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六章 致以祭礼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子呢?前一刻还在看着州牧家的姐弟相残戏码,下一刻就变成了祸水从天而降,落到自己头上。

    大堂中的织州官员和贵族们一脸懵逼。

    因为枢赤炎府上的人被抓来后,很快就将平日里的许多恶事巨细无遗地倒了出来,从门房强收入门费,到账房偷偷做账贪污,从丫鬟偷卖公子府器物,到小厮借公子府名声欺骗少女……

    总之,枢赤炎府上表面看去堂堂皇皇,井井有条,内里真是一塌糊涂。

    更重要的是,许多公子府仆从招供,自己被许多织州达官贵人所收买,帮忙做了不少恶事的事情。

    比如牛魔帮当初嚣张狂妄,搜刮民财,祸害织锦城的时候,就有不少仆从被达官贵人们收买或警告,不许将牛魔帮借着枢赤炎名头为祸的事告诉枢赤炎。

    并且,这些仆从甚至和牛魔帮的人沆瀣一气,至少有十七八个人曾经借助牛魔帮的恶势力,搞过坑蒙拐骗、强取豪夺,乃至***女的恶事。

    更要命的是,这些仆从或是为了自保,或是为了要挟,或是为了纪念,有些居然还保留了不少涉及达官贵人们作恶的证据,尤其是一些对枢赤炎的劝进表,怂恿枢赤炎对付枢赤莲的书信等等,居然搜出了好多。

    这一下事情大条了,枢赤莲当真是怒发冲冠,目眦欲裂,原本她只是想借机教训一下弟弟,让他学学好,顺便收拾一番这些达官贵人,让他们不要在接下来的改革变法中碍事,为织州的快速强盛扫平障碍,没想到这些人在私底下的龌蹉居然如此之多,忍无可忍啊!

    原来,自己的弟弟或许在行为上比较嚣张,是个不知收敛,不动脑子的蠢货,可真正的坏事,最大的也不过就是在城内骑马,不喜欢读书这类,真正的欺男霸女之丑事从来没做过!

    甚至在公子府用度紧张的时候,还会忍耐住自己的**,让账房节省开支,抹平赤字,却不知道那些赤字本来就是账房们欺他不懂经济,故意弄出来的!

    反到是外界流传的许多恶事,其实都只是背锅,这些黑锅中,公子府的仆从们所为之恶还好说,枢赤炎到底要背上不察之过,可那些达官贵人们作的恶,居然也都往枢赤炎背上甩,是真的拿这个笨蛋公子当背锅侠使啊!

    那些达官贵人当然也要辩驳一番,可这些搜出来的人证物证俱在,更有许多卢直友情提供的监控设备拍摄的近期恶行,诸如造反谋划等等,可以说是铁证如山了。

    顿时,整个州牧府上空的气息都凝滞了。

    卢直目睹了这一切后,也是觉得枢赤炎这“二代”做到这份上也够奇葩的,不,是够蠢的,根本就是不食人间烟火,活着的神仙啊,一点心都不用操……

    最终,等到一切都理顺,枢赤炎当然就不用死了,州牧府还特意派出大批人手,向平民宣讲枢赤炎过往黑锅的来历等事情,并作出补偿,并在卢直的提一下,向民众公开了一批罪大恶极,必然会遭到极刑的达官贵人的罪证,从而让民愤得到宣泄。

    只不过枢赤炎也不是就这么简单过关的,他还是遭到了枢赤莲的严厉惩戒,具体的惩罚措施,大概就是戒绝他一切享乐,挑选名师授业,从课程安排等方面来看,大体上和要面临高考的高三学生们一个待遇。

    嗯,卢直友情提供的方案,枢赤莲欣然接受的弟弟改造惩罚,枢赤炎想死的恐怖填鸭式学习计划,这算是以学习代替牢狱之灾。

    毕竟,这年月的封建统治者们有着明文规定的特权,普通百姓们也习惯了这些贵族上等人的特权,真要用明文布告的方式说,织州要搞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依法治国”,怕不是平民百姓们还要以为,自家的统治者是不是脑子坏掉了,甚至要怀疑,是不是枢赤莲真的想搞死枢赤炎,然后一直坐在州牧位置上不挪窝。

    没错,这就是时代的局限性,也可以说这些平民百姓就是“愚民”,然而这就是客观事实,本就身为过客的卢直自然不会逆潮流而动,给自己添不自在。

    至于那些达官贵人,这次就倒霉了,大把大把的证据摆在眼前,连抵赖都赖不了,想要用家族的力量威胁吧,由于这次会议的忽然性,使得他们根本没商量过应对之策,事到临头,完全一盘散沙,自然也就威胁力不足。

    他们更怕还保持着冰山姿态的枢赤莲发疯,真的将他们的小命全都留在这儿。

    要知道,枢赤炎是枢家的独苗,如果真的被弄死了,枢赤莲真的会发疯,既然枢家已经绝后,她绝对不会再顾虑什么织州的安定稳定局面,而会化作最凶狠的厉鬼,向织州贵族豪门们进行报复。

    现在枢赤炎没死成,虽然枢赤莲还是会报复,却绝对做不出绝户这般的行径了,有些自知罪孽深重的官员和贵族已经做好了用自己的小命换得家人平安的准备。

    而枢赤莲也的确是这么做的,这次搞了这么严密的计划,目的本来就是为了肃清织州的内部问题,既然机会她已经抓住了,收割战果的时候她也绝对不会手软,尤其是她的弟弟差一点被这帮混球坑死的情况下,她是真的有深深恨意,必须发泄掉才行。

    结果就是,接下来的几天,织锦城的人们亲眼目睹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政坛大地震。

    织州各个部门进行了大调整、大撤换、大改并,原本复杂的各种叠床架屋式冗余机构,全部被撤除整改,变成了诸如民政司、税务司等名字更直白,职能更具体,责任更明确的部门。

    各个部门的人员也经历了一次大调整,大量闲杂冗余人员被裁撤,关系户被清退,原本能力很强,只是因为出身较低而被压制的有才华之辈被提拔,等等等等,让整个织州都呈现出一种新气象和新活力来。

    更加让人们震撼的是,接下来的几天,织锦城的行刑台上一直在流淌着属于贵族的“高贵血液”,近百颗人头像是织州在祭奠陈腐的过往,迎接焕然的新生,充当着血色祭品。

    就连最麻木的人也意识到了,织州,真的要变了!在枢赤莲手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