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一章 嘉德公主
    “嘉德公主?那是谁?”

    在议事大厅中,枢赤莲并没有将事情完全说明白,但在回到后堂,与书慧慈,以及通过枢赤炎事件晋身心腹地位的卢直相处后,才将王命法旨中得到了一些隐秘内容与二人分享。

    京城之变最根源的因素,就在于这位嘉德公主的出现。

    在元泽十年,也即十六年前的时候,元泽帝以后无所出为借口,废除了当时的皇后檀云容,扶持公孙皇妃公孙秀为后,按照道理,废后沦落至此,未来惨淡,大抵要在冷宫度过余生,没想到,公孙秀并未因此而得意安心,反到心狠手辣,欲斩草除根,彻底将废后置于死地。

    主要就是因为,废后檀云容并非不能怀孕,而是被公孙秀买通了人,让她怀不了孕,公孙秀担心哪天元泽帝钻了她在宫中的布置,与废后旧情复燃,会坏了好事,便想绝了后患,彻底铲除檀云容。

    可悲的是,在公孙秀掌控宫廷,公孙家渗透朝廷的局势下,元泽帝早已被架空,更是很少与檀云容相聚,以至他根本不知道,连自己的皇后都被陷害至此。

    更可悲的是,元泽帝甚至都不知道,当他废除檀云容皇后之位的时候,那位可怜的皇后殿下已经有了他的孩子,只是时日尚短,皇后自己都不知道,而知道这一点的御医等人又被公孙家买通,没有据实相报,反而隐瞒帝后,通报了公孙秀。

    这也是公孙秀意图铲除檀云容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当是时,宫廷内阴云密布,一场残酷的阴谋就要发动,没想到废后所居冷宫在公孙家发动前便夜半起火,成为白地,废后也就此杳无踪迹,消失在耀朝皇京,成为人们茶余饭后奇谈之一。

    公孙秀由此安做了十六年皇后,公孙家也由此扫清了掌控京畿的最后障碍,元泽帝这个傀儡则越做越实,甚至民间有所传闻,公孙秀所生皇子都不是元泽帝的种。

    这也是天下诸侯越来越不拿耀朝皇室当回事的重要因素,连你皇家血统传承都维护不了,掺杂了诸多疑点,他们这些实力派诸侯凭什么继续听从皇命?

    耀朝的败落,似乎顺理成章。

    没想到半年多前,却忽然有个实力高强的少女,在身周强者的护卫下直闯禁宫,趁着公孙家没反应过来之前,便击溃了公孙秀掌控的宫廷禁卫,斩杀公孙秀于当场,连公孙秀所生“太子”都于此役死亡,震动京华。

    随后就是元泽帝宣布,这位少女乃是前皇后檀云容之女,也是他的亲生女儿,早在十六年前,他就洞悉了公孙家的阴谋,奈何当时奸臣当道,神器旁落,不得不虚与委蛇,想办法让母女俩瞒天过海,隐匿民间。

    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不仅他能够和女儿相认,敕封其为嘉德公主,更是要清算公孙家胁迫皇室,祸乱宫廷,公孙秀**宫闱,戮害无辜的罪恶。

    随后就是元泽帝重掌禁卫,清理皇宫、京城公孙家势力,以及颁布一系列惠民改革政策的雷厉风行之举,让京畿得到了一定程度恢复,也让诸侯中一些心念耀朝的保皇派系回心转意,这也是皇道之气又有所回升,甚至能让诏命抵达枢赤莲手中的原因。

    再然后,就是公孙家以皇帝失德,需清君侧的名义发动了京畿混战,并于京郊名为靖海的湖泊边进行一场大战,导致元泽帝中流矢而死的意外。

    听完大体经过,卢直也好,书慧慈也好,脸色那叫一个精彩。

    书慧慈憋了半天,才说道:“这么说来,那位元泽帝并不是暗弱之主,反到是个忍辱负重,能屈能伸的厉害人物?”

    说实话,她是不怎么信这个的,实在是因为元泽帝当政的前十年,水平实在太次,先帝在位的时候,虽然维系艰难,却也没有将皇权旁落到那般境地,可元泽帝是实实在在培养出了公孙家这么个怪物,直到最后,连自己也陷入险境。

    卢直也是点头不已,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可不认为有那么糟糕十年执政经历的元泽帝会有策划难度、跨度这么巨大周密计划的能力,甚至还让他完成了!

    枢赤莲对于两人的质疑,也很是困惑,说实在的,她也是觉得其中存疑之处不少的,可这种事情又没法真的求证,尤其在元泽帝已经驾崩的现在,使得过往更加扑朔迷离,无从考证。

    她不由苦笑一声:“就算皇帝的话并不是真的,我们又能怎么样呢?至少,遗诏是真的。”

    没错,元泽帝之事再不合理,他发出的遗诏却是真的,其上的皇道之气做不了假,而且枢赤莲已经接下诏书,担上了干系,这时候质疑还有多大用处?

    卢直便转换话题道:“那么,州牧大人,却不知道遗诏除了说明这些之外,还有什么内容,比如……皇帝想让我们干什么?”

    这才是现在众人最需要了解的,无论元泽帝在自己的遗诏中怎么吹嘘英明神武,都已经是过去式,他布置下来的任务和完成奖励才是关键。

    枢赤莲调整了一下心情道:“啊,这个啊,皇帝的遗命当然是希望我们辅佐嘉德公主……现在应该称女皇陛下了,要扫靖寰宇,恢复耀朝荣光,只是,以王命法旨上的皇道之气质与量,并不能给予这么大的命题以支撑,所以……核心是一条,保证嘉德公主的安全。”

    卢直和书慧慈恍然,虽说元泽帝的王命法旨能够送到九边五关之地了,但国家气运衰微,皇权暗弱,哪怕有所恢复,也无法在过大的要求上给予诸侯们足够的强制力,只能择其重点而从之,那就是保住嘉德公主,保住皇室血脉。

    毕竟,只要有人在,就有正统在,有正统在,耀朝就还有咸鱼翻身的机会。

    此外,卢直等人还想到了一件事,元泽帝这么看重嘉德公主,会不会还因为,这位公主殿下值得元泽帝这么保呢?

    那位嘉德公主,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