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9】 冬日的雪
    林琴在见过小雪之前,先见到的是她的坟。

    严格来说那算不上坟,只是荒地上不起眼的一个小土包。村子距离一个采石耻近所以石材很便宜,其他的坟包上面都有石碑,唯独小雪的没有。

    “她虽然嫁过人,但是没能养活出孩子,按规矩这种女人不能立碑,这是村里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规矩。”

    先是乘飞机4小时,又驱车70公里,来到小雪曾经生活过的偏僻小山村,林琴听到的仅仅是村民们这样的回答。

    当时只有15岁的林琴,在小雪没有墓碑的坟前站了很久,直到头顶上浮现和小雪一起见过的璀璨繁星,但此时并非盛夏而是冬季。

    “这封听众来信讲了这样一件事,一个非常善良、非常用功的女孩,只因为家里重男轻女,结果遭受了那样的命运……”

    林琴做的梦很少是完全虚幻的,反而有一大部分来自于“真实”的再创造,当她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电台主持人朗读听众来信,听到一个支教老师在信中声泪控诉她帮助过的一个学生的凄惨遭遇后,便久久不能忘怀。

    像其他难忘的事情一样,林琴会在假死时进入那个被时光记录的世界,成为“真实”世界中的一个亲历者,在小雪的人生当中,她变成了支教老师信中所讲述过的猫咪“汹”。

    穹顶的群星彷如一颗颗时间胶囊,林琴每次在“现实”中死去,便会进入梦境所构造出的另一重现实,在群星之间往复穿梭。虽然15岁之前她的大半人生都虚掷在治餐休养之中,却远比任何人都体会过更多的喜怒哀乐。

    历尽沧海劫波,回首已是千年。

    林琴不止一次化身为猫,陪伴小雪度过那寂寞却又充满希望的短暂岁月,尽其所能上下腾跃逗小雪开心,然而无论汹怎么做,最后的结局都不会改变。

    在中考发榜日那一天,小雪虽然成绩优异,却从奶奶口里听说了父亲抢走学费带着弟弟远遁他乡的噩耗,一直没怎么负起责任的父亲,只顾着自己再婚和给成绩不好的弟弟上学,在他眼里女儿的未来根本就分文不值。

    那是支教老师从微薄工资从挤出来寄给自己的学费,现在不光学费被抢走了,奶奶也在父亲抢钱的过程中被打伤,原本去城市里念高中的愿望瞬间化作泡影。

    万念俱灰之下,小雪冲到后院喝了农药,化身为猫的林琴无法阻止她,她无数次地尝试过,但预先知道结局的事,她无法改变——哪怕是在梦里也无法改变。

    15岁少女的悲惨命运却没有就此结束,小雪被村卫生院抢救了回来,但毒素对她造成了永久性的脑损伤,曾经聪慧过人的少女变成了村人口中的“傻女人”。

    奶奶在一年后病逝,直到这时父亲才回来奔丧,在简单处理了家里的田产之后,顺便把已经不认得他的小雪嫁给了村口的老光棍,草率程度甚于处理田产。

    林琴的这个梦常常到此为止,因为支教老师的信中并没有提到小雪被嫁给老光棍之后境遇如何,尽管汹是如此悲伤地想要继续陪伴这个唯独认得自己的可怜女孩,但对于梦中的小雪来说,汹恐怕总是会在一个寒冷的冬夜倏忽不见的吧?

    是梦,又是真实,小雪的事盘亘在心头,当林琴终于通过电台、支教老师,辗转找到了小雪生活过的村子,却只见到了她的小小坟包。

    现实比梦境还要凄惨,小雪嫁给老光棍之后并不是如村人所说“没有养活出孩子”,而是没能把孩子养大。嫁人之后她的脑损伤后遗症日趋严重,先后三次怀孕,其中一次胎死腹中,另外两次因为家里没人而她变傻了不会脱裤子,竟然活活把孩子给闷死了。

    《绿野仙踪》毕竟是童话,而现实中没有魔法师也没有圣诞老人,林琴虽然很愿意充当圣诞老人改变小雪的命运,奈何她们中间隔了时光的断崖,两个15岁女孩仅仅在梦中相遇相知,其中一个还是以猫的形象。

    但毋庸置疑,小雪和汹之间的感情纯粹而不掺杂任何污秽,哪怕只是单向的,林琴也把小雪当做了自己的亲人——毕竟她们一起生活过一次又一次,直至今日。

    “只因为你是女孩就遭遇到这样不公平的对待,无情地践踏你的梦想,就算你已经失去了正常生活能力还不放过压榨你**的最后一份价值……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你!?”

    仿佛冥冥之中小雪感应到了林琴的到来,于是在自己的坟包前降下了雪花,雪花飘落在林琴的黑裙、黑发、黑睫毛上,保镖们看到大小姐陷入了沉思,也不敢把她强行拉走。

    天寒地冻的冬夜,林琴在小雪坟前掩面哭泣,不光为小雪一人,也为她暂时还不知道的,千千万万个跟小雪同样命运的女孩。

    终于在一阵感情宣泄之后,15岁的林琴从双手中把脸抬起,泪水顺着脸颊被寒风冻结,挂在脸上非常疼痛,但她并不在乎。

    “与其交给那样的男人,还不如交给我……”

    “与其被不负责任的男人主宰命运,与其嫁给那些必定给你带来伤痛的男人,还不如留在我这里,当我的妹妹也好,当我的妻子也好,至少我会为你们努力争取幸福!”

    就在那一夜,林琴建立了对乡村女学生的系统援助基金,并且把钞票砸在村长脸上,让他改掉了未生养孩子的女性死后不得立碑的传统,给小雪立了一个比男人们大好几倍的堪比纪念碑的墓碑。

    以林氏集团的威势,林琴可以轻易惩罚小雪的父亲和那个老光棍,但是她没那么做,因为现在这么做已经没有意义。

    只要针对女性的压迫一日不从世界上消失,小雪那样的人就无法摆脱残酷的命运,哪怕是在梦中也不能得到幸福。

    所有林琴不能忘怀的死去的人,都在她的梦境中继续活着,从这个角度来讲小雪从未死去也从未长大,15岁少女的天真梦想与喜怒哀乐,永远有一只汹猫伴她左右,陪她一起承担。

    林琴很难改变梦中的自然法则,但她不止一次试图让汹口吐人言,除了安慰小雪以外,还有更重要的一句话要说:

    “别再为了讨厌的事发愁了,抛下一切当本喵的老婆吧!绝对会让你们幸福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