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布帛文书
    “是这东西吗?”卢直心中已经下了肯定的答案,还是忍不住问道。

    姿雪点头,神态坚定:“一定是它了。”

    “那赶紧打开来看看呗?”卢直也有些好奇,这卷施加了玄法的帛布卷中蕴藏了什么秘密。

    姿雪有些紧张,虽然是灵体分身,依然深深呼吸了两口气,才**着手,缓缓打开了帛布卷。

    毕竟,这卷帛布中的记载很可能和她的母亲有关,而从目前的迹象看,她的母亲似乎并没有在十六年前去世,若是可能,说不定能通过其上记载了解前因后果,进而找到母亲下落的线索。

    可是,打开帛布卷后,映入两人眼帘的却是一片空白。

    “这……”

    卢直有些不明白了,为什么帛布卷中没有文字?等等,按照那位史官的尿性,难道又是什么玄法保护措施?

    果然,姿雪说道:“是隐藏记录的手段,史官们的历史记录往往不希望被无关人等看到,尤其是重点记载行止的天子,若是写得不如帝王之意,可能会有杀身之祸,而且也容易让帝王对历史记录进行篡改。”

    “那么能够解除这种隐藏手段么?”卢直好奇地问道。

    “如果是五百年前,是没办法解除的,可是五百年前之后么……”姿雪摇头不已。

    卢直追问,才知道五百年前发生了一件让人哭笑不得,却又很让人感慨的事情。

    当时的耀朝天子是个好奇心强烈的人,对于自己的起居注更是极为好奇,可是史官记录起居注是不会给天子过目的,愈发那位天子心痒难耐。

    史官会怎么记录朕的行止?是好话还是坏话?后人们如果看到朕的起居注,会如何评价?是昏君还是明君?

    种种念头,让这位好奇心旺盛的天子很想知道在史官笔下的自己是什么样,可又没办法从史官手中获得起居注,一旦他这么干了,整个朝堂都会闹腾起来。

    这天子也是个妙人,竟是以赏赐为名,灌醉了当时誊写他的起居注的史官,偷偷翻看对方随身携带的记录本。

    当然的,这位天子碰到了卢直和姿雪现在面临的同样问题,史官们对于自己记录的保护是非常细致的,用玄法的方式隐匿了记录,让天子的意图落了空。

    然而这位天子也是有毅力的,别人不让他干成什么,他还非要干成,私底下悄悄研究起了史家玄法的奥妙,还真让他琢磨出了一些名堂,在晚年时期,终于破解了史家匿字之法,得偿所愿。

    等他看到记录,更是哈哈大笑,因为史官其实早就知道他的小动作,却依旧忠实地只记录,不干涉,说是迂腐也好,有坚持也好,让这位天子感慨万分,终究是于斯释怀,并与那位和他“斗”了一辈子的史官有了不错的私人交情。

    只是,这位天子逝世后,他所研究出的玄法终究也是流传了下来,虽说大多数皇帝出于大局考虑,对于史官记录的起居注保持了最大限度的谅解,却总是有那么一两个皇帝会为了自己的身后名进行干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