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4】第一个受害者
    ,精彩小说免费!

    店员小丁不信这家店这么容易就被收购了,但是他看到随金世杰一起从二楼下来的还有自己的同学,不由得不信。

    “也好,这么长期亏损下去也不是办法,早点出手也能换个方向。”

    “谁允许你们换方向了?”金世杰立刻以主人自居道,“我收购这家店的附加条件,就是仍然保留所有职位所有员工,你们以后必须按照我定的策略经营下去!”

    小丁不是很能看下去金世杰的张狂样,他对自己的同学以及原桌游店老板摆摆手道:

    “我不算员工,只是来帮忙看店的,既然林氏集团买下了这里,店员什么的只要花钱就能招到了……”

    说着便起身打算离开的样子。

    金世杰很不爽,道:“你看我年轻就质疑我的经营能力?我可是在上直播热度第一,有900万女粉的人!”

    仿佛要证明他说的话一样,之前等待在一楼包间的六名青姿学园“金粉”跑了出来环绕在金世杰周围,其中包括排球社原社长姜娜和从南方转学过来的粉刺妹。

    小丁道:“你有身份我也有身份证,我是看在同学面子上才来看店的,既然店已经卖了,我要回家玩dota去了。”

    金世杰一巴掌拍在前台桌案上:“不许走!我接管了这里你就也是我的员工!我宣布只要留任,所有人的工资变成三倍!”

    小丁立即坐了回去,表情从嘲讽变成尊敬,还冲金世杰行了一个军礼。

    “报告老板,朋友们都叫我小丁,以后您也叫我小丁就可以!听您吩咐现在所有商品一律涨价!”

    光说还不算,小丁还拿出记号笔,把墙上“价格-50%”的海报给添了一笔,变成了“价格+50%”

    金世杰很满意地看着“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成果,周围的女生也叽叽喳喳,觉得金世杰霸道总裁气味十足,实在是太帅了。

    姜娜看了看柜台前的陆瑟和包兴,嘲讽道:“怎么样,桌游全涨价50%就买不起了?赶紧回去玩你们的盗版狼人杀去吧那个便宜!”

    金粉们一阵大笑,小丁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也尴尬地跟着笑了两声。他的同学兼桌游店原拥有人,走回二楼去起草进一步交割手续了。

    陆瑟的个人账面上有60万人民币,公司账面上则超过1000万(1000万本金是林琴建立赌局时给的),姜娜嘲讽陆瑟买不起桌游,实在是无知之至。

    然而挥金如土,用钱解决一切问题是金世杰的风格,陆瑟不打算多花50%价格购买桌游,但也不打算无功而返。

    陆瑟不理会金世杰和金粉,面向小丁问道:“在你们店里玩,一小时收费多少?”

    小丁道:“周一到周四每人1小时15元,周五到周日20元,今天是周日并且涨价50%,所以是每人每小时30元!”

    陆瑟打开手机扫了付款码:“先给我们俩来1小时的!”

    店里根本就没人,陆瑟花60元和包兴坐到了靠窗的能看见大宁江风景的四人台,旁边有一台写有“免费取用,纸杯在内”的饮水机。

    两人出门并没带什么桌游物件,现在一个人面前一杯白水,各自拿出手机翻看。

    陆瑟快速用倒序翻看新闻标题,用12级智能生物独有的方式获取重要信息,包兴却觉得金世杰和众女生在相邻的大桌子上玩卡坦岛,对比得自己这一桌非常尴尬。

    “陆瑟你倒是想点办法啊,金世杰他们在看咱们笑话呢!”

    恰在此时,金粉中的粉刺妹道:“金少爷玩的真好!不像有些人买不起桌游居然干坐着!”

    包兴眉头皱起成了疙瘩,陆瑟却镇定自若。

    “别急,金世杰这种野怪是纯送经验值的,他不使用召唤兽杨刃就根本不值一提。今天我绝对不会多花钱买桌游,还要让金世杰把所有桌游都免费送我一套!”

    包兴听得一愣一愣的,半信半疑道:“你用什么方法?难道你要用你的黑客能力黑掉收款机,把你付出去的钱再拿回来吗?”

    可能是包兴说话大声了一点,金世杰冲着柜台喊道:“拔掉网线!关掉wifi!”小丁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看在三倍工资份上立刻照做了。

    在这之后金世杰得意扬扬地望着陆瑟,自以为得计,陆瑟却不以为然,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后,继续喝白水看手机。

    很快20分钟过去了,金世杰和金粉们并不是真喜欢玩桌游,眼见着陆瑟不采取任何行动,他们自己也跟着无聊。

    姜娜忽然发现了什么,道:“金少,陆瑟每次去接饮用水都会把旧杯子丢掉,他是在故意浪费你店里的资产!”

    其他金粉附和道:“真是!他旁边的包兴都碳化了,还一个劲地浪费纸杯不知道低碳!”

    包兴气得站起来一拍桌子,对金粉们喊道:“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们花钱了爱用几个杯子喝水都随我们便!”

    金世杰盯着陆瑟又去接水的背影,冷哼一声跟了过去。包兴下意识想去阻拦金世杰,陆瑟却背对着他们用很小的幅度摇了摇头,包兴知道陆瑟另有打算又坐了回去。

    跟前几次一样,陆瑟使用饮水机之前丢弃了旧纸杯,从饮水机内部拿出了新纸杯,当他将这一杯水接满,转身要返回座位时,金世杰却一把将杯子夺了过去,自己给喝了。

    “哼,正好我渴了,陆瑟你伺候我伺候得不错!”金世杰喝完水之后把纸杯往地上一丢,一副占了天大便宜的样子等着陆瑟发作。

    陆瑟当然完全没受影响,非但如此,还在嘴角露出了阴谋得逞般的嘲讽笑容。

    “总玩难度过低的游戏会降低智力,跟你斗获胜太容易,让我忍不住要期待跟林琴的社团对决呢……金世杰你阳痿吗?”

    金世杰觉得陆瑟的问题莫名其妙,金粉们听见一个个先不干了。

    “说什么恶心话呢!金少爷玉树临风的怎么可能有那种病!”

    “别以为金少爷是你们这样的书呆子、死肥宅!金少爷平时很注意保养身体的,你们才阳痿!你们全家都阳痿!”

    店员小丁勉强符合死肥宅的标准,在柜台后面听得不大自在。包兴站起来气愤道:“我和陆瑟哪里肥了?就算我们阳痿你们是怎么知道的?你们试过?”

    包兴和金粉们用污言秽语互怼的时候,陆瑟用很低的声音提醒金世杰说:“不管你以前有没有症状,我劝你去洗手间测试一下,以免悔恨终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