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73】听足辨伤
    ,精彩小说免费!

    旅店110房间空间不大,插入房卡后只有床头灯亮了起来,把整个房间装饰成了一种暧昧的昏黄色。

    “好疼!“

    陆瑟将焦青青放在床头坐好的时候,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你不是说你不怕疼吗?”陆瑟喘了口气,并且活动了一下肩膀后问。

    “那也要看是哪种疼嘛!”焦青青在床上吃吃笑着,好像光是有陆瑟陪着就能让她沉醉似的。

    “你踢铜柱子的时候有听见骨折的咔嚓声吗?”陆瑟面对床尾站定,目光扫向焦青青已经伸不直的右腿。

    彩虹小马身体后仰,双手向后撑住,将红裤袜包裹的已经在昏黄灯光下变成血红色的双腿展示给陆瑟看。

    皮短裙的长度与排球短裤相仿,如果焦青青穿的不是裤袜而是过膝袜,她现在的动作就完全到了走光的程度。

    从陆瑟的角度看过去,红裤袜在女孩胯间加厚而引起的颜色差别一览无余,紧紧贴合双腿的裤袜如同第二层皮肤,由于反射光线而显得各处浓淡有异,带有一种侵略性的,属于混沌和无序的美感。

    焦青青右脚在前左脚在后,嘴含笑意却又微微蹙着眉,显示出100%的痛并愉悦着,并且因为能够说服陆瑟跟自己开房而洋洋得意。

    “我踢柱子的时候野猫们还在叫,所以不知道啦~”

    “倒是没有我以前出车祸骨折那么疼……陆瑟大夫你给我检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说完就把足弓绷紧的右脚向前递了递。

    伤筋动骨的处置必须要争分夺秒,陆瑟顾不上和焦青青斗嘴,纯以一颗医者之心半跪在焦青青面前,开始脱她右脚的钉子鞋。

    “小心一点……有些地方有些扎手。”

    小佳学会自理之前陆瑟在南极没少给她穿鞋,所以陆瑟在穿脱女鞋方面很有经验,帮焦青青脱钉子鞋的过程既没有伤到自己,也没有弄痛对方。

    为了避免在治疗过程中另一只钉子鞋伤人,陆瑟把另一只鞋也脱了。

    “像不像……像不像王子给灰姑娘试水晶鞋呀?”焦青青十分享受地说。

    “你调色板的颜色几乎全占了,还能叫灰姑娘吗?灰姑娘是64级灰度你是1600万真彩!”

    嘲讽一番后陆瑟还觉得吐槽不过瘾,又补充道:

    “你这种灰姑娘,是抡着棒球棍,把继母和两个姐姐都打死的那种暴走族灰姑娘吧!”

    焦青青想开口反驳,但是陆瑟左手托住她的小腿肚子,右手指尖从她的踝关节下方轻轻扫过。触痛感让彩虹小马倒吸了一口凉气。

    “痛是正常的,”陆瑟说,“我没摸到明显移位,你试着轻微活动一下。”

    “陆瑟你难道……难道在嗅我的脚吗?”焦青青疑道,“你让我活动脚还把脸贴得那么近?”

    “我这是在摸骨听骨好不好!”陆瑟气道,“我要离近一点听你活动时有没有骨擦音!”

    “可你的接骨技术不是跟德国大夫学的吗?为什么你现在说的好像是中医?”

    陆瑟从低视角白了焦青青一眼:“我中医、西医都学过,适合哪个就用哪个,你这个患者乖乖闭嘴!”

    焦青青沉默了一小会将右脚前后活动了5角度,她因为刺痛感眯起了眼睛,陆瑟把耳朵贴在女孩脚边却没有听见骨擦音。

    “是不是不严重?”焦青青从陆瑟的表情变化中捕捉到了端倪,“是不是今晚做一些比较激烈的运动也没关系?”

