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5】 陆瑟还有30秒到达战场
    “爸爸,我需要你给我请律师。”

    “哈?”被绑成一团的林光政听林琴提出这个要求,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你这次又做什么了需要我给你请律师?你……你终于分不清梦境和现实,把某人给杀了吗?”

    “人家可没有那么凶暴,只是差点被杀而已。”林琴一边说,一边迈步朝父亲走近,她的优雅步态简直能把青姿学园校服穿成巴黎时装秀上的高端夜礼服。

    从沙发旁边路过时,毫不顾忌地踩到了父亲脱在沙发上的高档西服的袖子,还故意用校服小皮鞋的鞋跟狠狠碾了一下。

    “甲板上开露天音乐会时,有一个像爸爸一样堕落的男人被仇家捅死了,他的仇家伪装成面点师在后厨工作多日,今天终于抓住了机会……对了,阿尔法,那个意大利面点师是叫阿莱西奥吧?”

    阿尔法抓着黑绳的一头,心想小姐是不是熬夜到太晚犯糊涂了?我又没目击当时的情况,是听小佳转述才知道事情大概的……

    但眼角余光看到透过门缝偷瞄进来的小佳,寻思自己答不上来说不定小姐要把小佳叫进来确认,如果女仆近卫还比不上一个敌人的妹妹有用,那岂不是太丢人了?

    于是阿尔法点了点头,勉励回忆道:“应该是叫阿莱西奥,这家伙为了给妹妹报仇情有可原,可是后来挟持林琴小姐就太过分了!”

    “什么?琴琴你被人挟持了?没受伤吧?”林光政吃了一惊,他的确是只知道甲板上出了杀人案,不知道女儿遭到了劫持。

    “多亏了保镖陈金炜,我的身体没有受伤,但是心受伤了。”林琴说着用食指指了指自己的心,又指向林光政的鼻子。

    “你有时间来公海游轮上寻欢作乐,却不回家看我和母亲……你还骗了阿尔法这么久,不但不认亲生女儿,还只给她一个代号连名字也没有……”

    “等等等等!”林光政在绳子中间挣扎道,“她的代号是她养父母取的,12岁我把她接入林氏集团的时候,发现她有一大堆假身份证明和化名,就是不知道真名是什么!如果她愿意的话,我现场给她取一个真名,就叫林……呃呃呃!”

    阿尔法满面怒火地把勒住林光政脖子的绳索拉紧,“我不需要你给我取名!养父母才是我真正的父母,我不会随你的姓的!”

    “好了,阿尔法,别把爸爸勒死了,那样陆瑟可要弹冠相庆了。”

    林琴轻轻摆手示意阿尔法把绳子松开一些,阿尔法想到陆瑟的可恶嘴脸,不太甘心地照办了。

    “怎么样?帮我给阿莱西奥请一个厉害的律师,让他被带回美国之后尽量轻判,可以吗?不行的话我就出去,把阿尔法和你单独留在一起。”

    林琴说得轻描淡写,林光政看见阿尔法那副恨不得阉了自己的劲头,听得浑身是汗。

    “那个……阿莱西奥难道不正是挟持你的凶手吗?为什么要给凶手请律师?”

    “因为我愿意。”林琴一副任性的样子,“他为了妹妹们肯豁出一切,我很欣赏,所以希望爸爸你出面说服船长不要把阿莱西奥喂鱼,把他带回美国审判并且给他请最贵的律师。”

    林光政直皱眉,知道这中间要费好大的周折,但听林琴语气没有半点商量余地,此时此刻也只能答应。

    “好,我尽量去做,但是琴琴你要知道集团会因此遭受损失,为了对董事会有个交代,你以后必须更多地在生意上帮我的忙!”

    被女儿胁迫实在是很没面子,林光政退中求进,试图用妥协换取林琴那天下无双的敏锐直觉,至少这样不会输得太惨。

    “好吧,”林琴双手抱于胸前回答,“如果以后我心情好的话,会帮爸爸你处理一下生意上的问题,那么成交了?”

    “成交,成交!”林光政困难地从绳网中伸出右手做出隔空握手的样子,“琴琴你真是让我头疼,只要一牵扯到妹妹们的事,你就固执到不行……现在可以把我放开了吧?”

    背对卧床的林光政以及阿尔法都没有发现,之前一直躺在床上仿佛已经进入梦乡的桃乐丝,手指忽然微微动了动,不知是睡眠的正常反应,还是在借此向某人打招呼。

    扒着门缝旁观了姐姐大人和林光政的交涉,小佳忽然听见身后有脚步声,吓得她两只双马尾都要倒竖起来,急忙回身,果然看到哥哥正用非常和善的目光看着自己。

    “诶,这不是小佳吗?怎么你没有去给鲸鱼先生当夜宵?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