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9】 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
    陆瑟带莫莉离开酒吧区之前,故意绕路走到林光政附近,面向林光政搂在右手边的那名夜礼服美女,用芬兰语低声说道:

    “林总有艾滋病,你小心点,我受过芬兰人民的照顾才告诉你的。”

    这名夜礼服美女不禁脸色煞白,她的确说英带着芬兰口音,没想到陆瑟能听出来,还好心告诉自己这个秘密。

    其实陆瑟根本和芬兰人民没什么阶级友谊,反倒是在南极科考站跟一个芬兰小伙伴互相看不顺眼,为了流畅地骂对方才学芬兰语。

    陆瑟说完这句之后飘然而去,深藏功与名,夜礼服美女低头沉思,旁边林光政不解道:“他跟你说了什么?是不是说了我的坏话?”

    林光政当年为了泡妞而熟练掌握英、俄、法、日四国语言,但是不懂芬兰语,站在沙发身后的保镖更不懂。

    “林先生……我、我突然有点身体不舒服,”芬兰美女尽量柔和地挣脱了林光政的怀抱,起身道歉说,“今天晚上不能陪您了,对不起,还有其他姐妹可以选择,希望不会让您扫兴。”

    一边说,一边用使劲给林光政左手边的美女使眼色,她们两个感情较好,把姐妹留在这里不放心。

    于是林光政还没搞明白为什么刚才还小鸟依人的美女走得毅然决然,另一个美女也“突然身体不适”了。

    ※※※

    让莫莉在前面带路,带自己进入和酒吧区仅隔一条通道的休息区,陆瑟双手插在西服裤兜里怡然自得。

    陆瑟在南极的时候没少熬夜编程,如果手头有重要事情要办,熬到凌晨7、8点钟再睡也不算个事,像现在仅仅是凌晨3点半,身体各方面都精神着呢。

    ——时间站在我这一边,距离凌晨5点人脸识别系统重启还有90分钟,到那时阿尔法再也不能随便冒充我。说不定她根本就是只知其然不知所以然,会在5点之后仍然大摇大摆地出现在摄像头下,引起警报自然就有船方替我收拾她了。

    休息区的环形走廊只有引路灯,设计上是让客人们不易碰面的那种迷宫单行道,在暧昧的昏黄光线下,陆瑟没法把视线从莫莉的臀部上移开。

    要怪只能怪兔女郎服装太暴露了,雪绒球一样的兔尾巴还随着莫莉的走动,一摇一晃一摇一晃的,陆瑟吃惊地发现自己有一种直接在走廊上把莫莉扑倒,撕开渔网袜解放莫莉浑圆美臀的冲动。

    ——女人的身体真是可怕,简直能让十二级智能生物失去冷静,我不能把自己阉了来割舍这种**,那么就只能一下子把阈值提高到珠穆朗玛峰的高度,睡了花魁之后对其他女人失去兴趣了!

    跟莫莉去房间休息不代表放弃花魁,事实上陆瑟的心思始终在花魁身上,他只是想到房间去研究一下如何避免阿尔法继续捣鬼,反正花魁暂时还没出现,趁这个时间先把阿尔法的问题给解决了。

    “就、就是这间房……”

    莫莉停下脚步,指了指门牌号是n003的房门,此时此刻她忽然想起了在中餐馆帮忙处理烤鸭的情景,自己现在的行为就像是一只野鸭主动带领厨师进入料理间,接下来就要被剥光光吃光光。

    如果是把初体验交给刚才那位较为温柔的“陆瑟”,莫莉还是能接受的,但不知怎的现在陆瑟变得有些可怕,每个毛孔里都渗露着极具侵略性的雄性气息,之前可是完全没有的事。

    ——陆瑟先生的间歇性失忆症每次发作都会改变性格吗?刚刚他也出了门但性格还是没变,难道说我应该趁他不备打他的头?

    这么想了一下以后,莫莉赶忙使劲摇头,把这个可怕的想法甩出她的小脑袋瓜外,头上的熊耳朵也因此左右摇晃起来。

    ——不行不行不行!突然袭击客人的话,会被丢进娱乐区第10层受惩罚的!有个对我还不错的面瘫姐姐说去到那里就出不来了!我还想活着回到美国,给监狱里的爸爸送宫保鸡丁饭呢!

    心中天人交战了几秒钟,莫莉接受了自己的命运,默默地推开了n003号房间的门。

    “这里也使用了人脸识别系统吗?”陆瑟自言自语,“我站在门口所以你一推就开了……方便是方便,但是有安全隐患啊。”

    莫莉垂头丧气地走进室内,下意识地抬手准备开灯,又觉得自己要在灯光下对陌生人展露身体,实在是太害羞了,于是转过脸来,带着恳求的神色对陆瑟说:

    “陆先生,能不能不开灯呢?至少第一次的时候……”

    “嘘——”陆瑟神神秘秘地对莫莉竖起一根手指,严厉道:“先把嘴闭上!”

    莫莉“嗯”地点了点头,从喉咙深处发出类似抽泣的声音,陆瑟现在的样子很像是哥哥毒瘾发作寻找毒品的时候,她知道自己已经别想被温柔对待了,什么时候把嘴张开什么时候把嘴闭上只能听陆瑟的。

    然而一秒钟之后陆瑟的语气又温柔下来,他在黑暗中望着莫莉微绽泪光的双眸,说:

    “刚才我急了一点,其实我的意思是你先别发出声音——床上有人。”

    “诶?”莫莉惊讶地叫了一声后马上捂住了嘴,然后从手指缝里透出低得不能再低的声音:“不应该有别人呀,如果不是陆先生又叫了其他女孩,那么到底是……”

    穿着全身黑西服,男装打扮的阿尔法趴在床上昏迷不醒,从陆瑟的角度看过去无法辨明身份,但既然这里可以刷脸进门,那么假扮自己的阿尔法嫌疑最大,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采取如此奇怪的伏击姿势。

    ——是阿尔法吗?她趴在床上干嘛?难道这是什么“阿尔法流旋风无敌剪刀腿”的预备姿势?

    “莫莉你别过来,留在门旁边给我把风,不管是床上的人袭击我,还是从外面有人靠近,马上大声呼救!”

    光线太暗,虽然趴在床上的人屁股挺翘,但也保不齐是枕头、毛巾填充的假人,阿尔法用声东击西之计也是有可能的。

    但随着陆瑟的靠近以及视力对黑暗环境的适应,陆瑟发现趴在床上的人确实是真人,而且侧脸很像自己,除了阿尔法不可能有别人。

    在阿尔法垂出床沿的指尖下面,一袋没有吃完的曲奇饼干掉在地毯上,貌似阿尔法是吃了饼干后才倒在床上不能动的。

    其中一枚饼干在掉落时滚到了离床较远处,陆瑟一边防备着阿尔法突然起身,一边像法医一般从脚下拾起那块饼干,放在鼻子下方稍微嗅了嗅。

    “奶油味非常重,如此浓厚的香气通常是为了掩盖什么,普通人肯定会认为香甜可口,但是……”

    陆瑟把饼干移开,眼镜片后面的双瞳猛然收缩起来。

    “瞒不过曾经天天泡在化学实验室里的我!这特么不是麻醉剂吗?谁会在饼干里放这种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