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7】 浴血
    林琴从小就被带到多个国家求医问药,英语水平不次于陆瑟,纵使海风呼啸,听清楚阿莱西奥的低语还是没问题的。

    “我不会反抗,但也不想接触某个老淫棍浑浊不堪的污血,杀死女士之前至少应该保持刀面清洁吧?”

    生命受到威胁,林琴却置生死于度外,语气平淡得好像在提醒对方“注意桌面清洁”似的。

    “姐姐大人!怎么会!”

    小佳懊悔不已,她坚信如果不是刚才的大风,“音速流踢裆术”一定能够再创辉煌,比如现在的维克多没了双鱼姐妹的声音加持,便蛋疼得没法再说话了。

    “我没事,你们别过来。”林琴轻抬左手示意小佳等人后退,“我不会死的。”

    一个患有“间歇性假死症”的人这样保证,实在是没有什么说服力,但是看林琴还有余裕在放下左手的时候,顺便抚平被海风吹乱的头发,又觉得她仿佛只是遇上了想要强行拍合照的狂热粉丝。

    阿莱西奥也感到林琴的与众不同,但此时此刻也来不及去想更多。

    保安队长趁这个空当派人救下了老淫棍哈罗德,但他们很快就发现自己只是抢回了一句丑陋的尸体。

    自从贝壳老船长上任之后,海上花号连续十年没有出现过乘客死亡事件,结果却因为厨房的保安疏失而功亏一篑,保安队长知道难逃罪责,不由得气急败坏,举着扩音器连声调都变了:

    “阿莱西奥!你杀害国会要员,没人保得住你了!赶快放了人质举手投降!你就算下了船也逃不掉的!”

    海上花号虽然严禁枪支弹药,但在海面下有美国潜艇秘密护航,里面都是荷枪实弹的士兵以及海豹特种部队(不是陆瑟期待的那种海豹),一旦遇上紧急情况(例如海盗)会立即紧急上浮。

    作为内部人员,阿莱西奥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他不光需要一艘救生艇,更需要一个有身份的人质,以防美军潜艇对自己发射鱼雷。

    “你、你别冲动!”何希范颤巍巍跟阿莱西奥商量道,“这是我们林氏集团董事长的千金小姐,你放了她,我们会帮你雇最棒的律师,绝对能让你减刑的!”

    何希范作为林氏集团曾经的部门经理,免不得要跟外国人谈生意,英语水平算是过得去。

    结果何希范不说还好,一说反而触了阿莱西奥的霉头。

    “什么?在意大利买下22家蛋糕连锁店,害得很多人包括我妹妹失业的那个林氏集团吗?这么说我还没劫持错啊!”

    一边说,一边发狠地把刀锋贴向林琴的喉头,他只是做做样子希望林琴害怕,然而林琴不但不躲,反而还有一种精神不振昏昏欲睡,主动把脖子往刀锋上凑的架势。

    阿莱西奥倒吸一口凉气,赶紧把刀锋撤了回来,虽然林氏集团只知道赚钱,但是也没到非要杀死人家女儿的程度。

    另一边,在升降舞台的准备室里,双鱼姐妹看见少林高僧和他的助手行色匆匆的样子,奇怪道:“你们不是功夫高手吗?为什么不去阻止杀人犯继续伤人?只要用那个什么少林七十二绝技……”

    结果这两个假和尚装作听不懂英语,一溜烟就从垂直通道跳下,躲到安全地带了,这身手还真有点“踏雪无痕”轻功的根底——毕竟对骗子来说跑得快最重要。

    锋利的刀锋切断了被风吹起的几缕细发,林琴因此恢复了几分清明,眼帘半开半合,对身后的劫持者说:

    “告诉我一个只有你和你妹妹知道的讯息——如果你逃脱失败,我会替你照顾那7个妹妹的。”

    如果是个男人对阿莱西奥说这种话,阿莱西奥绝对会以为对方心怀叵测、图谋不轨,林琴这么说,倒真是让他挺感动的,他可不知道林琴并不在乎百合后宫+7。

    “你如果真是林氏集团董事长的千金,查到我的家人住址并不困难。”阿莱西奥犹豫了一分钟后道,“假如我没法活着回去,告诉丽娜我替她报仇了,告诉其他的妹妹我一样爱她们。”

    “说这种类似遗言的话可不吉利。”林琴善意提醒,“如果我是你的话,就把脑袋往右偏20度角。”

    阿莱西奥不解其意,这时他隐隐看到在高出甲板许多的岛式建筑——视野开阔可以俯瞰全船的舰桥——上面,一个小小的光点仿佛迷路的萤火虫,出现在打开的舷窗附近。

    ——狙击枪的瞄准镜!!