    “有关系!粉碎性骨折!”陆瑟没好气道,“总之需要先正骨再冷敷然后上夹板固定,我会把你的两条腿绑在一起固定这也是常见的医疗方法,今晚你就老老实实躺在床上别想动了!”

    焦青青眨了眨眼睛,她知道陆瑟是夸大其词,但究竟夸大了多少她不清楚,脚踝处的确是挺疼的。

    “实在需要上夹板也只能听你的,但是把两条腿绑在一起……我怎么上洗手间啊!”

    陆瑟脑袋直大,心想你只有一条腿上夹板去洗手间就很容易吗?还不是需要我帮忙?只有包兴那样的sb才会相信美少女不需要大小便呢!

    “啊!”

    陆瑟忽然而至的一个正骨动作让焦青青张大了嘴,其实这个动作只是看上去幅度大,让焦青青不再乱动心思而已。

    半跪了一会陆瑟也累了,他站起来问道:“自己能脱裤袜吗?”

    “陆瑟你有收藏这个的爱好?”

    “我是变态吗要你被野猫抓破的裤袜?被猫挠伤的地方需要清理,隔着裤袜冷敷效果也会不好,总之你赶快脱!”

    “这裤袜比较厚。”

    焦青青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所以呢?”陆瑟隐隐猜出不妙。

    “你有没有听说过,冬妮海依那样的女运动员,有是会图省事直接穿健身裤不穿胖次,我受她影响今天也……”

    “冬妮海依不穿胖次能让你看见!?明明是你懒得穿非要把责任推给别人!”

    “陆……陆瑟你别急啊!”焦青青在床上调整了一下姿势,“我也没说不肯脱只是向你预告一下,别等我脱了以后你骂我不知廉耻……”

    “你现在就知廉耻了?你给我住手!越说越来劲你真要脱啊!”

    焦青青把大拇指从裤袜腰间扣入,渐渐拉掉一大块之后被陆瑟阻止了。

    “我会从你被猫抓破的地方把裤袜撕开,至于你到底有没有穿胖次这不是我今晚想知道的事情。”

    说完便再次半跪到焦青青脚前,先撕了右腿又撕了左腿,把拥有弹性的裤袜残片从脚上曳脱后,让双足膝盖以下都暴露在空气中。

    “痒……好痒啊!”陆瑟碰触到焦青青脚心时她笑了出来,陆瑟用力捉住那只脚才没有被她踹到脸上。

    陆瑟目测焦青青的右脚只是微微红肿,没有淤血,说明症状很轻。

    但是不给她上夹板她就不会老实下来,所以陆瑟故作严肃,先是取出随身携带的消毒湿巾清理野猫抓伤,又用冷水浸透毛巾,按在患处冷敷。

    冷毛巾接触皮肤时,焦青青打了一个寒颤,随着陆瑟把冷毛巾握紧,她心中升起了完全相反的感觉。

    “我以前也骨折过,医师说,如果把受伤的腿抬高疼痛就会减轻……要是咱们还在幼儿园,即使我任性地要求你整夜撑着我受伤的腿,你也不会拒绝吧?”

    说完之后就有点后悔,陆瑟在幼儿园被焦青青当傻子使唤并不是什么值得回顾的历史,再提这个陆瑟可能会生气。

    但是专注于冷敷的陆瑟,吐槽点却完全是另一个方向。

    “一起开房还整夜抬着你的腿……你是铁了心要把谣言坐实了吧?告诉你,你要是敢把今晚的事说给第三个人,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我……我不跟人说还不行吗?”焦青青真害怕了,“其实你光是给我治疗我就很高兴了……”

    110房间在一楼,窗户外面是一片大野地还没装防盗栅栏,这时陆瑟听见窗外有运动鞋踩在草地上的声音。

    “你在这自己按住毛巾冷敷。”陆瑟对焦青青吩咐道,“窗外好像有人,而且跟踪咱们有一段时间了,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