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2】 女仆桀骜不驯
    陆瑟见阿尔法将要彻底清醒,于是把手中的双股绳拉得更紧,陷于股间处的粗大绳结进一步对女间谍持续处刑。

    “嗯呃……”

    半梦半醒之间的阿尔法不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她想移动双手,但双手被强力胶牢牢粘在木质床头上,她想移动双脚,但莫莉服务陆瑟的命令从后面压住了她的脚——莫莉好歹是准大学生,而且经常打工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类型。

    陆瑟心念一动。

    ——来不及完成龟甲缚了!就把绳子当成是限制阿尔法自由的缰绳好了!

    这样想着,陆瑟从阿尔法背后的方向,将双股绳穿过套在她脖项上的绳圈,再将双股绳左右分开,于是半成品龟甲缚变成了女孩的缰绳,陆瑟完全可以应景大喊一声“皮皮法我们走”。

    陆瑟做完这些之后,阿尔法才意识到自己并非做梦,昏迷前的回忆一点一滴汇入脑海,阿尔法全身战栗起来。

    “你……你在做什么!?”

    “还用问吗?”陆瑟手握缰绳道,“驯服你这个不听话的女仆呗。”

    莫莉用手臂以及上半身的力量按住阿尔法的双脚,感到这个“恐怖分子”反抗得很激烈,刚才陆先生又说恐怖分子是“女仆”,天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双手被粘住,稍有不从就会被陆瑟收紧自己脖子上的套索,阿尔法感觉自己落入了万劫不复的险境。

    唯一可庆幸的是她仍然穿着皮质内衣,覆盖面接近分体式泳装,被男人看见也不是特别羞耻,然而股间处的绳结存在感超强,让她羞耻得几乎要咬舌自尽。

    ——陆瑟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在曲奇饼干里放了麻药?他用我的绳子反过来绑我,还打了那么夸张的绳结……我绑你的那次并没有打绳结啊!

    阿尔法之所以能在一瞬间完成对普通人的龟甲缚,其实只是一种偷工减料、空有其形的产物,羞辱对方的意义大于实际控制意义,结果现如今自己被更彻底地羞辱了。

    不明白陆瑟在床下手握绳索,到底是什么人在后面压住自己的双腿,阿尔法用非常费力的姿势回头,眼角余光瞟到了莫莉蓬松的褐色短发以及小熊耳朵。

    “莫莉!?你为什么帮陆瑟对付我?你……”

    话到一半阿尔法也明白了,她之前跟莫莉交谈、许诺带莫莉下船,全都用的是陆瑟的形象,陆瑟将计就计让莫莉成为他的帮凶,也并不是什么难理解的事情。

    女仆近卫+见习间谍的心中顿时充满了悔恨,她原本执行林琴的计划执行得很顺利,千不该万不该,不应该在藏匿起来之前肚子饿了吃来历不明的曲奇饼干。

    果然免费的东西是最贵的,随意接受赠送饼干的自己,即将付出完全不对等的巨大代价。

    “诶?恐怖分子怎么也认识我?”莫莉一愣,“阿尔法小姐是吧?对不起陆先生说要惩罚你,忍一忍一会就过去了,妈妈说可以数床头的花纹……”

    “我不是恐怖分子!我是之前答应带你下船的人!”

    阿尔法高喊道,她知道休息区的房间隔音效果超好,奢望喊来外面的人救自己是不现实的,唯一的希望就是劝莫莉反水。

    房间里只开了床头小灯,昏黄光线下,阿尔法脸上虽然还有假扮成陆瑟所使用的塑型化装凝胶,但是陆瑟摘了她的眼镜和假发,莫莉并没有认出阿尔法是最早自己见过的那个“陆瑟”。

    “可、可答应带我下船的是陆先生啊?陆先生又不是女人……”莫莉为了压住阿尔法挣扎的双腿,汗都下来了。

    陆瑟心知两人再聊下去要出事,于是拿起刚才从阿尔法身上摘掉的领带,团成一团打算堵住阿尔法的嘴。

    阿尔法见陆瑟把领带团成一团,知道自己再不说话就没机会了,此时也顾不得自己的骄傲放纵,咬了咬牙大声喊道:

    “最开始跟莫莉你见面的人是我!我没有间歇性失忆症,我们是两个人!我……我是陆瑟的双胞胎妹妹所以才和他长得像!”

