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8】 麻醉饼干
    一般来说,如果一艘10年没有出现过重大安全事故的游轮突然出现了杀人事件,那么本次上船的乘客中,多半有人是“柯南体质”。

    作为经常引起是非的不安分者,陆瑟并不知道甲板上发生了案件,vip娱乐区是相对封闭的空间,在阿莱西奥刚刚被制服的现在,消息还没有传到这边。

    陆瑟在莫莉的帮助下脱掉了西服上衣,然后把里子翻到外面,干脆给椅背当了防尘罩,反正被强力胶粘住了拿不下来。

    陆瑟的动作引起了林光政的注意,林氏集团的肾虚董事长先是欣赏了下莫莉的身材,之后才端着红酒杯,搂着两名夜礼服美女对陆瑟说:

    “你小小年纪竟然也学大人来这种地方……当年我女儿跟你有娃娃亲,还真是看走了眼!”

    陆瑟脱掉西服外套后一身轻松,他正了正白衬衫上面的黑领带,反唇相讥道:“当年我爸爸和你一起做生意才是看走了眼!你搂着比自己女儿大不了多少的女孩,不觉得羞耻吗?”

    后一句让林光政有些尴尬,他把红酒杯递给保镖,两手分别搭在夜礼服美女的肩膀上,理了理思路才道:

    “追求年轻漂亮的美女是男人的本能,按你这么说,养鸡的人还不吃宫保鸡丁饭了?”

    陆瑟哼了一声:“你小心吃到自己女儿头上吧。”

    酒吧区的众美女见陆瑟跟林光政针锋相对,言语间毫不客气,有懂的还听出陆瑟的爸爸曾经是林光政的生意伙伴,陆瑟跟林光政的女儿有过婚约……陆瑟的形象顿时在她们眼中又高大了几分,毕竟不是什么人都有这样的资历,都能跟林氏集团的大董事长“谈笑风生”的。

    正因如此,有幸陪在陆瑟身边的莫莉遭到了嫉妒,几个兔女郎凑在一块窃窃私语道:

    “她第一次接客起点就这么高,以后会不会威胁到我们的位置啊?”

    “穿着兔女郎装却戴熊耳朵,她那副蠢样居然能博得陆瑟少爷喜欢,真是活见鬼!”

    其中一个比较面瘫的长发小姐姐说:“你们弄巧成拙了吧?这在营销领域叫做‘差异化经营’,大家都戴着兔耳朵,反而显得戴熊耳朵的她惹人注目,要是我的话绝对不会偷换掉她的头饰的。”

    偷换掉莫莉头饰的那个女孩不服气:“还什么‘营销领域’,还什么‘差异化经营’,你忘记自己的本职工作是什么了吧?”

    面瘫小姐姐傲然道:“别以为干这个就不需要学习,你们知道二级保安乔纳森原来是我们的同行吗?我最近跟客人们学了营销学、广告学,看了《商业的奥秘》、《市场营销原理》,学会了百度竞价推广、seo词条优化……总有一天我会下船开大公司,你们就等着颜值随年龄降低,然后被丢到娱乐区的9层、10层被玩坏吧!”

    总共10层的vip娱乐区,越往下口味越重,9层、10层基本只有犯了大错要受惩罚的女孩才会被关进去,偶尔有急于用钱(比如要寄给远在他乡的亲人)的女孩主动前往,下场基本都是蛮惨的。

    “谁、谁说我们会那样啊!在混到那步田地之前,我们会傍上一个有权有势的大佬,让他带我们下船的!”

    镜头转回陆瑟这一桌,莫莉并不知道自己引起了同事们的嫉妒和讨论,她倒是对陆瑟跟林光政的女儿曾有婚约一事,蛮在意的。

    “陆先生,中餐馆老板告诉我说中国人有定娃娃亲的习俗,你也是那样吗?现在你的婚约对象怎么样了呢?”

    陆瑟喝了一口姜汁啤酒,皱眉道:“她是林光政的长女,一个叫做林琴的性格古怪的家伙,虽然婚约已经取消,但她还是到处宣称自己是我的未婚妻,而且貌似还跟踪我上了海上花号。”

    “诶?陆先生的未婚妻……前未婚妻也来了吗?”

    莫莉手中的酒杯差点倾倒在桌面上,她慌慌张张一副害怕被捉奸的样子,虽说这种情况下她没有选择,就算道德败坏也是陆瑟道德败坏。

    “你不用管她,”陆瑟扬了扬手,“刚才让你开的普通房间已经开好了吧?我有点累,跟我去休息一会吧。”

    这么快就被陆瑟要求同房,莫莉虽然有心理准备还是一颗心揪了起来,她手心都是汗水,裸露的肩膀微微发抖,一副即将被大灰狼吃掉的(熊耳)小兔子模样。

    陆瑟和莫莉交谈的时候,阿尔法并没有闲着,她借助人脸识别系统的bug扮成陆瑟在阴影中活动,vip娱乐区原本就光线不足,非常适合她这个间谍发挥实力。

    靠刷脸抢先一步进了莫莉订好的普通房,其实所谓“普通”是相对于其他诸如太空船、潜水艇、集中营、动物园等装修风格来说的,哪怕没有开灯,阿尔法也能看出这里装修风格虽然中规中矩,但仍可用“豪华”来形容。

    在黑暗中适应了一会,阿尔法得以更清晰地看到房间中央的豪华双人床,目测上面别说是睡2个人,挤一挤睡5个人都绰绰有余。

    “果然男人们都是低等生物……”

    阿尔法恨得直咬牙,她准备事先藏在床下,等到陆瑟带莫莉进来意图不轨,自己就突然出现把陆瑟制服绑在床上,那样接下来需要阻止的就只剩下林光政一人。

    这是林琴不允许小佳旁听时,交代给阿尔法的锦囊妙计之一,阿尔法只用了三条锦囊中的一条就距离成功仅半步之遥,不由得非常得意,并且对林琴小姐更崇拜了。

    “不愧是林琴小姐,而且这样的林琴小姐居然是我的亲姐姐……我一定要努力成为合格的女仆近卫,还有厉害的间谍,不辜负小姐对我的信任……”

    一边勉励自己一边寻找适合躲藏的位置,然而稍微走动了一会,阿尔法的肚子咕咕叫了起来。

    “该死,光想着任务没有正经吃饭……幸好我去游轮后厨探路的时候,有人送了我曲奇饼干。”

    从一个密封袋里掏出还有余温的奶油曲奇饼,阿尔法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尽量不发出声音,也尽量不让碎屑掉到地毯上。

    然而她绝对不可能想到,她手里的曲奇饼干正是出自意大利面点师阿莱西奥之手,是为了麻晕守卫和其他厨师才分给大家的,当时已经扮成陆瑟的阿尔法从其他厨师那里得到了一袋,还觉得自己假扮陆瑟没露出破绽,功力见长。

    “诶?我的头……怎么回事?”

    吃到第12块饼干的时候,阿尔法感到太阳穴生疼,胸口一阵憋闷,恨不得把掩藏胸部的领带马上掏出来,明明已经适应了黑暗的视线竟然又模糊起来。

    “为什么这么困?不,不行,绝对不能失去意识,昏倒在这里的话就糟糕了,我……”

    恨不得掏出匕首来扎自己保持清醒,但是阿尔法惯用的匕首属于危险品没能带上船,她咬牙对抗了麻醉剂足有半分钟,终于彻底失败,发出一声仿佛呻吟的叹息,昏昏沉沉地面朝下倒在了豪华双人床上。

    不得不说,尽管穿着男装扮成陆瑟,西服裤下面的屁股还挺翘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