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3】 比谁更尴尬
    保镖刘元志正做着跟随林总步步高升,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清秋大梦的时候,却发现林琴小姐不加任何掩饰地朝这边直直走了过来。

    “那个……林琴小姐我不能放你进去,林总在里面和……和别人商量要事……有特别嘱咐过我不能被人打扰的。”

    其实刘元志是很纳闷林琴是怎么进入vip娱乐区,怎么找到s001房间门口的,但现在不是考虑那些的时候。

    林琴走到门口却没有显出要硬闯的意思,她斜斜看了刘元志一眼,黑洞一般的眼神看得刘元志心里发毛,然后——

    “扑通!”

    林琴不做任何预告地面朝下摔倒在了地毯上,万金大小姐扑街的那叫一个干净利索。

    “……”

    “……”

    沉默笼罩了s001房间门外,休息区的房间都隔音极好,林光政既看不到外面这一幕,也听不到保镖和林琴的对话。

    “那个……林琴小姐你别装了,虽然地毯常有人清洁没什么灰尘,但长时间趴在上面总是不太合适,你趴在这抗议我也不会让你进去的。”

    “……”

    “……”

    整整5分钟过去了,林琴仍然一动不动,虽然从较低的视角仍然可以看出她在呼吸,但从刘元志的视角看不到。

    “喂,林琴小姐你不会真的是假死症发作了吧?不过在这个时间这个诚发作,是不是假摔痕迹太重了?我不会上当的!”

    林琴继续装死。

    “那个,林琴小姐你这么趴着不合适,万一呆会有其他客人路过,你可就给林总丢人了!”

    刘元志有点小聪明,故意这么说希望林琴站起来吐槽“我爸爸才是给我丢人”,可惜林琴毫无反应。

    “林琴小姐,你的头发被下出风的新风口刮到了啊!再不处理会完全缠住的!”

    林氏集团旗下有一部分舒适家居业务,刘元志上次陪同林光政去下属公司考察,听工程师介绍了新风系统的多种安装方式,现在看见休息区走廊也有这种装置马上现学现卖。

    林琴还是不动弹,其实妙龄少女晕厥于地,黑丝包裹的双腿在昏黄光线下如同液态金属,刘元志不免心跳加快,不过他也明白林琴可不是自己这种身份可以染指的,偷偷想想就够大逆不道了。

    “喂?小姐你真死了吗?林总说过你趴着死姿势不对,这种姿势有可能会大脑严重缺氧最后醒不过来的!”

    如果此时有人路过,一定会对刘元志的问话感到不寒而栗,睡觉姿势不对可以再睡一次,去世姿势不对还能再去世一次吗?而且既然死了为什么还会醒来,醒来之后确定不是美少女僵尸吗!

    “……”

    “……”

    林琴毕竟是林总的女儿,合法婚姻内的长女,刘元志眼见林琴死在自己面前接近10分钟,却没有任何扶她起来的意思,也觉得自己有些过分。

    “尴尬”有时候也是一种武器,当前的情况实在是太尴尬了,尴尬得刘元志身上每个细胞都要变异成尴尬癌细胞。

    就算林琴小姐真的是在装死,如此不给小姐台阶下,以后说不定要被秋后算账,想到这里刘元志没有办法,只好弯下腰问道:

    “小姐你没事吧?总之别一直趴着了,我帮你换一个姿势,如果不想被我碰,一定要提前说出来……”

    然而就在刘元志俯身的一瞬间,一条黑绳从后面勒住了他的脖子,刘元志大惊失色赶忙回头,却看见攻击自己的人,正是自己千方百计要讨好的“贵人”林光政。

    “林总你……啊你是女仆阿尔法假扮的!”

    刘元志只犹豫了一下就反应过来,左手三指插进绳套当中保持自己最低程度的呼吸,同时恼火不已地伸出右手捞向后方,虽然不打算把阿尔法打伤,但总要显出自己的格斗能力比对方厉害许多,务必要一招制敌让阿尔法服软。

    这时装死的林琴却忽然伸出手来,上演了僵尸片的经典情节,一把抓住了刘元志的右脚,刘元志立即意识到林琴小姐就在脚下不远的地方,千万别光顾着制服阿尔法而踩到林琴小姐。

    失了先机,又害怕误伤林琴,刘元志一击扑了个空,阿尔法以刘元志脖子上的绳索为支点,整个人腾身而起做了一个空中转体180°的体操动作,甚至双脚还在天花板上蹬了两步。

    待到轻盈落地时,绳索已经拧成了一股麻花,刘元志的左手和颈项都被控制,呼吸受到影响,不得已必须张开嘴大口喘气。

    “你……你别太过分了,要不是投鼠忌器的话,就凭你……”

    刘元志运起筋肉之力,衬衫领口的肌肉眼看着暴胀起来,他心想如果被阿尔法这种三脚猫女仆打倒,那别说是跟另一个保镖陈金炜抢功,简直会成为集团高层茶余饭后的笑柄。

    ——阿尔法你不就是因为长得有点像林琴小姐,才被挑选来给林琴小姐当贴身女仆并且护卫安全的吗?你那点间谍训练收拾些阿猫阿狗还可以,放在我这里就不够看了!

    ——爱丽丝小姐被绑架事件中,你碰上使铁线拳的绑匪一筹莫展,而且当时你手上还有匕首!

    ——匕首通不过海上花号安检,现在你唯一的武器就是一条绳子,我没有任何理由会输给你,非要让你吃点苦头不可!

    因为自己是林总的保镖,而阿尔法是林总女儿的女仆近卫,刘元志一直有一种“自己和阿尔法地位相当”的错觉,还妄想着有朝一日自己立了大功,林总会把阿尔法赏赐给自己享用一番呢。

    ——嘻嘻嘻到时候干脆就让阿尔法变装成林琴小姐的样子,林总的女儿我不敢碰,拿阿尔法当替代品过过瘾也好啊!

    青姿副校长何希范知道阿尔法也是林总的女儿,刘元志却不知道,若是他知道真相,再给他两个胆子也不敢对阿尔法如此yy。

    “呸呸笨蛋保镖,来捉我啊!我就是你们林总最讨厌的陆瑟的妹妹!”

    场面已经很混乱了,可小佳又从方才藏身的地方跳了出来,在保镖的攻击范围之外向他吐舌头做鬼脸,刘元志用眼角余光扫了小佳一眼,火速判定小佳战斗力为0,立即又把注意力朝阿尔法聚拢过来。

    可惜那一瞬的分神已经足够,阿尔法用林光政的脸鄙视地看着他,趁刘元志张大嘴呼吸的时候,从怀中掏出一瓶溶解过麻醉剂饼干粉末的水,一股脑全都泼进了对方嘴里。

    “你……”刘元志知道中招可已然不及,他用最后一丝力气震脱绳子,但之后两眼一翻,偌大身躯扑地倒地,倒是很尽责地没敢倒向林琴的方向,换了个地方扑街。

    “好了,”林琴从地上慢慢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虽然我记得你上船前说过麻醉剂可能通不过安检所以没带,现在突然又出现感觉有点奇怪……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阻挡咱们进去捉奸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