪些是猥琐小人,觉得也差不多该让这场“闹剧”落幕,迎来最终结果了,顿时演技全面爆发。

    “你们这些家伙,难道不知道攘外必先安内吗?连自己家的问题都不解决好,又何谈扫靖铁门关故地,甚至清澄寰宇?今天,在场的人也都听好了!我,枢赤莲,乃是织州之主,王命州牧,我才是织州的话事人!今后,如果胆敢有人违抗我的话,就算是亲人,我也照杀不误!从此以后,我将舍去个人的感情,为了平定这个天下奋斗终身!一切,就从我这不肖弟弟枢赤炎开始!”

    许多真正的织州忠臣面色惨然,看着浑身煞气的枢赤莲,不敢想象这位曾经是那样人畜无害,那样温柔贤淑的女子,可他们看到她脸上的面具,却又叹息不已。

    曾经因为灿烂笑容和甜美柔弱的外表,而被臣下私底下轻视,乃至觊觎的俏脸,因为政治需要被覆上了面具,现在,那颗温柔慈悲,甚至有些懦弱的心灵,也要在残酷的政治倾轧下变成铁石了吗?

    他们又看向一些表面悲戚,实际上皱着眉头,在估算自己利益的织州官员和豪族代表们,这,就是你们这帮硕鼠所期望的吗?居然将那样一位美好的女子逼迫到这个程度,你们真的是做得出来啊!

    而枢赤炎这个时候也终于有所反省,那个宠溺着自己,谦让着自己的姐姐,曾经是那么让他眷念喜爱,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居然对她变成了愤恨和敌视的态度呢?是因为耳边不断响起的“朋友”们的谗言,还是因为那些看似忠心的臣子们对他的“劝诫”?然后让他对姐姐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和苦劝置之不顾,直到今天,换来了这样一位满眼绝望,仿佛化身魔王的少女……

    枢赤炎不寒而栗,他终于醒悟到,自己是多么愚蠢,居然亲手葬送了最美好的一切,他又无比后悔,为什么这个时候才发现这一切?

    可是,一切已经太迟了,冰冷的长剑已经抵上了他的喉咙,轻轻一刺,就能让他的眼前从此一片黑暗。

    枢赤炎哭了,不是之前吓得语无伦次的哭泣,而是一种从心底里蔓延而来的后悔。

    “姐姐……”

    他明悟了,却已经没有人敢发出任何异议,也没有人敢再生违抗之心,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滞,每个人都等待着接下来的嬗变,一位从亲人之血中诞生的恐怖女王。

    就在大事抵定一般的时候,因为有了领主身份,能够进入大堂议事,却一直坐在末席,仿若不存在的卢直叹息一声,打破了这一刻的寂静。

    “够了,州牧大人,”卢直看了看痛哭流涕,以为自己小命不保的枢赤炎,以及面带百态,神色各异的众臣:“公子的确有着不可饶恕的罪过,但他落到今天的田地,并非真的有多少恶意,只是因为太蠢,被别人利用了罢了,真正的祸首,如果要论起来……”

    扫视了厅内所有人一眼,他冷冽地说道:“所有人都是呢。”

    (这个家伙,还真敢说啊!)

    (混蛋,没看到州牧已经疯了吗?这时候跳出来群嘲,想死也别拉我们下水啊!)

    (虽然是实话,可这时候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已经陷入极端境地的州牧会连你都杀掉的啊!)

    (妈的,这个愣头青,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想要让所有人都被清算吗?回头一定要弄死他!)

    (……)

    诸位织州官员贵族心中咆哮不已,有为他担心的,但更多是害怕他刺激到枢赤莲,让这位即将斩杀亲弟的州牧记恨众人,回过头来清算的,整个大堂的气氛愈发凝重起来。

    但也有一个人对于卢直站出来说话极为侥幸,是权婧:“没错,州牧大人,真要说错,将枢赤炎公子教导到今天这种性情的我等才是罪人,这份罪过,就由权婧来偿还吧,请大人放过枢赤炎公子,也放过您自己吧!”

    这一下,已经有官员贵族忍不住有些骚动了。

    这个一根筋的蠢女人啊,居然会为枢赤炎那个蠢货做到这个地步吗?该说她笨,还是太耿直?对,一定是太笨啊!这不是将他们都给牵连进去了吗?

    就连权家的人也怒目而视,想要让权婧将话给吞回去。

    这特么不是给了枢赤莲话柄,将所有豪门贵胄全都赔进去了吗?

    但是啊,对于卢直和枢赤莲来说,却是眼前一亮,没想到,真正的反击缺口,居然被权婧给打开了!

    “权婧将军,不用担心我,”枢赤莲努力保持着淡漠的音调:“我只是为了织州的未来,而进行一番整改,枢赤炎……我愚蠢的弟弟,他是罪有应得。”

    “不,不是,炎大人虽然做了许多错事,却罪不至死啊,州牧大人!炎大人其实是个很好的人,真正坏的是他身边的人啊,比如说买东西,因为炎大人不习惯身上带钱,所以从来不给现钱,但都会让商贩们去公子府自取,可是他身边的坏人们却会克扣,甚至不给商贩们钱,转而将这些直取出来的钱放入自己的口袋,真正坏掉的却是公子的名声,因为大家以为不给钱的是公子,这……这对公子来说是很冤枉的啊!”

    权婧举的例子对官僚贵族们来说当然是不值一提,可在现在这个情景下,却是如同重磅炸弹,因为她举的例子很小,却很有代表性,一旦被枢赤莲抓住……只看那些心怀鬼胎的人是什么模样就知道了。

    而他们的担忧也成了事实,枢赤莲身上的煞气更加浓郁起来。

    “来人!”

    “在!”

    殿外守卫的赤鹫卫,乃至近卫骑军的值守人员近乎一涌而入,每一个都是杀气腾腾,也让一些老狐狸嗅出了危险的味道。

    “给我将枢赤炎公子府上所有人都带过来,我要……一一审问!”枢赤莲的剑当然离开枢赤炎喉咙了,可她的话语,却比剑锋更加森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