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8】 扑倒
    “你在装睡,对吧?”

    饮水湿润喉咙之后, 陆瑟恢复了部分十二级智能生物的大脑运算能力,毕竟水冷散热也是给cpu降温的手段之一。

    斜躺在卧床上的桃乐丝俏皮地睁开眼睛,表情和姿势都像是电影明星在拍摄浪漫爱情剧,尽管房间里并没有摄像头。

    “你们刚才的表演很有意思,我舍不得打断你们……林总跳着出去的场面我想这辈子都不会见到第二次了。”

    “所以……”陆瑟把水杯放回原处,慢步朝床边走来,“桃乐丝小姐明明旁观了我和林光政交换房间的整个过程,却没有出言阻止也没有离开,是不是说明你对我的印象还可以?”

    “油嘴滑舌。”桃乐丝笑骂了一句,然后稍微换了一个躺卧的姿势,单手撑住脸颊,表情暧昧地看着越离越近的陆瑟。

    “林总吹牛皮说要让我成为海上花号的女主人,你看上去跟林总恩怨情仇纠缠不清的样子,想必也自认是同一层次的人吧?你要向我许诺什么,向我吹什么样的牛皮?”

    陆瑟摇了摇头,摆出一副超越17岁高中生的成熟态度来。

    “跟我相比,林光政才是油嘴滑舌,我不对你做我无法完成的许诺,此次我来海上花号维修人脸识别系统,总共将会获得200万美元的报酬,这些全部可以作为赞助费……”

    “等等,”桃乐丝打断道,“你要把第一次在我这里用掉?”

    陆瑟一惊,心说我脸上又没写着字,桃乐丝是怎么看出我是处男的?难道每一任花魁都能一眼看出对方性经验多少吗?

    既然被对方看破,再藏着掖着也没意思,于是陆瑟干脆大方承认:

    “不错,我赖以为生的智慧经常会受到来自女人的诱惑而发挥失常,既然青春期荷尔蒙的影响不能避免,干脆就提高自己在这方面的消费水平,只消费像你这种绝色美女——从此庸脂俗粉、小家碧玉之类,对我的影响都将大大降低。”

    到了这时,陆瑟才找到了观察桃乐丝相貌的好角度,果然是花中魁首,人比花娇,风骚入骨,不可方物。

    桃乐丝听完陆瑟说的每一个字,显出挺感兴趣的表情来。

    “说起来想要泡我的男人很多,但是像你这么年轻,以这种理由来泡我,还真是少见……听你的意思,你不光要在我这里破掉处男之身,而且以后每次有需要时宁愿花1、200百万来找我,也不就近取材?”

    “就是这样,”陆瑟点头,“我一向认为质量比数量重要。”

    “但是……你不嫌弃我被很多人碰过吗?”桃乐丝说着用双手整理锁骨处的旗袍盘扣,不知是要解开,还是因为被林光政弄歪过而要扶正。

    “和很多人一起吃蛋糕,胜过独自一个人吃屎。”陆瑟语气坚决,毫不犹豫。

    有句话叫“若她涉世未深,就带她看尽人间繁华;若她心已沧桑,就带她坐旋转木马”。

    越是单纯的女孩越容易被虚情假意欺骗,反过来,经历人生沉浮之后,女人们更想听实话,哪怕粗俗的实话比不上谎言万分之一优美。

    “那么希望我是合你口味的蛋糕了……可是林琴难道不是你可以独享的蛋糕吗?为什么非要找我不可?”

    陆瑟一愣,后来想到林琴、阿尔法先于自己进入房间,交谈中提到自己和林琴曾经的婚约,被桃乐丝听去也是可能的。

    “林琴是我的仇人林光政的女儿,而且性格古怪诡计多端,我吃她这块蛋糕的话,就不是付出200万美元那么简单了……”

    稍微想象一下,林琴是受到剧烈撞击就会假死的类型,那么去上林琴无异于x尸,另外林琴还是小佳游戏中的老公,自己和小佳同时和林琴搞在一起,有一种兄妹共侍一“夫”的糟糕感觉。

    “陆瑟,”桃乐丝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两条洁白如玉的长腿一曲一直,十分诱人。

    “我和林总用英文对话,和你却是用中文,你为什么没有觉得奇怪并且发问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愿意说的秘密,我不会强迫别人说她隐藏起来的东西。”

    陆瑟说着便坐到了床边,是伸手就可以摸到桃乐丝大腿的距离。

    桃乐丝理了理额前的长斜刘海,片刻失神,之后看着陆瑟的眼睛幽幽说道:

    “那么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了,不用你强迫我。之所以会用桃乐丝这个艺名,是因为我的命运就好像是《绿野仙踪》 中迷失在奥兹国的那个小女孩,只是我没她那么幸运,能够得到稻草人、铁皮人以及狮子的帮助,最后找到回家的路……”

    陆瑟却无心去听桃乐丝的故事,林光政准备的那杯壮阳水虽然是延时类型,剂量配料也是给林光政量身定制的,在别人身上效果会不太稳定,但毕竟不是真正的白开水。

    “如果你想回家的话,也许我能帮你。”

    陆瑟额头冒出细微汗珠,近在眼前的花魁,之前喝下的壮阳水,都在摧毁十二级智能生物的散热能力和思考能力,让他化身为纯粹由**所驱使的动物。

    一边说着可能超过自己当前能力的话,陆瑟一边把右手搭在了桃乐丝的**上,比想象中凉爽的触感让陆瑟心中一颤,他的处男身体也跟着微微颤抖起来。

    桃乐丝没有反抗,她看陆瑟的目光仿佛是在看一个不太守规矩的弟弟。

    “很多事情是没法回头的,”桃乐丝在陆瑟的抚摸下继续道,“就算你比从前更强,已经不害怕曾经伤害过你的东西了,但你的心还是会伤害你,让你没法再踏上故乡的土地……”

    桃乐丝话未说完,陆瑟忽然血灌瞳仁,不由分说便把桃乐丝扑倒在了床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