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5】 厨艺与刀工
    “啊!姐姐大人小心!”

    维克多自以为法式湿吻已经修炼到家,殊不知前女友跟他分手,陆瑟伪造的假分手信和隔壁瓦尔特是一部分原因,他蓄力过长、表情夸张、体验糟糕的法式湿吻也是重要理由。

    林琴本打算用高跟鞋爆维克多的蛋,至少也让他变成“孤睾战士”,却不料旁边的小佳护驾心切,抢在前面用膝盖撞了维克多的裆。

    “哎————呀————”

    维克多腔调古怪至极的哀嚎划破夜空,如果不是升降舞台上的“少林高僧”正在表演掌劈浸醋红砖,观众们全得被他吸引过来。

    小佳膝击维克多之后双手拽住校服裙边,以免走光,看她那姿势仿佛觉得万一一击不足以退敌,就要继续施展连续技的样子。

    林琴微笑道:“不愧是音速佳,速度好快,你这样突然进攻的话,恐怕台上的少林高僧也躲不开吧。”

    “嘻嘻嘻,遭到姐姐大人的夸奖了!”

    小佳搔着后脑勺的头发喜笑颜开,维克多则厨师帽掉落,双眼上翻躺在冰冷的甲板上,就差口吐白沫了。

    “踢……踢裆……”维克多撅起的章鱼嘴缩了回去,整个人一副即将去世要交代遗言的样子。

    “踢裆这种事,周成师傅明确说过是违反武者道德的!!”

    维克多口里的“周成师傅”,是日本当代北辰一刀流的顶尖高手,年过六旬之后开始喜欢上了厨艺,尤其是处理河豚刺身可谓稳、准、狠,人称“厨剑双绝”,厨艺倒被放在了剑术之前。

    有不少希望提高刀工的厨师慕名去学习,维克多也是其中之一,并且像其他学员一样受赠一把武士刀作为纪念(危险刀具没让带上船)。

    “我又不是武者,只是一个可爱的女初中生而已!而且对付色狼根本不用讲道德!”

    小佳一边说一边向后跳了一步,以免被倒地的维克多窥见裙底。

    “我、我不是色狼!我只是想和这位女士分享我娴熟的法式湿吻技术而已!”维克多手捂双蛋脸色酱紫,“你没有尝试过才会喜欢陆瑟的!赶快离开他投入我的怀抱吧!”

    “哈?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就贸然来吻我,还说不是色狼?”

    林琴选择不会对维克多走光的角度走了过去,伸出一只**,毫不留情地用高跟鞋尖端踩在了维克多没有捂蛋的右手上。

    “啊啊啊啊啊疼!疼死了!这位女士饶了我吧!我知错了!穷寇莫追!啊啊啊啊手背要被踩烂了!!”

    认为施加了足够的疼痛感后,林琴撤回高跟鞋,然后仿佛踩过什么脏东西一样,在甲板上使劲蹭了蹭鞋跟。

    维克多手和蛋都火辣辣地疼,倒在地上喘息,船上的保安看到了这一幕但没过来管,维克多三天两头去骚扰女乘客然后被人揍,保安已经习惯了。

    “林琴小姐?果真是你!你没事吧?”

    船上的保安没过来,何希范带着在甲板上巡逻的林氏集团下属保镖,却因为小小的骚动而看到了林琴。

    “啊,被发现了。”林琴的语气既没有懊恼也没有惊讶,只是平铺直叙而已。

    “对、对不起姐姐大人,”小姐双手食指的指尖对在一起,道歉说,“都是我吵着要来外面放风咱们才离开房间的,要是听姐姐大人的……”

    “没关系,”林琴道,“棋子已经放在该发挥作用的地方了,之前我们有躲在暗处的理由,现在也有来到明处的理由。”

    何希范走的比保镖慢得多,身体也瘦弱得多,挤过人群以后,他那一身阿玛尼白西服都起皱了。

    “林琴小姐你……你居然跟踪林总!还带着陆瑟的妹妹!成何体统!”

    何希范一脸沉痛,仿佛林琴犯下了通敌卖国之罪。

    “爸爸能来玩我为什么不能来?”林琴淡淡回答,“如果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就算我来了也不要紧对吧?”

    何希范被问得哑口无言,这时他发现了躺在地上呻吟的维克多。

    “这坨……这东西是什么?看装束是厨师,他耍流氓被踢裆了?”

    林琴身体较弱,遇上纠缠必须速战速决,于是高跟鞋在她脚上化为致命武器,不管是从前面,从后面,都能十分准确地违反武者道德,等到对方吃痛倒地之后,还能用高跟鞋对着菊花补上最后一击。

    “是我!是我踢的!”小佳举起一只胳膊生怕别人不知道,“别看我小但是保护姐姐大人很厉害的!”

    “这位厨师你怎么样?能听懂吗?”

    戴墨镜剃小平头的保镖询问地上的维克多,虽然维克多属于咎由自取,但还是要确定一下是否需要救护以免事情搞大。

    这时舞台上的少林七十二绝技表演完毕,双鱼姐妹再次登台报幕,维克多听到偶像的声音,立即如同打了鸡血一样蹦了起来,反倒把保镖吓了一跳。

    “思来想去还是双鱼姐妹适合做老婆啊!我是维克多·雨果!我爱你们!!”

    维克多满血复活之快让小佳也吃了一惊,另外她小时候没注意,今天才知道维克多的全名跟法国大豪雨果一模一样,亏得他好意思,顶着这个名字坐海上花号环球旅行并且环球丢人。

    这边维克多摇晃双臂为双鱼姐妹大声助威,在十几步远的地方,一张紧靠栏杆的方桌后面坐了两个白发老头,其中一个明显比另一个老出许多,这个脸上有老年斑的家伙旁若无人地抽着雪茄,指着台上道:

    “哼,别看我从国会退休了,双鱼姐妹这样的明星还是想睡就睡的。其实双鱼当年出道的时候,人气比不过更早出道的艾蜜儿,我本来有机会睡到艾蜜儿的,可惜……”

    他说话的声音很低,并没有因为对双鱼姐妹出言不逊,而引来维克多这样的狂热粉丝暴打,然而一道不祥的黑影却忽然笼罩在方桌上方。

    “两位要的生日蛋糕,放在这里就可以吗?”

    维克多的厨房同僚,一直被船方认为是模范员工的意大利面点师阿莱西奥,手托一只奶油蛋糕谦声问候,但隐隐然有强自压抑的怒火,而且他消瘦的脸孔因为背光而显得黑暗而可怕。

    “生日蛋糕?”两个老政客对视了一眼,“我们没人过生日,你是不是送错了?”

    在甲板上厨师服还是比较引人注目的,维克多发现了跟自己同期上船的同僚,下意识地打了个招呼:“阿莱西奥你怎么自己来送蛋糕了,不是有服务……”

    话未说完,令人不敢相信的一幕出现了,阿莱西奥猛然间把手伸进蛋糕内部,从里面抽出一把禁止带出厨房的尖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插进了老年斑政客的右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