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2】 床够大吗
    莫莉使劲拽陆瑟的胳膊,她在中餐馆端过盘子也算有几分力气,不由分说便把陆瑟拽到了酒吧区角落。

    波浪形长吧台的另一端,也就是通往后台服务区的暗门附近,粉红拉丁兔女郎杰西卡的好友莫妮卡,以及其他想要接近陆瑟的美女,感受到了深深的挫败感。

    “被一个新来的抢了风头!莫莉这家伙之前还装得扭扭捏捏的,没想到勾引男人这么熟练!”

    “真是的,陆瑟少爷这种3亿美元的精英怪,竟然被刚出新手村的莫莉捕获了,什么狗屎运!”

    之所以说陆瑟(男)是精英怪而花魁(女)是银英怪,除了梗出《魔兽世界》以外还有其他深意,不足为外人道也。

    陆瑟被莫莉强拉硬拽到了座位上,看对方那暴露的服装和急迫的表情,直让陆瑟联想起冬山市盛行一时的酒托。

    虽然心知这个叫莫莉的女孩是阿尔法替自己点的,但既然钱已经花了,对方看上去又挺顺眼,陪她一下又不会有什么损失。

    然而陆瑟刚靠上椅背,就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同时嗅到了空气中的胶水味。十二级智能生物挣了两下没能挣脱,阿尔法特别选购的强力胶不是盖的。

    “怎么回事?你抹胶水恶作剧我!?”

    莫莉看上去不太聪明,被这样的人算计,陆瑟皱紧了眉头,脸色不太好看。

    “对、对不起!”莫莉害怕得道歉说,“陆先生果然有间歇性健忘症,来回走了一趟就把刚才的事全忘了!不是说你故意抹上胶水来提醒自己吗?那么答应要带我离船的事……”

    陆瑟冷静了一下,明白莫莉被阿尔法当了枪使,于是表情放缓,不去理会被粘在椅背上的西服,好言相劝道:

    “啊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你说说我刚才都答应你什么了?我没全忘但细节有点模糊,你再说一遍我就全想起来了。”

    莫莉在学校里成绩优秀,在中餐馆打工又要记菜单,记忆力不错,于是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始末说了,交代得很清楚,只不过说到阿尔法让自己订房间那里速度明显变慢。

    “陆先生……陆先生要的普通房间已经订好了,就在酒吧区隔壁的休息区,今晚是要我……要我暖床吗?”

    不知是不是祖父曾经偷猎黑熊的报应,莫莉头戴熊耳即将遭遇(色)狼吻,她把两只手夹在渔网袜美腿中间,咬着嘴唇心儿砰砰直跳。

    晚上会不会让莫莉暖床,陆瑟还没有下最终决定,但是自从莫莉抱住陆瑟的胳膊,无意间把肉感的胸部贴上来,陆瑟的身子已经开始“暖”了。

    因为莫莉的暴露兔女郎服装以及已经被攻略一样的娇羞姿态,陆瑟感觉到小腹发热,于是这里的空调就显得有点不够用了,刚才陆瑟没能及时发现胶水的存在,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一旦美色当前,男人的思考器官立即从头部下移,这就是女人们为什么用“男人是否变傻”来判断对方是否喜欢自己。

    十二级智能生物虽然智慧超出常人,却也没有智慧到让某处长出脑细胞的程度,只能尽量清心寡欲,把血液夺回主要思考器官。

    “普通房间?床够大吗?”

    陆瑟左手手肘拄在桌面,二指并拢,轻轻点在自己的太阳穴上,那副故作潇洒的模样,别人还真看不出来他的西服被强力胶粘住,现在已经站不起来了。

    “够、够大!”莫莉隐约感到面前的陆瑟跟刚才相比不太好相处,声音也变粗了,“休息区的房间床都很大,什么姿势都……”

    一边说一边偷偷抬眼,看了一眼陆瑟。

    “虽、虽然我昨天刚接受过培训,还是新手,但、但我会努力的!”

    陆瑟微微皱眉,他发现跟酒吧区的其他女孩(尤其是林光政搂在怀里的那两个)相比,莫莉的风尘气很淡,几乎没有,估计阿尔法是同情莫莉一家女性的遭遇,才要趁她还未被玷污,及时带她出火坑吧?

    这么一想,自己若是真的让莫莉暖床,俨然在一件慈善事业中扮演了极其不光彩的角色,可自己来海上花号本来就不是做慈善的,美味当前到底要不要吃?

    见陆瑟皱眉,莫莉误以为是嫌弃自己专业水平太低,不由得暗暗伤心起来。

    ——陆先生转一圈回来以后好像没那么喜欢我了啊,是错觉吗就连面容也比刚才更加雄性化,难道是已经在想着把我在床上推倒做这样那样的事,不再对我温柔了吗?

    这时林光政的保镖去吧台前跟小胡子调酒师说了什么,返身回去之前把墨镜拉低,给了陆瑟一个不友善的眼神。

    陆瑟并没有把保镖的威胁当一回事,他在贝壳老船长那里确认过,海上花号严禁任何暴力行为,保镖没有充分理由就袭击自己的话,直接会被丢到海底陪珊瑚虫。

    见陆瑟翘着二郎腿对林光政和保镖都很放肆,莫莉心中纳闷。

    ——林光政董事长并没有难为陆先生,之前陆先生好像很害怕林光政的样子,还揪住我的尾巴来挡林光政的视线……是担心过头了,还是像那个什么导演说的,只想找借口揪我的尾巴……

    ——还有,陆先生的后背明明都被粘住了,他还屡次三番摆出帅气的姿势,说实话反而没有刚才帅了,中餐馆老板跟我说这种行为貌似叫……貌似叫装b?

    “床够大就好,”陆瑟继续之前的话题,“把你所知道的关于花魁的信息都告诉我,幸运的话,今晚你可以跟花魁一起给我暖床!”

    如此具有侵略性而毫无廉耻的发言,让莫莉吃了一惊,不禁迟疑道:“陆、陆先生难道你还想带花魁下船吗?她……她可比我贵多了!完全就是龙虾煎蛋饼和煎蛋饼的区别!”

    与此同时,陆瑟想要脱掉西服外套又受了均匀涂抹的胶水限制,心中气恼,知道西服外套是不能要了,破坏酒吧财产的罪名也会算到我头上来——阿尔法我饶不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