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0】 啪女版的自己
    “难道是……维克多想要报复我于是就在厨房捣鬼,不知怎的这些掺了麻醉剂的饼干被阿尔法误食了?”

    其实这是信息不足之下的错误推测,不过维克多倒是因为跟阿莱西奥同期上船,没事就对女乘客示爱把阿莱西奥反衬成了模范员工,间接导致大家对阿莱西奥放松警惕。这样一来有人怀疑维克多是阿莱西奥的同伙,结果维克多被带走协助调查了。

    陆瑟忽然想起,给林琴有偿陪睡那件事当中,阿尔法也被自己掺在可乐里的迷药迷晕过,时隔不久她第二次中了迷药,难道这忠犬女仆的固有属性就是百分百被下迷药吗?

    “起来,再不起来让你受孕了啊!”

    陆瑟用言语挑拨,以防阿尔法是假装昏迷伺机袭击,在爱丽丝被绑架事件中,陆瑟曾经说过要夺走阿尔法的贞操,这句话让阿尔法反应很剧烈,再次提起很可能让阿尔法沉不住气。

    阿尔法仍然趴在床上没有丝毫反应,门旁边的莫莉却没有陆瑟透过现象看本质的本事,隐约看到床上的人穿着男装,便以为是个男人。

    ——陆先生为什么对一个男人说要让他受孕呢?男人也能怀孕吗?难不成这就是“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智者多虑,智者亦多疑,陆瑟作为十二级智能生物,多疑程度不亚于曹操,他判断了现场的所有因素,最后才认定阿尔法的确是犯蠢把自己麻晕了,在海上花号娱乐区休息间里自己晕倒在床上,简直就是送到嘴边的野味。

    麻醉剂剂量未明,阿尔法不知什么时候就会醒来,必须在那之前控制她的行动。

    于是一旦判明形势,陆瑟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床边,摘下阿尔法戴的平光眼镜,做了一个“二龙戏珠”要袭击她眼球的动作。

    阿尔法仍然没有反应,陆瑟觉得试探到这里应该够了。

    搜了搜阿尔法的西装口袋,里面有强力胶一支,隐形眼镜盒一个,以及类似面膜其实是易容用的塑型化装凝胶,隐形眼镜盒里面装的都是不同颜色的美瞳,显然是为了易容时改变瞳孔颜色用的。

    一看见强力胶,陆瑟就想起阿尔法把强力胶抹在椅背上,害自己赔了一件高档西服,之前从绑架犯手里营救爱丽丝时,阿尔法还把陆瑟牢牢捆住扔在地上,让陆瑟做了林琴(以及小佳)的人肉沙发。

    “哼哼,十二级智能生物言出必行,我刚说过饶不了你,现在你就送上门来了,我不欺负你一下,怎么对得起你假扮成我,刷我的银行卡还故意降低小姐姐们对我的好感度?”

    “另外你也是林光政的女儿,有那样的父亲就是你的原罪,我已经发过誓除了爱丽丝以外,不会再对林光政的其他女儿心软了!”

    想好报复步骤后,陆瑟没干别的,先伸手去撕……阿尔法脸上的塑型化装凝胶。

    甭管是夺取贞操还是受孕,总不能让阿尔法一直保持“阿尔陆瑟”的形态,陆瑟是十二级智能不是“十二级绅士”,并没有啪女版的自己这种爱好。

    另外不赶快解除阿尔法的化装,等到莫莉发现房间里有两个陆瑟,一定恍然大悟。

    “原来、原来什么间歇性失忆症,出个门回来性格就改变什么的,全都是你们骗我的!你们是孪生兄弟只想跟我玩三p!为什么我的命这么苦啊!”

    陆瑟坐在床头柜上,从侧面去摸阿尔法的脸,不得不说她别的技能都有点三脚猫,易容术倒是精湛无比,摸了一圈竟然没发现在触觉方面有任何破绽。

    “塑型化装凝胶已经固化了,估计就像普通女孩卸妆需要卸妆水一样,融化凝胶也需要相应的特殊卸妆水,跟3d打印人皮面具不一样,直接用手揭不下来啊……”

    ——用指甲抠住,动用蛮力的话,弄疼阿尔法惊醒她的话就大事不妙,本来还以为是个能够揭下面具,看到阿尔法真正容貌的机会呢,可惜。

    房间里没有开灯,昏暗光线之下,摘了眼镜的“阿尔陆瑟”熟睡面容中不乏恬静柔美,大概是清醒时会努力伪装他人的气质,失去意识之后变得跟陆瑟没那么相像了。

    陆瑟心念一动,把手伸向阿尔法的额头,果然发现紧紧压住真正发际线的黑色发网,她戴了假发。

    “哼,谁说我发际线高,阿尔法戴了假发还能假扮我,说明我还在正常水平!”

    一边嘟囔,一边手脚利索地摘了阿尔法的假发,靠发网的收纳功能,长发女孩也可以戴短发型的假发,当然本来的发型越短越不容易露出破绽。

    摘掉假发后,阿尔法的斜刘海短发露出真容,看来她不舍得将自己乌黑柔顺的头发剃得太短,于是留了跟莫莉长短相仿的发型,不过莫莉的头发是深褐色的而且很蓬松,阿尔法的发型则有点像乌黑版的2b小姐姐(最近小佳正好在玩《尼尔:机械纪元》这款游戏)。

    “嗯,头发垂下来之后更不像我了……你天天喊着要成为更厉害的间谍,结果连头发都不舍得剃,如果肯豁出去剃成光头,岂不是连发网也不需要了?”

    话刚出口,陆瑟想起自己若是肯自我剃度,那么大脑散热问题就迎刃而解,不再需要寒冷环境就可以随时发挥十二级智能生物的威力。自己没豁出去,貌似也不应该指责阿尔法豁不出去。

    “莫莉,过来帮忙。”陆瑟轻声呼唤,并且用手势指挥莫莉把房门反锁了。

    莫莉眼见陆瑟摘了床上人的假发,才发现那是一个女人,她心怀忐忑地走到床边,陆瑟命令道:“你帮我按住腿,一旦她惊醒就用全身的力气压住,别让她攻击我,知道吗?”

    莫莉犹豫道:“她……她到底是谁啊?要不要通知保安?”

    陆瑟推了推眼镜,邪笑道:“她是代号为‘阿尔法’的恐怖分子,意图刺杀我已经很久了,今天必须给她一个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惩罚!”

    莫莉慑于陆瑟的淫威,只好帮陆瑟把阿尔法翻了个身,然后双手按住阿尔法的双脚,过程中脱了阿尔法的鞋。

    ——的确是一双女孩的脚啊,陆先生要对这个叫阿尔法的女孩做什么呢?我现在的行为是不是犯罪?

    莫莉不知道她亲手按住的,就是之前答应要带自己离船的大恩人,她在不知不觉之中恩将仇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