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5】召唤小马兽
    ,!

    金世杰觉得陆瑟是在虚张声势,但是陆瑟言之凿凿,还有意无意把目光放到金世杰抢过去喝光又扔掉的纸杯上。

    杨刃叮嘱过金世杰,当自己不在的时候,不要独自一人跟陆瑟找别扭。金世杰当然不至于因此害怕陆瑟,但是如果找陆瑟麻烦被反杀的话,事后在杨刃面前会很没面子。

    不过是否阳痿这种事不是可以随时随地实验出来的(医学上有一种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尝试一下)。金世杰扭头朝金粉们看了看,目光集中在女同学的第二性征上,看得姜娜等人既受宠若惊又有点不好意思。

    陆瑟从金世杰的表情线可以判断出来——没有反应。

    “你,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金世杰面色发白,一把抓住了陆瑟的领带,但是他担心会真的生效,所以没敢更进一步。

    陆瑟从金世杰手里夺回领带,用娴熟的手法重新系好,冷冷和对方说:“虽然说男人是视觉动物,这么测试也不见得准确。还是去洗手间,在没有别人的时候确认一下吧!”

    见金世杰面色有异,金粉们窃窃私语,有人说:“金少爷不会真的有问题吧?”还有人说:“金少爷好像很喜欢吃野生动物,会不会是有些动物吃了以后……”

    “你们别乱讨论,我只是去一下洗手间而已!”金世杰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这样宣称,并且转身就上了二楼。

    “老板……新老板?”店员小丁在柜台后面提醒道,“一楼也有洗手间,您可以去一楼的!”

    金世杰没有理会他,故意选择二楼的洗手间就是为了躲开人群,毕竟他现在要验证的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金世杰前脚刚走,姜娜的表情就变了,因为她隔着玻璃窗看见彩虹小马焦青青竟然也过来凑热闹,正在店外面探头探脑。

    经过周六一整天的休息,焦青青总算从排球赛的疲劳当中舒缓过来,她今天的私服是皮短裙+红裤袜+钉子鞋,青绿色头发仍然显出十足的小太妹风范,戴着粉色美瞳的眼睛露出好奇的神色,从江畔桌游店外面望进来。

    “陆瑟,陆瑟!你果然在这里,还以为你是在骗我呢!”

    发现陆瑟之后,焦青青兴高采烈地推门跑进来,看那架势恨不得给陆瑟来个拥抱,陆瑟及时伸出手表示最好保持一定距离。

    包兴坐在四人台上,握着那杯从来没喝完的水吐槽道:“搞了半天陆瑟你刚才是在给青青发信息吗?你还说杨刃是金世杰的召唤兽,我看青青都快变成你的召唤兽了!”

    陆瑟、包兴还有焦青青曾经在同一所幼儿园就读,包兴叫焦青青的昵称也习惯了,只不过他还没有习惯当年的幼儿园公主变成现在这种叛逆的模样。

    “青青,”陆瑟说,“我叫你过来想确认几件事。第一你在冬山市唯一的住所就是青姿学园宿舍吗?”

    “是啊,”焦青青答道,“我爸把我送到这儿来,就是希望学校一年365天管教我,其实要不是看在陆瑟你也在这所学校的份儿上,我才不来呢!”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陆瑟早已知道的,他故意问这个拖延时间,期待着金世杰赶快从洗手间里回来。

    其实周五晚上打过那场排球练习赛之后,焦青青的手腕还有点疼,但是她在寝室里没事儿就用陆瑟的扫地机器人电脑,受到了更多的背景音催眠影响,对陆瑟的迷恋又增加了一层。包兴说焦青青是陆瑟随叫随到的召唤兽,焦青青也没有因此气恼。

    “陆瑟,你不会不知道今天是平安夜明天是圣诞节吧?是因为圣诞节学校不放假,所以你才今天叫我出来,要跟我一起过平安夜吗?”

    焦青青对待陆瑟十分热情,倒贴度max,金粉们看了不由得发出阵阵非议:

    “真是给你哥哥丢脸,不知道金少爷和陆瑟是死对头吗?”

    “平安夜这么敏感的日子,让陆瑟随随便便就叫出来,听说还是发信息叫出来的连个电话都没打……真是不够矜持!”

    说话的人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好像她们六个在平安夜跟金世杰出来就很矜持似的。

    这时金世杰从二楼的洗手间回来了,他一张脸变得跟猪腰子类似,见到焦青青也来到了桌游店,不由得更加窘迫。

    “青青,你……你来这里做什么?陆瑟叫你来的?”

    焦青青双手叉腰瞪了金世杰一眼,指尖将皮短裙腰带上的金属饰物碰得叮当乱响。

    “我愿意到哪儿去关你什么事?别打搅我和陆瑟说话!”

    陆瑟突然做老好人道:“青青你也别这么急,金世杰今天的确是遇到了一些困难,不过只要他开口向我求助,我也许就会帮他的。”

    金世杰顿时觉得陆瑟口蜜腹剑,明明说话的语气很温和,却是要自己当着妹妹的面承认阳痿,再求陆瑟大慈大悲给出解决方法。

    ——明明是你刚才给我下药了!我虽然吃过果子狸小熊猫穿山甲金丝猴,但没有一种是会让人阳痿的!

    焦青青纳闷道:“金世杰他怎么了?他不是总号称有900万女粉牛得上天吗?他有什么事能求到陆瑟你头上?”

    陆瑟耸了耸肩:“你说得有道理,可能是我自己想多了,金世杰应该不会有什么求到我头上的问题,你说对不对金少爷?”

    金世杰心里矛盾重重,既不肯点头,又不敢摇头,陆瑟到底给他下了什么药?这种效果到底是暂时的还是持久的?要是杨刃在身边还能给他出点主意,现在真是有点手足无措了。

    欣赏金世杰现在的表情变化,让陆瑟很是愉悦,他晾了金世杰一会才道:“我也不强人所难,。只要你承认你萎了,我就承认我这里有治你的药。”

    这几句话说的声音比较小,金粉们距离稍远没有听见,焦青青奇怪道:“萎了指的是什么意思?陆瑟你有什么药?”

    焦青青再问下去金世杰就要找地缝钻了,他实在没办法,只好皱着眉头向陆瑟承认:“我的确是……的确是有点萎,应该怎么治?你赶快告诉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