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0】 黑暗和光明
    “怎么样?现在可以静下心来听我说话了吗?”

    被陆瑟扑倒的桃乐丝非但没有逆来顺受,反而迅速发起反击,把精虫上脑的陆瑟给压到了身下。

    感受着对方曼妙身材和女性体香萦绕出的暧昧气氛,陆瑟虽然有点意外被花魁逆袭,但也不失为另一种享受。

    “你……没想到你的力气居然比我大……”

    “那是当然咯,”桃乐丝娇笑道,“别看我现在这样,小时候可是干过不少农活呢,好,继续听我把自己的秘密说完。”

    接下来,花魁就这么压着陆瑟,即使感应到了陆瑟的身体异动也没有回避,她所讲述的,竟然是跟林琴几乎一模一样的关于小雪的故事。

    陆瑟一开始并不关心,他自以为十二级智能生物已经磨砺出了堪比南极天气的冷酷心灵,但当他听到小雪精神崩溃最后由父亲做主嫁给老光棍,孩子生出来以后由于不会脱裤子,活活把孩子闷死的惨事,也不免心中慨叹。

    “痛苦随时都在,”陆瑟说,“没有身居高位者愿意承认,但每时每刻都有特定团体的利益被送上祭坛,以充当世界这部陈旧机器运转所需的润滑油。这是罪恶,但只有我们改变整个世界之后才能改变这些,在那之前我们只能埋头苦干,并且及时行乐来对抗痛苦。”

    “说来说去还是想要和我寻欢作乐吗?”桃乐丝从上方用手指刮了刮陆瑟的鼻子,“你有没有想过,我会把小雪的事情记得那么清楚,一定是跟她有关系的人?”

    “那又如何?”陆瑟伸出一只手托起桃乐丝的下巴,光洁如玉,触手生凉。

    “刚才我说过,桃乐丝这个化名来自于《绿野仙踪》的电影原著小说《奥兹国的魔法师》,恰恰就是支教老师送给小雪的那一本喔。”

    陆瑟的动作凝滞了,因为他发现了一种非常不好的可能性,桃乐丝似乎也乐于让他发现一样。

    桃乐丝骑在陆瑟腰上直起上半身,还故意摇了一摇来测试床铺的承受力,如果是刚才,这是陆瑟求之不得的姿势,现在他的心中却充满了重重疑虑。

    “如你所见,我出生在中国也不是混血儿,脸上却带有欧美人的部分特征,这是我在做整形手术的时候特意那样要求医生的。”

    陆瑟的脸色已经开始不好看了,他并不是接受不了女人整形的那种直男癌,要知道当年的玛丽莲梦露也做过整形微调,但整形手术有时候改变的不单单只是容貌。

    看到陆瑟心生惧意,并且用身体切实感觉到了对方**的消退,桃乐丝笑得很开心,终于宣布考试成绩一般告诉陆瑟:

    “你应该注意到,在小雪的故事里,有一个跟她一起长大的弟弟吧?”

    陆瑟如遭电击,连滚带爬地从桃乐丝身下逃了出来,刚在地毯上跑出两步就踩上了一大颗绿宝石滑倒在地,那是林光政摔坏了绿宝石王冠以后失落于此的。

    “我擦!你……你想说你本来是男人?因为机缘巧合做了变性手术和整容手术!我……”

    陆瑟感觉自己吃了苍蝇一样,高二(1)班有同学喜欢什么伪娘主播、伪娘偶像,陆瑟可是坚定的异性恋。

    受此惊吓,即使有壮阳水作祟,陆瑟的**也被暂时压了下来,另外原本给林光政量身定制的壮阳水,用给别人效果就很不稳定了。

    “哈哈哈哈,”花魁从被陆瑟推歪的的身形恢复成坐姿,捂嘴甜笑起来,“果然像林琴小姐交代的一样,只要跟你这么说,你就会吓得自己滚下床了啊!”

    “什么?”陆瑟惊疑道,“你怎么会和林琴一伙的?到底是……”

    “是这样,”桃乐丝清了清嗓子说道,“其实我事前已经被林琴小姐要求不能接待你或者接待她的父亲,我虽然以前没有和林琴小姐见过面,但是和她书信来往已经差不多有2年了。”

    “2年?你们怎么会有交集的?”

    “说起交集……应该就是小雪了。”桃乐丝把目光别到他处,似乎动了几分真情,“林琴小姐因为从电台里听过小雪的遭遇,所以不停地在梦中和小雪一起生活,和她的感情近乎姐妹,至于我呢……”

    桃乐丝有意把玉颈仰起,让陆瑟看到那里并没有喉结或者割喉手术的任何痕迹。

    “我是小雪的姐姐,但是刚出生不久就被过继给久婚不育的邻村婶婶一家,但是后来他们生了自己的儿子,就对我爱答不理了。”

    “为了改变自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