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4】 艺不压身
    海上花号最上层甲板,露天音乐会仍然在如火如荼地举行着,林琴和小佳也出现在了围观人群当中。

    “下面!由来自中国嵩山少林寺的释先生为大家表演功夫绝技!一定会让您大开眼界!”

    方才的百老汇大腿舞都鼓掌者甚少,这回一个假和尚上台,场下倒响起了还算嘹亮的掌声,可见“功夫”一词对外国佬存在怎样的吸引力。

    双鱼姐妹不但担任歌手还担任音乐会的主持人,身影穿梭没有一刻得闲,不过她们也乐在其中,很享受被台下男人们目光注视的感觉。

    林琴站在观众外围,接近甲板边缘的地方,海风吹拂她的长发,时而向内飘起到小佳眼睛的高度,时而向外虚卷在栏杆上。

    小佳以前不觉得个子矮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可是当林琴的长发频频遮挡视线,发丝甚至飘进她嘴里的时候,她有点想快些长高了。

    “丑陋啊,”林琴越过音乐升降舞台,目光望向天顶的乌云昏月,“未婚妻和妹妹都在船上,还一心想着睡到花魁,何其丑陋。”

    小佳“嗯”地点了点头,然而不知为何又有点想为哥哥辩护的意思:

    “姐姐大人,哥哥定下的计划不会轻易改变的,灭绝企鹅也是,摧毁林氏集团什么的也是,据说涉及到十二级智能生物的尊严和生存方式……”

    “嗯大概是编程太多的原因,哥哥在处理事情上有一种类似人工智能的倾向,他把人生分解成若干任务,一个任务要么立即执行要么暂时挂起,挂起的任务越少执行其他任务的效率越高,只有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取消任务……我5岁的时候爸爸这么评价过哥哥,当时我虽然不太明白,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就记下来了。”

    林琴嘴角升起浅浅的微笑:“认为取消任务等同于失败,而取消的任务太多,自己的人生就等同于失败了吗?”

    原本蜷曲的双手忽然放开,林琴闭上双眼,将自己寄于越来越猛烈的海风,远远看去,她的黑裙黑发如同是舞动的黑火。

    甲板另一处,冬妮海依拎着一瓶人头马彻底喝醉了,她用蹩脚的英语请求服务员给自己点解酒药,不知为何反而换来了更多的酒。

    “卧槽这也算功夫?少林七十二绝技里面哪有死亡拥抱这一招啊!”

    气愤不过的冬妮海依要冲到舞台上挑战“少林高僧”,并且一边朝里面挤,一边把空酒瓶举过头顶,仿佛要用酒瓶把对方给开瓢。

    “冬妮海依小姐?我总算找到你了!”

    之前大副安排给冬妮海依,陪同他在船上游览的懂的保安,好不容易穿过人群挡在了冬妮海依面前,自从冬妮海依狂奔追狗之后,两人失散至今。

    “你……你滚开!我不认识你!你肯定就是我二大爷说的大屁眼子!”

    喝醉的冬妮海依把“大骗子”发音成了“大屁眼子”,保安眉头一皱,心想难道我的老师是半瓶醋,“大屁眼子”才是正确的发音?

    冬妮海依用没拿酒瓶的那只手随便一拨,她喝醉了力道控制不好,隐隐然用上了八极拳的手法,保安一惊赶忙伸手格挡,他擅长以色列格斗术,短短1秒钟竟然和冬妮海依拆了7、8招。

    “诶?你这屁……骗子不弱啊!来来来跟姐姐大战三百回合!”

    冬妮海依把空酒瓶随便塞给旁观一个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撸起西服袖子就要跟保安干架。

    保安有苦说不出,他明明是冬妮海依的导游兼翻译,却不知为何成了大屁眼子,而且拆了那几招之后他手臂生疼,真不知道冬妮海依用双手以后结果如何,万一输给了17岁女高中生,真是脸没处搁。

    他倒也机智,非但后撤一步远离冬妮海依的攻击范围,还伸手指着空酒瓶大喊道:“这瓶酒在船上卖1000美元!”

    “噗!”冬妮海依差点把肚子里的人头马都喷出来,酒登时酒醒了一半。

    “我勒个去你们也太黑了!欺负我英不好就尽拿贵的给我!我喝酒花了这么多钱怎么跟boss交代啊!难道留在船上打工吗!”

    “没事,”保安见冬妮海依恢复了几分理智,赶忙过来安慰道,“陆瑟先生很有本事,不会在乎这些花销的,再说冬妮海依小姐你武功卓绝,就算留下来打工还债也可以表演节目,用不着去……”

    “用不着去娱乐区用身体还债”这种话保安没说出来,其实他倒不觉得用身体还债有什么值得羞耻的。

    当年他还是一枚小鲜肉的时候,叔叔跟客户谈生意带他一起来玩,结果叔叔在赌场输掉了整个公司还欠下巨债,一时没想开就跳海自杀被路过的独角鲸给戳死了。

    于是叔债侄还,刚刚成年的他被关在娱乐区接待了数量是三位数,体重、腰围也是三位数的富婆,反而男客人的身材要好一点。他为了逃出火坑,忍辱负重向男女嫖客们苦学技能,终于翻身当上了二级保安,眼看着就要晋升一级。

    ——所以说俗话说“艺不压身”是绝对正确的啊!没有技艺的话,反而会被别的东西压身呢!

    保安把冬妮海依劝走去醒酒,刚刚引发的骚乱平息了下来,观众们继续观赏舞台上的少林七十二绝技,殊不知方才保安和冬妮海依的拆招更具技术含量。

    “我爱你们!当我的女朋友吧!!”

    每当双鱼姐妹在舞台上两相,忠实粉丝法国小厨哥维克多都高举双手欢呼,他戴着很高的厨师帽,被不远处的小佳给认了出来。

    在南极的时候没少吃维克多做的冰点,小佳喊了维克多一声并且向他挥手,维克多发现了小佳,双鱼姐妹又暂时离台,于是他挤过人群走到小佳那边了。

    “小嗲……不,小佳你跟陆瑟一起来的吗?”

    维克多水平很一般,咬字不太清楚,不如曾经是小鲜肉的保安跟嫖客学的利索。

    “才不是呢!”小佳撅嘴道,“哥哥那么坏才不会带我来玩呢,是姐姐大人带我来的!”

    说着就从旁边抱住了林琴的一只胳膊,那感觉就像是小狗在向主人撒娇。

    维克多注意到站在小佳和栏杆中间的林琴,一时有些分不清这个穿着黑色连衣裙,踩着黑色高跟鞋的高挑女生到底多大,虽然她看上去比双鱼姐妹年轻,但是眼神又显得经历过很多很多。

    “你……你是小叽,不,小佳的朋友?你跟陆瑟没关系吧?”

    维克多狐疑地问。

    “怎么没关系?”林琴仿佛从深渊中忽然惊醒,双手抱于胸前道,“我是陆瑟的未婚妻,他不跟我打招呼就一个人来船上玩,我是来找他算账的!”

    “什么!?”维克多大为吃惊,“之前那个叫什么逗你海依的不就是陆瑟的女朋友吗?你又说自己是他未婚妻?我擦这小子竟然有这么多女朋友!”

    “混蛋!陆瑟害我跟初恋女友分手,凡是他的女朋友,我都要用钻研多年的法式湿吻夺取芳心!”

    用法语低声咕哝着,维克多再次把嘴巴像章鱼一样撅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