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三章 慧慈真人
    卢直拿出来的能量枪核心部分就是三张阵图,三张由云汉域技术和传承结晶中魔法阵知识拼凑而成的阵图。

    相较云汉域的底蕴或传承结晶中魔法传承的深刻程度而言,这三张阵图的技术含量不值一提,甚至在玄苍世界,也不是没有类似作用的阵图存在。

    更何况,这是卢直自己拼凑出来的简易法阵,也就更加粗陋。

    在书慧慈眼中同样如此,这三张阵图的简陋程度,相当于她所在门派阵法学徒的入门水平。

    可是,这三张阵图结合运用的创意,却让书慧慈眼前一亮。

    它们毕竟出自异域文明之手,与玄苍世界本土阵法还是很有些差异的,很有新意,让书慧慈有种开了眼界的感觉。

    “这阵图……”她颇为见猎心喜:“虽然很简单,但创意十足,没有想到啊,居然还有这种组合方式,并且能达成那么特殊的效果。”

    卢直微笑,心中却是暗暗道,这难道不是必然的吗?

    云汉域就不说了,在辉煌时期,这个文明集群曾经在时空之流中雄霸一方,即便到了今天,底蕴依旧深厚。

    传承结晶的来历虽然还是个谜,可从它的核心重宝星界之门来看,制造它的存在也是个深不可测的神秘势力。

    虽然玄苍世界是个高魔高武世界,卢直至今也只是窥见一角,但是,仅仅从他已知的部分来看,与云汉域或传承结晶制造者文明相比,还是很有差距的。

    这就导致了他拿出来的三张阵图虽然简陋,却依旧是更高层次文明的成果,更先进,更发达。

    而书慧慈的反应也让枢赤莲明白到,卢直拿来的这杆所谓“能量枪”样品,价值是超过她估计的,她立刻将之接了过来,好好询问了卢直如何使用,威力如何等问题,欣喜地意识到,新军的战力问题终于有了解决方案。

    “不过,想要完全装备上这些武器,还需要时间,因为我们缺乏充足的制造人手……”枢赤莲满意于能量枪方案,却又有了新问题。

    “啊,这一点不用担心,”书慧慈却是一合扇子,笑眯眯地说道:“刚刚我看过了,这种武器制造起来很简单,即便是最有难度的篆刻阵图部分,稍有玄法基础的人就能够帮忙制造了,我们只要集中织州的工匠和玄法术士们,短时间内就能凑出相当可观的产量。”

    “真的吗?”枢赤莲有些难以置信,卢直也觉得不大靠谱,以织州的手工业水平,真的能很快搞定近五万新军需要的装备?

    书慧慈却背着卢直,朝枢赤莲眨眨眼:“放心吧,绝对没问题。”

    枢赤莲心中一动,知道自家师傅肯定是有了解决方法,便勉为其难地不再追问:“好吧,那么这件事能够拜托您吗?”

    书慧慈自信满满:“交给我吧。”

    事情就这么定下了,各人也分头去做自己的事情,很快迎来了一天的结束。

    卢直自是回了自家小屋,打坐修炼睡觉觉,却不知道书慧慈已经拉着枢赤莲,在州牧府中一道光遁,便消失无踪。

    ……

    “师傅,您这是有什么打算呐?”

    等光遁结束,枢赤莲发现,自己已经和书慧慈来到了一座高耸入云,云雾缭绕的悬空山脉附近,她却是认识这里的,分明是书慧慈,或者说慧慈真人潜修的门派所在之地,被称为“凌云峰”的地方。

    凌云峰并不位于凡间俗世,也不属于天之境所处天外秘境,而类似于半位面、小世界这样的存在,其所处之地本为玄苍世界主世界外层无意增生的部分,后来有修行者发现这些存在,便逐渐成为修行者们潜修之所。

    慧慈真人笑道:“当然是解决能量枪制造的问题啦。”

    枢赤莲这才明白,原来自家师傅一早就没打算在织州解决能量枪量产问题:“可是,这合适吗?不是说各家门派不能牵涉凡间政权之争,以免为天道所忌么?”

    玄苍世界有自己独特的世界法则,超凡力量所有者们虽然厉害,却也受到许多无形约束,慢慢的,修炼者们也有了一些不成文,但实际存在的公约,比如不能干涉凡间王朝兴灭之类事务。

    就拿慧慈真人来说,此番下山,帮助枢赤莲,也只是充当靠山,保证枢赤莲的生命安全,而并没有直接下场,为枢赤莲直接解决织州问题的心思。

    “我等修者,自是不能随意干涉凡间的,远的不说,只说百余年前,引发耀朝动乱的那几个修者,最终下场可没一个是好的,殷鉴在前,又岂能不警醒?可是啊,小莲儿,你当修者不直接插手,就不能影响凡间事态走向了吗?”

    慧慈真人的话却是让枢赤莲惊讶无比:“师傅,我……不明白。”

    “很简单,我们不能出手,却能找人代劳啊,”慧慈真人语气有些复杂:“通过提前布局,推动事情发展,引导事态朝自己需要的方向变化……小莲儿啊,这个世界,从来不曾有绝对的禁令存在啊。”

    这话有些晦涩,但枢赤莲还是懂了,虽然达到地之境的高手们不能直接参与凡尘俗世影响巨大的事务,以免在修行之路上牵累因果,阻碍进步,却完全能通过间接的手法,也即代理人的方式,撇清自己的同时,却让事情朝自己需要的方向发展。

    实际上,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她自己不也是慧慈真人所在门派的代理人么?

    想到这一点,枢赤莲再看向慧慈真人,有些愣怔起来。

    “也别把所有修者都想得那么坏,”慧慈真人显然洞悉了她的动摇,轻轻抚摸她的头发说道:“修者中对凡间事务有兴趣的终究是少数,大多数这般作为的,往往是生活在凡间的子孙后代们牵扯出来的因果,是为了了结尘缘而进行的布置,就比如说你吧,为师是真的拿你当衣钵传人看待,所以才会被牵扯到织州事务中去,这对为师来说,也是有着很大风险的呢。”

    枢赤莲一想也对,不由惭愧:“对不起,师傅。”

    “不用说对不起,你是我的徒弟嘛,做师傅的,当然一定、肯定、百分百地信任自己的徒弟啦!”慧慈真人笑着又摸了两把枢赤莲的头发。

    发型有些乱的枢赤莲不由苦笑,然后看着慧慈真人手上的能量枪,想到一件事:“那师傅你带这支能量枪回师门,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