    “什么?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觉得你有点眼熟,而且你们出一次门就改变性格……诶?不对!”

    莫莉万分震惊地把脸转向手拿领带,懊悔堵嘴晚了一步的陆瑟。

    “陆先生原来她不是恐怖分子,而是你的妹妹啊!你看你们俩长的多像!你怎么可以对妹妹做这种事呢!”

    “她是胡说八道的,她跟我长得像是因为她用了易容术。”陆瑟阵脚不乱,“你好好压住她的脚,不然我就不带你下船了。”

    莫莉没办法只好再次把阿尔法的双脚压实,她在床尾处保持俯身跪坐姿势,脸孔正对着阿尔法的屁股,说实话挺别扭的。

    阿尔法知道莫莉是有哥哥的人,于是继续对莫莉攻心,平时她不是特别擅长这种事,但是如今再不赶快想出办法,就要被陆瑟夺走贞操强制受孕了。

    “我、我是陆瑟的孪生妹妹陆小佳!因为哥哥不肯给我买新游戏机才来捣乱的!莫莉你快把我放开,我家很有钱一定会带你离船的!”

    阿尔法竟然冒用小佳的身份,陆瑟嘴都气歪了,不由把领带往地上一丢,重新拉紧绳子让阿尔法呼吸困难,同时道:

    “信口雌黄的本事不错啊!终于表现出一点间谍的素质了,可惜在这种地方,你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之前对我多次冒犯,你以为毫无诚意地喊我一句‘哥哥’就能抵偿了?”

    莫莉左看看,右看看,不知道该相信谁的话。

    这时阿尔法呼吸急促道:“莫莉你快帮忙!你难道看不出来我跟哥哥的气质不一样,最早对你温柔的是我不是哥哥吗?我才是诚心实意要带你下船的!”

    阿尔法的话解除了莫莉心中一直有的疑惑,她怯生生地对陆瑟说:“那个……陆先生你还是放过你妹妹吧,每个妹妹都希望哥哥能又可靠又温柔,像这样……”

    “她才不是我妹妹!”陆瑟哼道,“她是知道塑型化装凝胶拿不下来,才有恃无恐!今天说什么也没用,就算是妹妹我也要上!”

    虽然陆瑟说的是气话,但是如果小佳在场的话,绝对一个超加速升龙拳把哥哥打飞。

    陆瑟的上妹宣言让莫莉感到震惊,她哥哥沉迷吸毒对她少有照顾,也添了很多麻烦,但从未对妹妹的身体有过非分之想,没想到世界上还有想要推倒妹妹的哥哥。

    “是……是这里的环境让陆先生丧失理智了吗?”莫莉抽了抽鼻子,哀求道,“对妹妹做这种事,会让妹妹留下一辈子洗不掉的心理阴影的。如果已经忍受不了的话,那么就让我来代替她吧,本来我到这里就是要做这种事的……”

    一边说着,一边放开了阿尔法的双脚,在跪坐姿势下直起了脊背,目视陆瑟,希望对方改变发泄目标。

    “谁让你放手的!”陆瑟大惊,同时意识到自己因为一直考虑色眯眯的事情,大脑运算效率已经明显降低,刚才那番对话表现不是很好,比起十二级智能更像“十二级**”。

    阿尔法双脚重获自由,心中喜悦如同骏马奔驰在无尽草原,游鱼畅泳在汪洋大海。

    尽管双手仍然被强力胶粘住,但阿尔法仅靠下肢力量猛然半身跃起,光滑雪白的右腿如疾风迅电,足尖直接踢向陆瑟下巴上的密集神经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