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2】平安夜不平静
    ,精彩无弹窗免费!

    平安夜人质劫持事圌件虽然完美解决,但陆瑟和焦青青做为当事人有必要去警圌局录口供,陆瑟还按照约定给小魏找了律师。

    一来二去,把所有事干完从警圌局出来以后,时间已经过了11点,眼看往12点去了。

    这中间陆瑟收到了冬妮海依的短信回圌复:

    站在月光下,看着大宁江堤道上越来越孤寂的路灯,陆瑟意识到青姿学园现在已经锁门封校,两个人今圌晚需要另找住处。

    距离圣诞节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冬山市虽然没下雪,夜风吹起之后在江边还是很冷的。陆瑟和焦青青走在江畔广圌场上,看见有5只黑猫分别趴在广圌场地面的地射灯灯罩上取暖,其中一只黑猫的身影因此被投射圌到云层之上,不知道会不会因此召唤出“黑猫侠”来。

    “有点冷啊!”焦青青哆嗦道,“你看这些猫都受圌不圌了圌了,不如咱们去住旅馆吧?”

    焦青青身上嵌满金属装饰的小马甲和皮短裙,对于御寒并没有特别效果,红裤圌袜厚度也显得不够。

    陆瑟道:“我没带身圌份圌证。”

    “平安夜不带身圌份圌证你什么意思嘛!”

    “谁规定平安夜一定要带身圌份圌证?圣诞老人会在凌晨的时候抽检吗?没带身圌份圌证的就抓到北极干苦力?”陆瑟道,“而且我今天是和包兴一块出门的,跟他出门还带身圌份圌证,我还没有那么重口味。”

    焦青青并没有灰心,她把手伸进小马甲胸口,从里面掏出了一张男人的身圌份圌证。

    “喏,用这个就行,这是我刚刚在烤骨头店里偷的,有些旅馆查证不严,两人有两张身圌份圌证就能进。”

    陆瑟疑惑地看了一眼身圌份圌证,果然是烤骨头店里坐在邻桌的男大学圌生的,他扇了女朋友一个耳光逃离现场,却没发现过程中被焦青青偷了身圌份圌证。

    “你别误会。”陆瑟离开了热气腾腾的烤骨头店,到了晚风吹拂的寒冷江边,逻辑在他大脑中又占据了主导地位。

    “我确实觉得你对自己进行各种肉圌体改造,表现出了对过去的一定悔意,但我现在对你的定位是‘童年玩伴’,类似包兴。你不阻碍我的道路也不会对你不利,可没说过要以男女朋友的身份交往啊!”

    焦青青顿时紧张起来:“可你不是被小魏持刀胁迫,也没有打我的耳光吗?难道还不是喜欢我!?”

    “12级智能生物不受胁迫。”陆瑟道,“换成别人我也不会打……也许换成包兴会打吧,总之这跟喜不喜欢你没关系。”

    焦青青咬住了嘴唇:“所以说你要把我丢在广圌场上,自己回家了?”

    陆瑟想说当然会给你安排一个地方,但是焦青青根本不给陆瑟继续说话的机会,她像是一个喝醉酒的人一样,晃晃悠悠地走到成排地射灯前面,一脚一个把取暖的黑猫都踢走了。

    “喵~!!”

    其中几只猫奋起反圌抗,挠破了焦青青的红裤圌袜甚至出了血,野猫携带狂犬病毒也说不定,但是焦青青不在乎。

    “你要做什么?”

    陆瑟越问焦青青越来劲,她回头看了陆瑟一眼,然后狠狠把脚踝撞在旁边的铜柱路灯上。

    “唔……”号称不怕疼的焦青青疼出了眼泪,她捂住脚踝便蹲了下去,顺势整个人倒在了两排地射灯中间。被赶走的黑猫好奇地在不远处看这副西洋景。

    “我骨折了!”焦青青颤圌抖的声音不像是开玩笑,“天气这么冷,我就和弃猫一样在这里取暖过夜吧,你走吧不用管我!”