    阿莱西奥急忙把脑袋偏向右方,带着林琴一起向右边躲,只听“嗖”的一声,一颗狙击子弹擦肩而过,最终射入大海,其在途中贯穿的空气甚至要灼伤阿莱西奥的皮肤。

    “真是老了啊,”靠在舰桥舷窗上的贝壳船长抬起枪口,叹息道,“放在以前,根本是不需要瞄准镜的。”

    海上花号唯一的一把枪放在船长室里,仅在极特殊情况中拿出来使用,然而由于林琴的直觉提醒,本来必中的一枪落空了。

    “你、你怎么知道有狙击手?”阿莱西奥惊魂未定,“你不怕提醒我会让狙击手打偏,或者我直接把你当肉盾吗?”

    “因为我被挟持过很多次了,不管是现实中还是在梦中。”林琴道,“直觉上就是感到狙击手快出现了,另外我没有多少肉,当肉盾恐怕不称职,说起来我倒是有个赘肉很多的妹妹……”

    “你也有妹妹?”阿莱西奥一边警惕地观察四周一边问。

    “很多,不见得比你少,而且其中一部分不喜欢我。”林琴随意答道。

    “但是你很在意她们不是吗?”阿莱西奥不合时宜地跟人质唠起了家常,原本贴在林琴脖颈处的尖刀也撤到了更远的地方。

    “干得好林琴小姐!就是现在!!”

    林氏集团的小平头保镖距离林琴最近,他见阿莱西奥把尖刀挪远,并且注意力放到了狙击枪出没的高处,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立即合身扑过去,要空手夺刀。

    “别过来!”

    阿莱西奥下意识地挥刀刺去,刀尖穿透了保镖的西服,直入左肩,然而小平头保镖是林光政从诸多保镖中挑选出的二人之一,真实格斗能力比所谓“少林高僧”要强得多。

    “哈啊!”

    保镖咬紧牙关,用肩部肌肉夹住刀刃,同时右拳猛力向外一扫,正中阿莱西奥下颚,人类下巴上有非常密集的神经丛,阿莱西奥登时昏厥倒地,被挟持的林琴因此得救。

    然而保镖的英勇行为也让自己大出血,鲜红的血液不但喷到了甲板上,也将近在咫尺的林琴半身染红。

    “姐姐……姐姐大人你不要紧吧?”

    小佳在旁边整个人看呆了,林琴的黑色连衣裙右侧已经成了深红色,甚至右半边脸也沾满了鲜血,一滴滴向下直淌,林琴本来脸色就白,半身浴血的她简直变成了恐怖片里的角色,然而却又散发着某种诡异的美感。

    “陈金炜先生,其实你没必要这么拼命的,希望父亲对得起你这份忠心。”

    被溅了一身血的林琴丝毫不见惊惧之色,换成普通女孩,早就分不清是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血,直接吓昏在地了。

    “小、小姐居然记得我的名字?”平头保镖脸上冒汗,右手压住出血点惊讶道,“林总有时候都会忘记怎么叫我,林琴小姐你只见过我几次,我还以为小姐根本不会认识我呢……”

    这时海上花号的保安们蜂拥而至,有人铐住了阿莱西奥,有人抬来了原本打算抢救哈罗德的担架,准备给陈金炜止血以及抬去急救。

    “对不起,”林琴在陈金炜被抬走前低声说道,“是我的任性害你受了重伤,如果早听你的话走远一些可能就没事了,我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但是应该珍惜你们的。”

    林光政虽然用得着别人的时候,对别人客客气气,但从来不曾向手下人认错,哪怕自己真的错了也会迁怒于人。现在林琴能向一个林光政记不住名字的保镖道歉,陈金炜内心十分感动,连伤口都没那么疼了。

    甲板上忙忙碌碌,多是船员在处理善后事宜,小佳走到满身鲜血并不急着清洁的林琴身前,惴惴不安道:

    “姐姐大人你为什么要提醒杀人犯啊!让他被一枪打死你不就安全了?结果弄成这样……”

    连右手小臂也被鲜血尽染的林琴,稍有疲惫地答道:“如果你也有妹妹就懂了。”

    顿了顿后,半身浴血的黑长直少女望着天穹上数以亿计的繁星,眼光变得更加深邃。

    “我不怕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世界上所有死去的人都在我的梦境中活着,所以如果我死了,想必也会活在别人的梦境里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