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67】修正现实
    ,精彩无弹窗免费!

    陆瑟只顾着气金世杰,等到焦青青挽着他的胳膊走出桌游店,他才感到有些不妥。

    “青青,我没答应跟你一起过平安夜,你看旁边还有包兴……”

    包兴拎着几大提桌游落在陆瑟和焦青青身后五步远的地方,他此时兴奋道:“你们俩过平安夜吧,看在我是你们幼儿园同学的份儿上我就不当电灯泡了,我要打电话问问小佳要不要跟我一起过平安夜,不成的话就直接把桌游送回学校!”

    陆瑟回头道:“别试了,我早就把你的号码放进了小佳手机的黑名单里,直接回学校吧。”

    “我靠陆瑟你怎么坑人!我只是想跟小佳以将来会结婚为前提发展一下纯洁的友谊而已!”

    联系小佳无望的包兴打了一辆出租车回了青姿学园,把陆瑟和焦青青两个人留在了大宁江边。

    午后两点一般是全天最热的时段,但在冬日的江边,反而会产生煦暖的感觉,陆瑟让焦青青挎着胳膊紧贴着自己走,在外人看上去绝对是一对小情侣。

    “学生的天职就是学习,”陆瑟说,“平安夜、圣诞节这种舶来节日有什么好过的?刚才包兴跑得太快,我再打一辆车,咱们回学校。”

    “不回!”焦青青更用力地夹住陆瑟的胳膊,简直像是抱住树干的树袋熊,“这么长时间你总算对我温柔点了,你心里还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陆瑟微微皱眉,他心里并不确定焦青青说的是对还是错——在幼儿园时代焦青青是众星捧月的小公主,当时陆瑟并不知道焦青青从她爸爸那里得到授意要接近自己,如果焦青青没有说出那句“你以后没有那么多零花钱给我冲q币了,我还要你有啥用”,陆瑟可能也不会受到那么大打击,并且把林氏集团视作万恶之源。

    现在焦青青的外表变得超级叛逆,仿佛是白雪公主献祭了七个小矮人之后换了一套五杀皮肤,但是原先对陆瑟若即若离,各种坑陆瑟的小公主变得迷恋上了陆瑟,命运还真是有各种奇怪的安排。

    冬日的大宁江边没有夏季那么热闹,但还是有一些人在散步或者拍照,其中一对老夫妇本来想请陆瑟给他们拍照,见到陆瑟身边五颜六色的焦青青,不由得犹豫起来。

    “你们怕什么?我又不会抢你们的钱!”焦青青夺过老头半递不递的手机,像轰鸡一样让老夫妇乖乖站好,然后连续拍了好几张照片。

    “我虽然是混道儿上的有很多跟班,但也不会让她们打好不容易白头偕老的人!手机拿好,回去好好欣赏青青姐拍的好照片吧!”

    焦青青带着呵斥的语气把手机还给了老夫妇,但是陆瑟从中并没有感到多少恶意。

    一切性格的形成都有其源头,陆瑟明白焦青青之所以对白头偕老的老夫妇比较“尊重”,是因为她自己属于偷情产生的结果而一直对此很是在意。在她看来,她妈妈如果不跟姐夫搞在一起,金洋如果跟金世杰的妈妈白头偕老,反倒是更符合她理想的婚姻观。

    跟老夫妇打完交道之后,焦青青又回来抱着陆瑟的胳膊,这种不加掩饰的依赖让陆瑟有些不知所措。

    作为《如何给妹子洗脑》这本书的作者,陆瑟能够轻易识破妹子刻意制造出的假象,现在的他可以轻易知道当年的焦青青不喜欢自己,但与此同时,现在的焦青青喜欢自己又是这么的明显。

    青绿色的头发,随着走步的幅度而上下晃动着,散发出淡淡的洗发水味道,虽然在陆瑟心中比不上小公主焦青青的黑长直发型,但在阳光下也别有一番风味。

    ——如果当年青青没因为我爸爸被踢出公司而跟我分手,那么现在我会是什么样子呢?

    不自觉开始如此设想的陆瑟,忽然感到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他掏出来一看,发现了一条新短信。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陆瑟本来以为是谁发错了,然而这句话的发信人居然被标注成一个令他心寒的名字——

    陆浩。

    而这个“陆浩”又发了第二条短信:

    这种事情伪基站也能做到。陆瑟眯起眼睛,用眼角余光观察四周有没有可疑背包人的踪迹,然而他手机上的两条短信马上又自我删除了!

    陆瑟心里流出了冷汗。

    随意删除一个资深黑客的手机数据,并且知道关于陆浩的事,哪怕是奥丁(陆子东)也不见得能做得如此干净利落。

    ——而且老爸没理由编这种短信吓唬我!

    陆瑟表情僵硬,焦青青却只顾挎着陆瑟的胳膊懒洋洋地走,边走边回忆幼儿园时的快乐生活。

    “当时多有意思,每天的日子好像过不完似的,包兴还没有现在这么黑……我靠!”

    大宁江边有几个小男孩在踢球,其中一人脚下神勇,一记“猛虎射球”险些踢到焦青青的脑袋,焦青青险险躲开之后对小男孩们一顿痛骂,刚才在陆瑟身边小鸟依人的伪装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你们这些有人生没人养的熊孩子!吃屎了踢球这么用力!?看什么看?再看把你们眼珠子都敲下来当玻璃球玩!都给我滚!青青姐今天要不是心情好,就把你们全都丢进江里喂王八!”

    这些小男孩见焦青青的造型这么非主流,骂的又难听,畏畏缩缩不敢还嘴,踢球的那个还给吓哭了。

    焦青青这才稍微消了气,挽回陆瑟的胳膊,笑颜如花道:“那个……接下来咱们去哪?”

    话未说完焦青青就又被地上的碎石绊了一下,气得她捡起石头用力丢进大宁江,引发了江边几个钓鱼人的不满,但是他们也没看清楚到底是谁丢的石头。

    陆瑟却感到相当不妙,现在焦青青的情况很像是触犯了林怜的,或者说,焦青青正在被锁定。

    ——修正对我不利的现实是什么意思?我刚开始确实很烦青青,但是也不至于要持续制造意外,不让青青受伤不罢休吧?

    想到这里,陆瑟觉得有必要继续观察焦青青,至少不能让她被猛虎射球或者碎石给“修正”了。

    “嗯哼,”陆瑟尽量不带任何感情地清了清嗓子之后说,“我突然觉得逛一逛也没什么不好,那么今天直到晚上咱们俩就呆在一起吧!不过一定要注意安全!”

    焦青青喜出望外:“肯定会注意安全的!陆瑟你带了身份证没有?我带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