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剪影
    卢直的视野随着游梦仙茶的历史回溯继续观察着,他也很是吃惊,常言道人死如灯灭,既然死了,这生者的世界就与之再无干系才是正理,若有反复,必定是类似亡灵这类怪物,为天地所不容的特异存在,生生世世,永在劫波。

    然而,在他所看到的历史片段中,本已死亡的闻诺君确然是怀孕了,而且此时的闻诺君已经是玉石雕像一般的存在,透过那层玉色,连腹中胎儿都有着隐约的形状!

    这真的是让人诧异到极点的事情,就算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宫狐游,也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情况,直到他将这个困惑向族中一位擅长观察命运线的大师求解,才在大师吐了三升血后才稍稍理解到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简单来,根源之触这个禁忌之术应该算是许愿术的一种,也就是常的心想事成,然而,在实际应用的时候,偏差很大。

    就拿宫狐游这次施术来,恰逢耀朝君臣撤离,无人打扰的大好时节,又在琼芳林这种风水宝地,作为隐狐一族少主也不缺手段、法宝,实力极为厉害,可谓天时、地利、人和都占了,施展根源之触应该是极为成功的。

    可是,成功却不代表结果就完全如宫狐游所想,因为这其中还有许多更加深层次的规则需要符合,比如生死大限,比如天道正理,这逆转生死的“祈愿”完全是倒果为因,有碍世间正常的道理,是一种逆乱天地正常秩序的行为,天地自然要对其结果进行一定修正,以免造成规则冲突,紊乱世间。

    闻诺君的确是复活了,却通过另一种方式,其身死后残余的灵魂碎片,以及本身的精元之血,最终在天地伟力的作用下,在她原本的旧身基础上缔结出了新初之果,当熟蒂落的时候,也是她换了一种存在方式重新活过来的时候。

    得知如此,宫狐游很有些失望,这样的“复活”根本不是他所期待的,没有了过往人生经历和记忆的闻诺君,还是他所爱着的那个闻诺君吗?他认为不是。

    但在失望之余,又有些安慰,就像是绝望中的人们总是会对唯有的希望报以极度偏执的美好想象,至少这个“复活”的新生儿将会是闻诺君血脉的延续,能让宫狐游寄托对于闻诺君的眷恋,他就此在那个被称为“玄眼之穴”的地方隐居起来,并守护着闻诺君化成的玉像,以及等待胎儿的降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