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7】 修仙党的胜利
    陆瑟鸠占鹊巢成了s001号房间的新主人,对于事情进展得过于顺利,陆瑟本身也是觉得有些奇怪的。

    在原来的推演中,陆瑟可不认为林琴会如此简单地让自己得逞,因而还埋了不少后招,比如第二杯果汁里就放有麻醉剂,结果通通没用上,林琴就自动退却了。

    “看林琴的样子非常困倦,难道她支撑不住要睡死过去了吗?没想到机关算尽,最后竟然是修仙党的胜利!”

    就像陆瑟所猜测的一样,林琴刚出了s001号房间的门就开始站立不稳,被门外的小佳和身后的莫莉一起扶住了。

    “姐姐大人你怎么了9有这个兔女郎不是哥哥的人吗?”

    “别问了,先把我安置到其他房间去,”林琴眼皮沉重,双眼仅能睁开一条细缝,“我可以用意志力推迟假死状态出现,但最多只有5分钟。”

    林光政本来是不会把即将到手的花魁拱手让人的,但阿尔法看样子正在气头上,之前喝下的壮阳水加上伪·龟甲缚,变成了类似刑具的存在(只有男人才知道包皮撕裂有多疼),于是林光政在阿尔法面前怂成狗,而阿尔法又唯林琴马首是瞻。

    ——桃乐丝给我机会是因为我有再给她买条船的财力,陆瑟有什么?他留在房间里难道还想对桃乐丝用强吗?

    正是有这样的信心,林光政才没有过多争辩,他损失的顶多是一间豪华套房的租金罢了,陆瑟不可能有跟他抢女人的实力。

    尽管如此,带着身上的绳子跳着出门之后,林光政低头看见躺在地上的保镖刘元志,仍旧气不打一处来,直接用鞋尖踢他的后背。

    “给我起来!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没想到你这么没用!”

    刘元志被阿尔法灌进嘴里的是麻醉剂不是毒鼠强,本身剂量就有限,此时受痛浑身一颤便醒了过来。

    “林、林总您怎么被人拴着走!阿尔法竟敢以下犯上,看我不把她抓住吊起来打!”

    恢复意识的刘元志急忙表忠心,结果反倒引得林光政更怒:“闭嘴!你以后要是敢对阿尔法不敬就是对我不敬!要知道她……她也是我女儿!”

    “什、什么!?”刘元志大惊失色,嘴巴张得能把自己砂锅大的拳头放进去,一想起以前自己对阿尔法的诸多妄想,立即汗流浃背,深深庆幸没有把那些妄想付诸实施。

    于是小佳和莫莉搀住林琴,刘元志搀住林光政,阿尔法则负责在前面牵着亲生父亲……这支队伍看上去要多奇怪有多奇怪,好在已经超过凌晨4点,基本没有什么人在休息区走廊活动。

    “陆瑟可能在n003号房间留了什么陷阱……刘元志,你去前台再订一间房,要大些的!”

    阿尔法本身是不习惯也不喜欢用林总女儿的身份发号施令的,但刘元志竟然说要把自己吊起来打,使唤他一下也无可厚非。

    刘元志跟林光政对了下眼色,唯唯诺诺地去了,其实阿尔法不想回n003号房间,除了当真担心里面有陷阱之外,还担心大家看见里面有陆瑟sm自己的痕迹(床头被强力胶溶解液染成了红色,床单上也有红手印)。

    等到刘元志以林光政的名义订房回来,林琴已经假死过去了,小佳负担不住被压弯了腰,幸好搀扶另一边胳膊的莫莉常年的中餐馆干杂活,有点力气。

    “所以说,你也是被姐姐大人收编了吗?”小佳警惕地看着勉力支撑林琴身体的莫莉,“那以后要努力工作,像我一样对姐姐大人忠心耿耿,千万不要帮敌人的忙喔!”

    阿尔法在旁边差点没把嘴气歪:“小佳你还有脸说这种话?陆瑟这么容易进到s001房间来,难道不是你给他留的门?”

    “才、才不是!”小佳急道,“我对姐姐的一片忠心日月图鉴……不,日月可鉴!是哥哥太狡猾了我才会上当!!”

    小佳一不小心把“日月可鉴”和《口袋妖怪·日月》完全图鉴的缩略语“日月图鉴”给混了,不是游戏迷想错的这么离谱都不可能。

    阿尔法没有再理会小佳,她心里有鬼,附耳让莫莉发誓不要讲出自己被陆瑟sm的事,莫莉向上帝发誓不会泄露,阿尔法才稍微安了心,把冷淡的面孔转向绳网中痛苦蠕动的林光政。

    “林总,我从没想到自己会有叫你爸爸的一天,总之就按照林琴小姐事先决定的,进到房间以后,你给妻子和女儿们写10万字的悔过书吧!”

    “10……10万!?”林光政脸都绿了,“琴琴她说错了吧?快让她醒过来9有这绳子实在是位置不妙,能不能……”

    ※※※

    s001豪华套房内,陆瑟的心情比自己想象中要更忐忑。

    本次海上花号预计执行的三大任务:结识头面人物、让林氏集团丢脸、泡花魁,前两项任务可以说完成得不错,甚至超过预期。

    贝壳船长是个背景很深的人,结识了他,虽然未见得对摧毁林氏集团有什么帮助,至少以后在海上能多一条路。

    让林氏集团丢脸更是超水平发挥,谁也没想到董事长林光政亲临海上花号,不但在拍卖会上被抢了文物,连订的豪华套房连同花魁也被一并抢走,更妙的是这一切都有他亲生女儿的参与或旁观。

    目前最后一个任务就是泡花魁,彻底销毁对十二级智能生物来说毫无用处的处男之身,从此之后再也不会对爱丽丝的幼儿体型,以及林琴等人的贫弱身材感兴趣。

    当然,修女林怜那种类型可能还不能彻底无视,不过反正林怜有上帝护体,本来也不能推倒不是吗?

    一个人站在灯光昏暗的房间里,体会着时光凝结般的寂静,陆瑟忽然有些紧张。

    作为《如何给妹子洗脑》这本工具书的作者,陆瑟熟稔各种泡妞之术,但基本都是从心理学、社会学的角度归纳出来的,他长年困在南极被企鹅围观,实在是没有多少实操经验,唯一在5岁时谈过的幼儿园女朋友还把他给甩了。

    现在躺在床上的,不是涉世尚浅、春心萌动的安芷,而是阅人无数、百炼成妖的花魁,陆瑟从经验上就远远输了。

    ——但这也不代表我全无机会,林光政被两个女儿牵出去了很难再回来,既然没有了竞争对手,我还怕什么呢?

    想到这里,陆瑟喝完了手里的果汁,下意识伸手去拿第二杯。

    “啊不对,这里面有我掺进去的麻醉剂9真是修仙太晚精神疲惫啊,险些就乌龙了。”

    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拿起了旁边一杯不知是谁接满的纯净水,放在鼻子下面嗅嗅并无异味,便放心地仰头全喝了下去。

    因为早年经常做化学实验,陆瑟能够嗅出一些常见麻醉剂、毒药的气味,并颇为因此自傲,他哪里想得到,这杯水正是林光政准备的延时壮阳水,完全无色无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