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九章 王命法旨
    “既然州牧大人依旧以耀臣自居,今上有诏,是从,还是不从?”

    李都的第二个问题,更是让殿上群臣大哗。

    有道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中央政府的权威衰弱了,皇权的威严扫地了,想要再建立起来,不比重新开国来得简单。非大毅力、大智慧者不可为。

    耀朝立国以来,世事变迁,至百年前神器暗晦,沉沦不振,早已显出皇气丧尽,国祚江河日下的气象,当今世道,各地诸侯,哪怕是保皇一派,也多为自己的利益在纷扰,真正将耀朝,将皇帝放在心上的,怕是一个都无。

    哪怕是皇室宗亲,所思所想,也是自己登上皇位,将这皇帝宝座坐坐,要不然,以川神氏分封天下,皇室握地总量不菲的情况下,怎么会在中央衰弱的这么多年里,不思团结一致,恢复皇室荣耀,而是各个在自己的地盘上营营汲汲,宁可亡于周边诸侯,也不肯一致使力?

    当今耀皇一系失国,天下共逐之罢了。

    可李都却明知其中因由,还拿出来说话,这其中的意味,就由不得当堂众人深思了,再结合进来传闻的耀朝皇京发生巨变,天子似乎重新振作的传闻,让许多人嗅出了一股不一样的味道。

    见织州重臣面面相觑,枢赤莲端坐无语,李都再度说道:“州牧大人,您还没有答我呢,若今上有诏,织州方面,从,还是不从?”

    眼见李都有逼迫倾向,有织州臣子怒喝:“大胆!”

    李都却是似笑非笑,并不拿这些臣子的呵斥当回事,只看着枢赤莲不放。

    半晌,枢赤莲终于舒了一口气:“若今上有诏,枢赤莲忝为织州州牧,自是要应奉的,不过……乱命不可为。”

    她这答复也颇为周全,既表示了会尊重皇室,却也留有余地,若有利可图,尊王命也不是什么问题,若无保障,就先顾着自己。

    这纷乱的天下,诸侯大抵都是这模样,李都到也不觉稀奇,虽然还是模棱两可,可能这么说的,多多少少都还保留着一定的对耀朝统治的认同,枢赤莲的答复已经符合川神秀给他的标准,便问了第三个问题:“那么,州牧大人,天子有诏……您,接不接?”

    看着李都从怀中取出明黄丝绸所制卷轴,上面氤氲着一种不同于一般能量波动的浩瀚气息,殿中众人更是觉得不可思议起来。

    这是耀朝天子的王命法旨,材质特殊,内蕴皇道之气,集天下民望于其中,诸邪不侵,鬼神辟易,是人道至尊的象征,耀朝强盛时,一道王命法旨,即便是地之境巅峰人物也不敢不从,违者会被天道所忌,于日后修行大不利,乃至横死天劫,为未可知。

    到了今天,昏君迭出,动乱百年,皇室威望在万民心中早已下降到冰点,王命法旨也失去了昔日人道气运加持的可怖威力,圣命甚至出不了皇京周围一百里,一旦离开这个范围,皇道之气就会飞快散逸,人道气运的加持效果也会急速衰微,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这也是各地诸侯不惧皇室,割据一方的根本原因,当哪一天皇室彻底被天下人厌弃,皇气泯灭,人道背弃,便是改朝换代,群雄争鼎之时。

    可是现在,距离耀朝皇京少说也有几千里的北地僻处,九边五关之所,王命法旨居然还保有着一定程度的皇气和人道气运加持,在座无论是身负超凡力量者,还是不负超凡力量,却居于官位者,都能感应到冥冥中一种威严在从王命法旨中散发开来,压制他们的心神。

    这种程度的压制对众人来说当然不是什么很沉重的负担,可内里显示的含义,却值得深思。

    “天子……得道了吗?”书慧慈“啪”地一声,将折扇合起,面色郑重起来,可心中却又觉得蹊跷。

    当今耀朝皇帝年号“元泽”,因此也被称为元泽帝,是个从小就生活在皇室颓唐阴影中的人,加上京畿地方的外戚公孙家强盛,时常威凌京城,搞得这位皇帝比之一般富户都没保障,因此以懦弱著称。

    在元泽帝的统治下,皇家最后的屏障,京畿地方,也逐渐被蚕食着,百姓嚎啕,日渐丧失对川神氏的信心,皇室的皇道之气如同泄洪之水,滚滚流逝,擅长观星预言等手段的星术师们因此遥测,川神氏失国之期,合当不远,天下群雄真正惨烈的逐鹿之战,恐怕近在咫尺。

    这也是枢赤莲力图变法的另一个重要因素,眼看天下大祸将至,每一个有点前瞻性的人都会提前进行些准备。

    可现在,李都拿出王命法旨,上面氤氲的皇道之气显然与观星术士们的预言背道而驰,不由更懂得窥视天机的书慧慈心神不宁。

    皇气复盛,必是天子顺天应人,重夺大量民心所致,在玄苍世界,得民心者得天下,并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形容,而是在皇道之气上具现化的实实在在的东西,是天下万民对一朝合法性的认可。

    这种难度如同登天之举,以元泽帝的本事……怎么可能做成?

    也就难怪书慧慈会疑惑满心了。

    “织州州牧枢赤莲,请接王命法旨。”李都看着织州众人的震惊神色,嘴角再度抽了抽,像笑,又不像。

    枢赤莲的表情看不到,可她的手却微微有些抖:“臣……接旨。”

    王命法旨,天子之诏,一旦接下,便承担了国家赋予的责任,可不接……以其上萦绕的皇道之气,至少也能让仅有人之境实力的枢赤莲遭受很难过的反噬,那可是千万人心所聚的力量!

    就连卢直也是面色严肃,看着那萦绕着明黄气息的明黄卷轴,内心震撼无比。

    他已非吴下阿蒙,传承结晶的信息,和“卢直”人格融合后得到的悠久记忆,以及开阔眼界,已经让时空之流在他眼中不再像从前那样,完全无法理解,他非常明白,这种王命法旨上萦绕的气息代表着什么。

    那是世界意志的具现,是这个世界某种根源法则在人间的具体显化,这玩意儿说起来无害,却是一个标志,标志这个世界的能级极高,比他原本所想还要高得多。

    而他,是一个穿越者。

    会不会被世界意志查水表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