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4】 羞辱来自亲生女儿
    林光政把自己的衬衫纽扣解到敞胸露怀的程度,又弯腰去解花魁桃乐丝的旗袍盘扣。

    桃乐丝微微侧身仰面倒在豪华卧床上,似睡非睡,均匀的呼吸和甜美的面容,无一不在使男人们理性崩溃。

    并不是单纯的“性感”、“艳丽”,或者俗套不已的“女神”可以形容,桃乐丝一呼一吸之间散发出的妩媚与阴柔之美,实在是林光政也未曾见过的世间绝品。

    唯一让林光政动作变慢的因素,就是之前被拍卖助手小姐塞进手里的纸条“花魁是伪娘”,但林光政怎么看怎么觉得不会有这样美艳不可方物的伪娘,就此退缩简直对不起人形自走炮的称号。

    “近了!手指还有一厘米!马上就……”

    然而林光政满心想着将要成就好事的时候,“嘭”的一声门被推开,林琴跟一个身材相仿的黑西服女孩并排闯入,后者边走边撕下脸上的面具,面具下面,俨然是之前给林光政递纸条的助手小姐。

    “琴琴你怎么通过保镖……啊那是阿尔法假扮的!”

    助手小姐没理由跟林琴一起过来抓奸,林光政恍然大悟,虽然他早已猜到林琴会带着阿尔法一块上船,但阿尔法之前一直把自己当做恩人来尊敬,并没有用易容术愚弄过自己,现在突然这么做让林光政措手不及。

    阿尔法的易容面膜(塑型化装凝胶)在浸水使用和无水使用时效果不同,虽然视觉上的易容效果差不多,但浸水使用妆容更持久,尽管成型较慢,却不会因为外力被轻易扯掉;无水使用的话成型较快,却也如同普通面具一样可以被轻易撕下。

    用林光政的脸通过人脸识别系统进得门来,立即就撕掉了这层面具,阿尔法这样做并没有什么深思熟虑,只是不愿意顶着亲生父亲的脸来对亲生父亲抓奸,哪怕助手小姐的脸也不是自己的真正面容,至少性别上跟自己是一样的。

    小佳被林琴安排在门外放哨,这里是两个女儿对父亲抓奸的场面,以小佳的身份不太适合出现在这里,另外万一林光政已经宽衣解带,让小佳看到什么儿童不宜的场面也违反了《未成年人保护法》。

    “姐姐大人你们放心去抓奸吧!要是哥哥出现了我会想办法缠住他不让他进去的!”

    林琴给小佳分配了“一旦陆瑟出现就要马上高声示警”的任务,于是小佳站在昏倒的保镖旁边,左瞧瞧右看看,并没有看到哥哥兽的影子。

    “琴琴,阿尔法……你们出去!”

    林光政在拍卖会上被陆瑟抢了西周龙纹兽觥,向任鸿德收购青姿教育集团股权又惨遭拒绝,在海上花唯一办成的事情就是邀请到了花魁桃乐丝,结果事到半途又被女儿打断,心情简直糟到了极点。

    下意识地挡住身后的卧床以及桃乐丝的身体,林光政试图在林琴面前摆出集团大董事长的威严来,哪怕这个大董事长衬衫没系扣子,露出了自胸至腹,筋骨萎软的肾虚体格。

    “阿尔法!你把琴琴带出去!这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虽然你是琴琴的直属部下但别忘了最终老板是我!不听指令的话……”

    “不听指令又怎么样!?”

    阿尔法咬牙切齿地答了一声,并且将方才勒过保镖脖子的黑绳狠狠拉紧,动作很像是陆瑟在n003房间中拉紧皮带那样。

    林光政一愣,如果是林琴顶嘴他丝毫也不会感到奇怪,但是之前一直对自己毕恭毕敬的阿尔法突然开始顶嘴,绝不是“被林琴带坏了”可以解释的。

    “阿尔法你怎么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

    和阿尔法那充满质问和怨恨的眼神对视,心里有鬼的林光政很快就失去了自信,他颤巍巍地说道:“难、难道你知道真相了?”

    阿尔法双眉倒竖没有回话,这时林琴在旁边道:“把爸爸捆起来!”

    林光政指挥不了阿尔法,林琴指挥阿尔法却近乎如臂使指,只见阿尔法荡开黑绳,整个人在昏暗灯光下化作一团迅影,直直向亲生父亲冲去。

    “你、你别过来!我不是故意的!如果你没接受间谍训练,我会像养爱丽丝一样养你的!”

    林光政满头大汗,生怕阿尔法多年积怨爆发,冲过来把自己勒死,他一边辩解一边朝床头挪动,试图拿起床头柜上的绿宝石王冠,当做武器聊以护身。

    然而阿尔法从小接受格斗训练,现在又怀着满腔怒火,林光政这些年除了床上运动几乎就没做过其他运动,怎么可能是女儿的对手?

    指尖刚碰到绿宝石王冠,林光政的身体就因为阿尔法的攻击而失去了平衡,价值1100万美元的王冠受到冲击倾倒在地,其中最大的那颗宝石从基座上掉了下来,惨遭毁损贬值。

    “唰”、“唰”、“唰”

    黑绳仿佛拥有生命一般,在空气中画了几个弧圈,曾经把陆瑟牢牢捆住的“伪·龟甲缚”现在终于捆在了林光政的身上。

    之前提过,阿尔法的瞬间龟甲缚空有其形,并没有像陆瑟那样坏心眼地在关键部位打什么绳结,然而林光政刚刚喝过壮阳水,本来纯粹是羞辱意义的伪龟甲缚真的给他造成了很强的不适感,更由于这不适感是亲生女儿造成的,因此羞辱意义更是无以复加。

    “阿尔法你……你轻点!我会补偿你的!我不敢告诉你真相就是害怕你这么做!别拽啊啊啊要扯断了!”

    阿尔法并不清楚疼得嘴歪眼斜的林光政,到底是什么东西要被扯断了,她只是隐隐约约觉得这绳子不能要了,以后必须换一根新的。

    s001房间属于豪华套房中的豪华套房,位置设计上本着尽量不被打扰的宗旨,理论上除非是故意找来,想要路过都很难,另外林董事长发出的那声惨叫,就算有人听见也理解成情趣活动的副产品,毕竟有钱人喜欢女王sm项目的也挺多的。

    为了跟小佳交流信息,门并没有关严留了一个缝隙,小佳听见里面叫的挺惨,好奇地扒着门缝往里面瞧,只见父亲陆子东的旧友、哥哥的大仇人,林氏集团董事长林光政被捆成粽子模样,背靠床沿瘫坐在地,脖子上的黑绳被阿尔法牵着随时可以收紧,那是相当的狼狈可笑。

    “诶?这就是到处跟人生孩子,还不负起父亲责任的家伙的下场吗?从这个角度来讲的确应该受到惩罚!我现在有点理解哥哥复仇时的心情了,看着这家伙受虐我心里也蛮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