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花狸的嫌弃
    世事无常,阴差阳错,姿雪居然成了耀朝准女皇,也是摔碎了卢直一地的眼镜。

    只是入得宫去才知道,这年头的天子可不好做,其他不说,宫里这么多年下来,早已势力盘根错节,若非有隐心小筑的力量作为姿雪的班底,怕是那些内宦、女官、宫人之流,就够她头疼的。

    更不用说对皇室来说头疼至极的财政周转等问题,见到小姑娘时,原本隐居在十万大山时的天真烂漫早已化作满脸疲惫,还得强打精神与诸位诸侯周旋,看得人叹息不已。

    话又说回来,除此叹息,卢直却也帮不上忙了,这种朝政国务之事并不是邻居家缺了酱油,送一点就好,而是涉及一国上上下下无数人的利益,自有其内在的一套体系,他这个半游离状态的小小领主本来就触不上边的,也就是借着川神秀的关系稍稍窥视一二罢了。

    故而随着川神秀等人一本正经地参拜过端坐上首的姿雪,就听到诸侯们各自出班,奏禀呈情,实际上就是自我表扬,向上司邀功啦,卢直却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老实孩子的旁听样子,仿佛与姿雪并不认识似的。

    等到各种繁文缛节,会议扯皮的事情结束,一天就这么晃荡掉了,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稍稍不同的是,等到散场的时候,卢直却是见到了老朋友,花狸。

    “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出现在朝堂上。”看到诸侯们在前面已经走了有段距离,打扮得跟大内总管似的花狸眯着眼睛,和落在后面的卢直打了个照面。

    卢直撇撇嘴:“喂,我说花狸,咱们好歹是老朋友了,这么久没见面,别一见面就开嘲讽啊。”

    花狸呵呵:“充其量几面之缘,老朋友这层关系,阁下还是莫要攀附得好。”

    卢直翻了个白眼:“这就没意思了啊,你特意跑过来不是叙旧的,就是为了装这么一遭的?”

    花狸哼了一声,怨念满满:“谁要和你叙旧了,要不是殿下吩咐,你当我愿意过来?喏,接着。”

    一边说着,他一边将一样东西扔给了卢直。

    卢直接住东西,心中感叹着花狸的小心眼,不过也大体能理解他的心态。

    总的来说,应该是妒忌吧,这位妖怪总管从姿雪出生就伴随左右,照顾女孩的起居,说是又当爹又当妈,那是一点都不为过,而姿雪呢,也是个可爱乖巧的女孩儿,很得花狸喜爱,不知不觉,大约已经将她视为自己的女儿了。

    有这么一层父亲的心态,卢直这位穿越者忽然出现,花狸自然是非常警惕的,担心他伤害姿雪,然后姿雪因为好奇,注意力被卢直的异界知识所吸引,则慢慢地让花狸在警惕之外,又多了嫉妒啊,嫉妒啊,嫉妒啊这类情绪,有点像养了好多年的小白菜被猪给盯上的感觉,很是不爽,于是,从隐心小筑起,卢直就能感受到对方那满满的敌对意识了。

    擦了把汗,对这位善妒的“父亲”没奈何,卢直只好转移话题,扬了扬手中物件:“这是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