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3】 合法年龄
    “我不打算带花魁下船,只打算跟她一度**而已。”

    陆瑟回答得语气平淡,一般人还真看不出来他是个处男。

    实际上陆瑟也没打算带莫莉下船,若是阿尔法和林琴看她可怜,大可以动用林氏集团的资金带她走,陆瑟手里这100万美元是凭本事赚来的,可没阔绰到可以日行一善。日可以,善就免了。

    “我、我刚来同事们也不太喜欢我,所以花魁的事……”莫莉有点紧张,她觉得陆瑟出去一趟回来后仿佛不光是间歇性失忆,连性格都变了不少。

    “我只知道花魁的名字叫桃乐丝,擅长调制鸡尾酒,手艺甚至超过从业20年的调酒大师,另外她还擅长多种乐器,按摩手法也是万里挑一,但我没见过她,她住在距离大家很远的船舱,而且什么时候出现在酒吧里要看心情……”

    陆瑟点了点头,莫莉提供的信息跟他事先打听到的大体吻合,虽然并没有什么“花魁国色天香”这样的描述,但长得已经很标致的莫莉还生活在食物链底层,花魁的待遇却远远高于众人,从待遇差别也可以获知一二。

    “侍者,给我来两杯姜汁啤酒,快一点最好。”

    陆瑟冲路过的另一个兔女郎打了个响指,好死不死正是之前的粉红拉丁兔女郎,被“阿尔陆瑟”嘲讽说太丑的杰西卡,这里所有兔女郎装扮的女孩都兼职送酒,差别只是莫莉送得多,别人送的少而已。

    杰西卡可分不出来真假陆瑟的差别,她见陆瑟端坐于座位之上翘着二郎腿,对自己颐指气使,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你不是嫌我不够漂亮吗?莫莉就比我漂亮吗?她连选美比赛都没参加过!”

    陆瑟一怔,稍后推测出大概是阿尔法假扮自己的时候,故意对一些小姐姐出言不逊,这样自己再刷好感度就难了。

    至少在vip娱乐区的第一层,女孩们并不是被客人“点”就一定要作陪的,特别不合心意那种可以拒绝。莫莉初来乍到才会担心被曹导演染指,理论上来说,哪怕曹导演带够了赞助费,也必须加价到女孩能容忍他的龌龊为止。

    这时曹导演上厕所回来了,他见莫莉跟陆瑟坐在一起,估摸着两人要成就好事,于是远远对陆瑟挥了下手,找别处去坐了,每逢有女孩路过就笑嘻嘻地看着对方,希望有人审美观奇特看上自己。

    陆瑟眼角余光看见曹导演对自己挥手,心知他可能见过假扮自己的阿尔法,于是也稍微点了点头作为回应。

    同时也没有过于冷落了粉红拉丁兔女郎杰西卡,笑道:“刚才我说过那种话?一定是止痛药吃太多才会犯糊涂的,你看我还随身带着止痛药呢。”

    一边说一边把西服口袋里的润喉糖掏了出来,他在2号设备间呛到水之后嗓子哑了一会,为了治疗嗓子含了好几块润喉糖(同时故意让假扮自己的包兴装沙哑),现在还有没吃完的。

    酒吧区光线暗淡,杰西卡眼光向下扫了扫润喉糖,也没有看得太仔细,就接受了它是止痛药的设定。

    毕竟做这行的没必要得罪有钱客人,而且相比于止痛药的真假,陆瑟主动求和是最重要的。

    “哼,那你们俩好好玩吧,姜汁啤酒两杯是吧?马上就来。”

    杰西卡似怒还嗔地说了一句,踩着高跟鞋一扭一扭地去吧台了,陆瑟饶有趣味地盯着粉红兔女郎的尾巴看了一会,仿佛那样就能忘记自己的西服被粘在椅背上一样。

    姜汁啤酒虽然带有“啤酒”二字,实际上酒精含量却可以忽略不计,其实是一种用姜、糖、水和柠檬汁混合而成的碳酸饮料,也称“姜汁汽水”,在国外尤其是澳大利亚非常受欢迎。

    醉酒会降低智力,而智力是十二级智能生物最重要的属性,所以陆瑟平时都是滴酒不沾的。

    两杯配以柠檬片的姜汁啤酒很快就端了上来,杰西卡不失时机地冲陆瑟抛了个媚眼,貌似有“有空可以再找我”的意思,陆瑟也报之以微笑。

    ——虽然今夜基本无缘,以后恐怕也后会无期,但中国毕竟是礼仪之邦嘛!

    陆瑟把姜汁啤酒分给莫莉一杯,自己一杯,虽然面前还有阿尔法没喝完的芒果汁,但陆瑟得防备着阿尔法在里面下毒,就算没毒,跟阿尔法间接接吻也没什么好期待的。

    “花魁叫桃乐丝吗?桃乐丝也算是常用的化名了,《绿野仙踪》的主角红鞋小女孩就叫桃乐丝,当然也有版翻译成‘多萝西’的,光看没有一点相似之处……”

    陆瑟自言自语的时候,莫莉却看着自己面前的姜汁啤酒陷入了两难,不知下了多大决心后才咬了咬嘴唇道:

    “在我住的那个州,合法饮酒年龄是21岁,我还没到……不过既然这里是公海,喝一点啤酒应该也没问题吧?”

    陆瑟不由得哭笑不得,心想不愧被中餐馆老板吐槽“不是姓琼斯,是姓穷死”,住在美国居然连姜汁汽水都没喝过,反而因为字面上有“啤酒”二字,就以为是酒精饮料啦?

    ——另外你爷爷、你爸爸、你哥哥都是罪犯,你却这么遵纪守法吗!没到21岁连啤酒都不敢喝?你这个大一新生不去上学,穿着兔女郎服和渔网袜在这里接客就合法了?

    “你不会真不知道吧?姜汁啤酒不是啤酒,根本就是碳酸饮料而已,再说你需要担心的事情里面,未到饮酒年龄根本就是细枝末节,好好伺候我让我带你下船才是首要任务吧?”

    “我、我明白了!”

    莫莉怕陆瑟生气,端起酒杯猛地喝了一大口,辛辣浓稠的口感立即呛得她咳嗽起来,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的面庞憋得通红,甚至呛出了泪水。

    “咳、咳……对不起,有点不习惯……但哪怕是更难喝的东西我也会努力吞下去的!我好好表现就真的会带我走吗?”

    可怜巴巴地抬起闪着泪光的褐色眼睛,莫莉不确定地看着陆瑟,像是溺水之人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莫莉这种遵纪守法好公民却落到这步田地,陆瑟稍微有些心软,便答应道:“今晚你听我的吩咐,帮我做事,自然会有人带你下船。”

    顿了顿后又道:“过来帮我脱衣服。”

    “在、在这里!?”莫莉大惊失色。

    陆瑟苦笑着指了指身后的椅背,“是帮我脱西服外套啊!都粘住了我很别扭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