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1】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一次次汗水飞溅的撞击之后,阿尔法从昏迷中醒来,感到有什么侵入物正在腔室里狼奔豸突。

    疼痛和不曾有过的体验让她猛然睁大了双眼,迎面而来的是陆瑟突然靠近的闪着白光的眼镜片,而后又突然远离,再靠近,再远离……

    阿尔法想要反抗,但是衣衫不整的女仆近卫被人从后面架住,回头一看,却是自己在酒吧区动过怜悯之心,想要带她下船出火坑的莫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莫莉头上的熊耳朵左右摇晃,哭着连声道歉。

    “陆先生让我这么做我没办法!违抗客人会被丢到第10层接受惩罚的!”

    这样做的话,这个教训绝对能让阿尔法记一辈子,可陆瑟还没有打定主意是否要这么做,他的首要目标是花魁,在阿尔法身上浪费精力的话,在花魁那里该丢人了。

    但是回想起阿尔法对自己的诸多不敬,也不能就这么把她放了。

    陆瑟打开床头小灯,拧到最弱光线,然后开始从上半身脱阿尔法的西服。

    西服的尺寸、质料都跟陆瑟原本的西服相差无几,陆瑟想着等会可以把这件西服外套穿在外面,自己的西服外套被粘住拿不下来了。

    “你来脱裤子。”

    陆瑟一边开始脱阿尔法的衬衫,一边命令按住阿尔法双脚的莫莉。

    莫莉一惊,刚开始误以为是要自己脱裤子,但低头一看自己穿的是渔网袜不是裤子,只得解开阿尔法的腰带,从床尾的方向把阿尔法的裤子拽掉了。

    床头小灯的昏黄光亮下,阿尔法如待宰羔羊,露在外面的肌肤仿佛大理石雕刻的艺术品。

    让陆瑟稍感惊讶的是,阿尔法穿的是黑色皮质内衣,覆盖面比普通内衣要大,腰上还缠了一圈尼龙绳,也不嫌热。

    再仔细观察,以及亲手触摸,陆瑟发现皮质内衣采用的是高科技纳米编制材料,透气性和轻薄性都比看上去优秀,估计可做泳衣下水游泳,同时能提供不错的浮力。

    不管是胸还是内裤的后面,都有一个可以在背后单手按下的隐藏按钮,陆瑟目测了一下原理构造及使用用途,不免吃了一惊。

    “我勒个去!这是按钮啊!之所以用皮质内衣,是在内衣里塞了类似皮球的结构,有了这个,阿尔法可以任意调整胸部大小,想要a罩杯就要a罩杯,想要g罩杯就要g罩杯啊!”

    不过仔细想想,这种胸的使用者本身罩杯不能太大,不然林怜那样的乳量非要假装成贫乳,非窒息不可。

    陆瑟记得阿尔法曾经假扮林怜试图骗过绑架爱丽丝的绑匪,结果被绑匪捏出手感不对,说明阿尔法那时就已经在使用充气胸,她的真正乳量可能更接近林琴,也是贫乳党的光荣一员。

    想到这里,陆瑟意识到阿尔法毕竟为拯救爱丽丝出过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自己现在这样做是不是有点鬼畜。

    阿尔法的皮制内裤也有充气按钮,不用问陆瑟也明白那是化装成男人的时候用的,只要一按下去,立即就会出现让人眼睛亮瞎的迷之突起,三个级别任选,这样一来就算有流氓伸手,也不会撞破真正的性别。

    然而不知怎么回事,阿尔法化装成陆瑟却没有启动内裤充气模式,可能是过于厌恶陆瑟所以不能忍受“陆瑟的jj”出现在自己身上吧。

    “好哇瞧不起我吗?觉得我小到根本不需要伪装的程度?呆会就让你见识见识!”

    陆瑟让莫莉协助自己轻轻搬动阿尔法,先把缠在阿尔法腰部的黑色尼龙绳解了下来。

    尼龙绳是阿尔法除了匕首之外善使的武器之一,既可以绑人也可以救人,带上海上花号也能通过安检,毕竟人家有特殊爱好喜欢用绳子捆住自己你们也管不着。

    之所以把绳子均匀缠在腰部,一方面是方便取用,另一方面也能隐藏自己女性的纤细腰肢,缺点就是绳子不如高科技内衣透气,解下绳子后能看到细密的汗珠覆在精致皮肤上。

    陆瑟把手指粗细、总长度不短于10米的黑绳拿在手里,目测跟曾经捆缚过自己的一模一样,只不过上次是红色的这次换成了黑色,或许是因为黑绳在衬衫下面不会过于显眼。

    “你这个不务正业的女仆,除了化妆术以外,就只有‘一瞬间可以完成对普通人的龟甲缚’胜人一筹了,你会龟甲缚我就不会吗?看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陆瑟并没有急着绑阿尔法,因为绳艺这门高深艺术他暂时还没有时间深入学习,就算偶尔见过,也不能在家里拿妹妹当模特做实验(拿包兴更不行)。他没有信心能够不勒疼阿尔法就把她捆住,所以在她疼醒之前必须做出预防措施。

    一不作二不休,干脆拿起刚才搜出来的强力胶,挤出好多抹在阿尔法的手掌上,然后让莫莉协助让阿尔法翻身保持跪趴的姿势,再将阿尔法的双手直接粘在了木质雕花床头上!

    ——很好!接下来我再捆你,就是双重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

    陆瑟亲自试过强力胶的威力,知道阿尔法的双手已经失去了威胁,于是命令莫莉继续从后面压住阿尔法的脚踝,自己则从前面开始在阿尔法身上玩绳艺。

    检索着脑内曾经从网上下载的龟甲缚教程,陆瑟从阿尔法的脖子上将绳子绕过,随后在锁骨偏下、皮质胸的上方打了个结,借此将一股绳子变为两股。

    每隔大约一掌的长度,就把两股绳子相互交叉打一个结,从胯下绕至背后的时候,陆瑟恶趣味地在微妙位置打了个比平常更大更硬的结,并且顺着皮质内裤的褶皱将绳子拉得笔直。

    拽着绳子的手提升到阿尔法腰部上方的高度,保持跪姿的阿尔法臀部受力,无意识地向前方倒去,但是她的双手又被粘住,结果只是稍微前倾了些,头部更低而屁股更高,仍然是一副糟糕至极的待君采撷的姿势。

    陆瑟脸部温度上升,不受控制地开始发抖。

    据他统计,处男在第一次的时候有30%概率出现全身性的目的性颤抖,没想到自己也是那30%的一员。

    他口干舌燥,大脑虽然仍然喊着花魁为重的警告,但美色当前陆瑟有点扛不住了。

    ——干脆就这样从后面来……

    陆瑟刚这么想,阿尔法却因为绳结勒得太紧,即使是隔着皮质内衣也能感到疼痛,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唔……好困……我这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