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0】 一家儿郎多奇志
    阿尔法之前并没有仔细看熊耳短发娘的长相,现在有了闲暇,便瞧得详细了些。

    虽然来海上花号属于被逼无奈又遭人哄骗,跟中国某些校园贷喜欢逼良为娼性质差不多,但既然能留在vip娱乐区第一层(哪怕是来回跑腿),颜值自然不会低。

    眼睛和头发都是深褐色,较为蓬松的短发跟熊耳头饰浑然一体,颜色和材质难分彼此,说那两只熊耳是直接长在头上的也有人信。

    皮肤洁白健康,五官轮廓柔和,眉眼之间自然流露出温顺的态度来,惹人怜惜。

    尽管整体上属于欧美人种,但似乎祖上来者不拒,跟多个种族进行过混血,以至于在她身上出现了奇妙的融合,虽然并不是傲视群伦的那种充满侵略性的美,却和谐温润,如同一块可拿在手里把玩的温玉,相当耐看。

    明明比阿尔法大两岁,身高却比阿尔法略低,看上去年纪也更小——虽说胸部不小,在20岁以下年龄组,是阿尔法见过的仅次于林怜的份量了。

    “你叫什么名字?”阿尔法想起还没有问对方的名字。

    “莫莉·琼斯,名就是音译的‘莫莉’,以前在中餐馆打过工,所以还算可以。”

    莫莉低着头回答道,十根手指比刚才绞得还纠结,阿尔法觉得要是给她个绳圈,她能翻花绳了。

    “虽、虽然奶奶、妈妈和我都很努力,但不知怎么回事家里的男性都有犯罪倾向,爸爸抢劫关进监狱到现在还没放出来,哥哥又逃去了墨西哥……中餐馆老板取笑我的姓‘琼斯’是‘穷死’的意思,事实上我赚到的钱很快就不翼而飞了,恐怕我真的没有财运吧。”

    “跟你的姓有什么关系!”阿尔法哼道,“难道不是被你哥哥偷去买毒品了吗?果然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阿尔法说这话的时候忘了自己正在假扮陆瑟,她此番发言明显没把自己算在男人之列。

    酒吧区的轻音乐混入了女性的呢喃,到底是音乐本身就有,还是从别的地方发出来的,阿尔法无心探究,她只看见林光政邀请两名穿夜礼服的美女坐到了沙发上,左拥右抱好不快活。

    听阿尔法恶狠狠指责男人的邪恶,莫莉轻声道:“那个……也不能那么说吧,我爷爷活着的时候对家人都很好,陆先生你也很好,居然肯搭救素不相识的我……”

    莫莉左一个“陆先生”右一个“陆先生”,阿尔法心想我是看在你同为女性才打算救你的,不会你误以为救你的人是陆瑟那种该死的男人吧?

    “嗯哼,别以为我要带你下船就安的什么好心,你就是对人太疏于防备才会落到这步田地的!”

    阿尔法一边说,一边喝了一口芒果汁,虽然是用饮酒的姿势,可毕竟手托芒果汁缺乏威胁感。

    “我、我知道,”莫莉的褐色眼睛在昏暗灯光下仿佛打磨光滑的巧克力珠,“陆先生会到娱乐区来,目的恐怕跟其他男人差不多……不过与其要服务刚才那个自称导演的人,我宁愿……宁愿给陆先生服务。”

    阿尔法浑身汗毛肌紧绷,她一回想起曹导演那副尊容,稍微有点能理解莫莉的心情了。

    “放心吧,那头猪付不起赞助费……你坐在这陪我聊会天,顺便帮我遮挡下林氏集团的董事长林光政,过了今晚我就带你走。”

    阿尔法的意思是“过了今晚我和林琴小姐的任务就达成了”,莫莉却理解成“今晚我要睡你”,不由得下意识地把渔网袜包裹的双腿并了起来。

    因为忙于学习和打工,又有一个四处找人借钱吸毒的哥哥,莫莉没交过男朋友,跟男同学接触都不多。她昨天坐运输船,跟土豆萝卜一起到了海上花号,经过短暂培训穿上了兔(熊)女郎服,尽管想要勉力装作不是生手的样子,其实到现在还是处女。

    在这种情况下献身给陆瑟,已经是出乎莫莉意料的好结果了,哪怕对方没有遵守约定带自己离船,莫莉至少有了不那么糟糕的初体验回忆,要知道陆瑟原本就是小帅等级,阿尔法假扮的“阿尔陆瑟”颜值和气质还要更好。

    毕竟阿尔法不像陆瑟,成天接触小佳和包兴这两个逗逼,十二级智能生物三天两头变成智障,除了天热以外,小佳和包兴要负一半责任。

    “那、那陆先生想要去哪种类型的房间休息呢?”莫莉按照事前培训,羞答答地挨个列举道,“有水床房,有带壁炉的,有模拟火车车厢的,还有模拟潜水艇和太空船内部的……”

    阿尔法心道这些人挺会玩呀!还真是“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啊!

    放在平时阿尔法并不是特别喜欢吐槽的人,但是一旦开始模仿陆瑟,吐槽之魂便不知不觉在内心深处点燃了。

    “因为要躲避一些人的关系,晚上我的确可能会用到休息房间,你替我订个不惹人注意的普通房间就好。”

    “好、好的!”莫莉点头道,“房间普通的话,就只能……只能靠我的身体来让陆先生满意了,我经验不多,如果哪里做得不好,请陆先生一定要多多包涵……”

    可能是在中餐馆工作过,被华人老板呼来喝去的原因,莫莉在性格上反而更像东方女性。

    “并不需要你做什么……”阿尔法皱眉想要解释,但又觉得不能对莫莉透露太多,于是半途改口道:“我自有安排,我吩咐你做什么,你照做就是了。”

    “嗯”,莫莉答应得声音很轻,结合阿尔法之前自述“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那么刚才那句话的弦外之音仿佛是——今晚陆瑟会兽性大发对莫莉做各种听都没听说过的糟糕的事,想要离船就乖乖听话。

    但是莫莉并没有选择,只能希望陆瑟在发泄兽性的时候能够稍微表现出几许温柔,如果能真的带自己下船,那么就算很难熬也会紧咬牙关忍下来的。

    见莫莉脸上出现了某种预演痛苦的神色,甚至熊耳头饰也仿佛耷拉了下来,阿尔法意识到莫莉可能是误会了。

    “喂,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男人……男人偶尔也有过得去的那种,你爷爷生前不是也对你挺好吗?”

    阿尔法对自己的养父——诈死出任务的某资深间谍——印象还是不错的,虽然生父林光政非常可恨,倒也不能对男人一棍子打死。

    莫莉点了点头表示同意:“爷爷确实很为家人着想,一直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好爷爷,不过偷猎黑熊的生意被禁止后,他不想去人才市场找工作,就带枪去抢运钞车,结果被当场击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