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0章 秘
    灯光恒明,库恒静,只有沙沙的纸张翻动声不时响起,一段段不著于史的私人记录也慢慢重开尘封。

    “檀云容,檀云世家嫡女,少有姿容,端庄有礼,首现宫宴,为帝所喜,指为太子佳媳,及笄而婚,东宫愈定,琴瑟和鸣,一时佳话,然其身世颇有隐秘,余以闻,时任檀云家主阳燧寂灭,子嗣艰难,容之出前无声息,后无贺彩,虽时令艰难,殊为特异,私做探秘,有所隐得,悉数为记……”

    缓缓过目这异闻志怪一般的手稿,过滤掉一些夸张的描写,卢直颇有所得。

    总体来说,那位檀云皇后在表面上的人生过往与他从他人处得知的没有什么太大差别,但这位卦强者在一番探究后,终究还是找到了些许不同寻常之处。

    首先就是,檀云皇后与动物很是亲近,疑似懂得动物语言或沟通方式,而且与卢直的动物驭使法术不同,近乎于天生之术,只是她掩藏得很好,从不暴露人前,若非手稿记录者偶然发现这个秘密,怕是就要湮没于时光之中。

    然后檀云皇后为人很好,待人温和,接物宽容,但在私下里总有一些让人不明所以的小问题,比如喜欢自言自语,每月固定的时间还会将自己关在屋内,谁都不见,虽然有人认为是女性那些特殊日子的缘故,但记录者隐晦地表示,真实情况并非如此。

    其他还有一些记录,合到一起,真真是勾勒出了一位与大众印象中颇有不同,却又很是鲜活的檀云皇后。

    只是这些记载并没有涉及到檀云皇后与妖族的关系等等问题,他想要的答案,似乎并没有得到答复,将手稿再度翻了翻,确定没有遗漏,他不由皱起眉头:“要么就是檀云皇后并无特异,要么就是姿雪得到的线索还不够,这些稿子,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处啊。”

    随手将稿子再度放入盒子,正想物归原位的时候,他忽地定住,然后又将盒子拿了回来。

    “不对!”

    他想到姿雪信誓旦旦,说是得到的线索一定有用的认真模样,并不认为会是少女在说谎,然后事涉皇后和妖族的关系,这种事情就有些敏感了,那位卦强者如果真的查出了点什么事,为了自己着想,应该也会做出点预防措施,以免因为非议皇后被搞死。

    “如果我是写下这些手稿的笔者……我会怎么办呢?”他将装手稿的盒子来回翻看:“会不会在这个装着手稿的盒子上做点文章?”

    可惜的是,仔细查找了好一会儿,盒子依旧是盒子,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

    “难道是我想错了?”

    将木盒放回原位,正打算将木盒旁的文献什么的也挪回原位,他又停了手。

    “等一下,手稿没问题,木盒没问题,可如果这一切都只是障眼法呢?”

    卢直心中一动,又将木盒拿出来,然后丢在一边,开始查找木盒周围、上下的文献,这一找,还真找出名堂来了,他在木盒下方的架横板上发现了一道细细的缝隙,小心琢磨了一会儿,却是一个暗格般的机关,不大,只有一指大小,却足以让他振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