    焦青青的做法近乎撒泼耍赖,跟熊孩子要买玩具躺在商场地面不起来是一个道理,偏偏她豁得出去,学过德国骨科的陆瑟觉得刚才撞的那一下真的不轻。

    陆瑟面现不悦之色:“你胁迫我?我可是刚刚说过12级智能生物不受胁迫。”

    焦青青捂住脚踝身圌体侧躺成虾米形,嘴唇的颜色都发白了:“童年玩伴受伤了,你也用童年玩伴的身份救护我就好了嘛!我也没说你一定非得圌救我……”

    陆瑟转身就走。

    “别,别走!务必要救我!我真的起不来了!我撞得很厉害可能住旅馆也干不了什么!你丢下我万一我昏迷了被别人捡尸……”

    陆瑟没办法又走回来了,独身女子醉倒路边被陌生人扛走并不是新闻,昏倒了也一样。

    “我给你叫救护车。”

    焦青青死命摇了摇头:“我豁出去骨折只不过是想和你一起过平安夜,这样就算什么也没发生也可以向千叶理香之流示圌威……再说平安夜值班的医生一定比你的接骨技术强吗?你就给童年玩伴治疗一下有什么要紧啊,我会付你诊疗费的!”

    说话的同时身圌体没有止住颤圌抖,她接受眼球纹身手术可以打麻药,现在可没有麻药给她。

    陆瑟本来不想受胁迫,想着打车回家给焦青青治疗也无不可,但是他家在4楼还没电梯,搬运起来会很费力。

    而且被焦青青赶走的5只黑猫并不是善男信女,它们见焦青青倒在了地上似乎失去了反圌抗能力,一个个虎视眈眈,好像要等待焦青青疼昏过去,就扑上来抱一踢之仇。

    “哼,别以为你赢了,我只不过是担心你也像包兴一样被绑去当黑奴工罢了!”

    陆瑟弯腰从地上拉起焦青青,小心地不碰圌触她受伤的右脚,将她背在了背上。焦青青在陆瑟看不见的角度露圌出了阴圌谋得逞的笑容,但是转瞬间又被疼痛的表情代替。

    焦青青选择的地点附近刚好有一家中型旅馆,陆瑟背着焦青青没走几步就进了大门,柜台后面的女接待员见一个男人背着女人进来,见怪不怪地说:“一个大床房对吧?只剩大床房了。你们出示一下圌身圌份圌证。”

    陆瑟搬运着焦青青还是有些费力,没有分出精力来提出要换成两张床的标间,这时焦青青掏出两张身圌份圌证递了过去,她右臂的云彩纹身刚好贴到陆瑟的右脸上,在寒冷冬夜很有令人放松的温度感。

    因为焦青青之前一直低着头,她现在动起来让女接待员有点诧异,本来还以为是被男伴灌醉了呢。

    “嗯……你们稍等一下。”女接待员看完焦青青身圌份圌证以后又去看另一张身圌份圌证。

    “这张好像不怎么像啊?这是你本人吗?你报一下圌身圌份圌证号码我听听?”

    焦青青第一次展示这张身圌份圌证的时候,陆瑟就已经过目不忘地记下了身圌份圌证号码,此时他为了能省些力气尽早把焦青青放上圌床,迅速把这串号码给背了出来。

    “诶?还真是你啊……可能是你拍照的时候没戴眼镜的关系。1楼最里面的110房间,就剩这间了别嫌房号不吉利,你们不做什么违法事圌件也不怕警圌察查房的。”

    焦青青急不可耐地接过了房卡,然后拍拍陆瑟后背,催促陆瑟赶快进屋。

    陆瑟却还在想别的事情,他进入旅馆的瞬间看到背后有闪光灯亮起,虽然也不排除是没关系的人在拍照,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自己和焦青青进旅店的情景,被蓄意跟圌踪、心怀不轨的人给拍下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