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4】 体操动作
    冬妮海依一愣,然后正面拍了陆瑟一下,大笑道:“boss别开这种玩笑了!我哪算得上什么美少女!”

    正如冬妮海依所言,她如果出现在《魔法少女小圆》的世界里,不但不会像巴麻美学姐一样掉头,还会纯粹使用体术,赤手空拳掰掉敌人的头,然后再把头塞回敌人的菊花里去。

    这一拍力道比刚才还大,尽管阿尔法有所准备,仍然遭受重创,险些受了内伤。

    “唔!”

    本以为可以把假扮陆瑟的罪责推给包兴,没想到弄巧成拙,差点被“八极流日常打闹”推落公海,天知道陆瑟平日里跟冬妮海依频繁接触,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阿尔法双手抓住栏杆,以免自己后仰过去,然而冬妮海依却“咦”了一声,跨前半步,毫不客气地伸出一只手,隔着西服抓住了阿尔法隐藏得不是很彻底的柔软胸部。

    “我去boss你是男扮女装!?不对,不对不对不对……”

    不知道是追求对称还是怎么回事,冬妮海依又用剩下的那只手抓住了自己的胸前之物,捏自己几下的同时也捏阿尔法,阿尔法樱桃都要被捏肿了,瞬间觉得冬妮海依简直不可理喻。

    “你、你做什么?”

    阿尔法的声线介于男声和女声之间,如果不是甲板上吵吵闹闹,冬妮海依可能就听出来了。

    冬妮海依喃喃道:“我听二大爷说,海上有个地方叫百慕大三角,里面经常会发生一些怪事,难道刚才游轮不小心驶入了百慕大三角,导致所有人性别对调,我成了男人,boss你成了女人吗?连声音都有点女性化了诶!”

    又捏了两下,不解道:“怎么回事啊,你有胸,我的胸也没消失……”

    阿尔法被冬妮海依类似擒拿的手法捏得满面潮红,同时也嗅到了对方鼻息中飘过来的酒味,看来冬妮海依喝的那些“免费饮料”里面含有不少酒精,她语言不通没搞清楚,如今是醉醺醺的状态。

    ——我说她平时跟陆瑟打招呼也不可能用那么大力道嘛!原来是喝醉了!她本来就糊涂现在脑子更不清醒,看来我可以蒙混过关了!

    “冬妮,把手放开,你喝醉了,你捏到的根本就不是你想象的东西,根本就没有……没有捏到我的肉……呃……你放手我就带你去洗手间!”

    阿尔法昧着良心打肿脸充胖子,冬妮海依却并没有那么容易糊弄过去。

    “诶?boss你叫我什么?你不是听说不叫我的全名就是对我们的神不敬,从来没有简化过我的名字吗?哎其实也没那么严格的,楠楠、玲玲和小梅她们都随便叫啦~~~但是你突然改口,好奇怪啊……”

    “没什么奇怪的,带你出来是为了放松,既然为了放松就没必要像平常一样拘束。”

    阿尔法发挥出了间谍素质,一边解释,一边尽量自然地打掉了冬妮海依的手,冬妮海依比较给陆瑟面子,所以一打就掉了。

    “是这样吗?那boss你以后叫我冬妮或者海依都随便好了,爱丽丝跟我说音节短速度快,你要是挨揍了,喊‘冬妮海依快来救我’就浪费了两个音节,叫我昵称说不定就不会被打死……”

    冬妮海依刚才把一大堆洋酒当成“免费饮料”给喝了,现在酒劲上头,头昏脑涨中,习惯性地想摸一摸脖子上的皮圈安定安定,却又因为在进入莎士比亚餐厅之前收了起来,手指扑了个空。

    “我明白了冬妮,”阿尔法忍受着某处酸麻的后劲,说,“洗手间从这边一直走,左拐第一个门就是,你忍不住就快去吧。”

    其实阿尔法才是忍不住想要尖叫的那个。

    冬妮海依昏昏沉沉道:“向左拐是吗?拿碗的是左手,拿筷子的是右手……”

    刚找对方向,再一看陆瑟已经不在刚才的地方,冬妮海依搔了搔后颈上的短发,奇道:“说消失就消失,难道boss还会忍术吗?啊先不管了头好疼,还是先去洗手间吧……”

    冬妮海依走后整整2分钟,阿尔法才从栏杆外侧翻了回来,之前她用双脚勾住栏杆底部,整个人以极其危险的姿势倒挂在栏杆外面,虽说不是什么忍术,却也是体操选手才能做出来的高难动作。

    “呼,真是好险啊,我宁愿倒挂整整半小时,也不想再被冬妮海依再捏一分钟……接下来就按照小姐的指示,以陆瑟的身份混进vip娱乐区,给花魁等人留下糟糕的第一印象吧!”

    ※※※

    另一方面,林光政离开午夜拍卖场的时候并不是空手而归,他至少得到了想要送给花魁的绿宝石王冠,而任鸿德也得到了《兰亭序》书帖,老先生明显要比林光政高兴得多。

    “林先生,陆瑟那件事就不要再去想它了,你也不算是输给陆瑟,而是输给了陆瑟背后的国家力量而已。其实你私自收藏这种国宝始终是有安全隐患,上交国家也算是好事……”

    跟随在两人身后的安书荣这时开口道:“林先生实在对不起,我能力低微没能起到什么作用,害得您错失心仪藏品……”

    林光政向后抬起一只手道:“不是你的责任,我心情不佳完全是陆瑟造成的,跟你没有任何关系……拍卖会已经告一段落,我会让何希范安排你先下船。你对物的眼光很好,任先生的书帖也有劳你鉴定了,回去以后好好休息,我这边还有需要你的时候。”

    听说能够提前下船,安书荣不但不贪恋船上的纸醉金迷,反而喜出望外。

    “不、不用在船上过夜最好,我老婆跟女儿总怀疑我有外遇,林先生让我提前回家真是救了我了!”

    安书荣去找何希范安排回程暂且不提,林光政把原本由安书荣拿着的绿宝石王冠交给过来接应的保镖,任鸿德则自己捧着《兰亭序》书帖爱不释手。

    与此同时,任鸿德的儿子,有“草丛王子”之称的任鹏,远在美国佛罗里达参加lol国际邀请赛,他因为被偷了钱包,不得已朝爸爸要了个国际通用账户,结果去atm机取钱,却发现账户遭到冻结,本以为余额只有几千美元,却显示有3亿美元之多……

    “我勒个去老爸你有这么多钱!?有这么多钱为什么一分都不让我取出来?我和队友连泡面都要吃不起了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