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1】 中国好岳父
    陆瑟从s001号房间醒来时已是早上,他睁开困乏不已的眼睛,惊讶地发现床上除了自己还有别人。

    昨晚修仙到将近5点才睡,今早没有精神也是理所当然的事,眼镜放在床头的陆瑟,用模糊的视线看到豪华卧床上躺的另一个人是林琴。

    “嗯,让我想想,好像是……”

    仔细回忆一下,貌似是昨晚桃乐丝告辞的时候林琴进来“接力”,理由是这是她爸爸订的房间,她想睡在这里天经地义。

    “为了避免做恶梦所以让你陪睡,有什么意见吗?不同意的话就让基佬调酒师半夜进来爆你菊花。”

    林琴和桃乐丝是长年笔友,海上花号相当于林琴的半个主场,陆瑟心想反正我也不吃亏而且当时已经没力气争辩,就让林琴进来了。

    于是和上次付费陪睡时一样,林琴和衣而卧,陆瑟倒是脱得只剩下一条四角裤,以便近距离让林氏大小姐感受到人类的体温。

    “如果我不陪你睡的话,今晚最有可能陪你睡的就变成小佳了,我还真是为了妹妹牺牲色相的好哥哥啊!”

    林琴没空吐槽陆瑟的俏皮话就摔倒在床上死过去了,陆瑟不得不像拖尸体一样把她的头拖到枕头上去。

    “每次假死都会体验不同的人生,你这是人形自走vr设备啊!全景虚拟体验超过人类科技100年好吗!谁能想到你能用这种开挂的方式认识花魁……”

    陆瑟当时已经非常非常非常地困,所以直接在林琴身边躺倒睡去了,也没有抱着林琴的身体去传递体温,反正这次没有阿尔法监督。

    临睡前陆瑟感到有点肚子胀,他只以为是睡觉太晚身体在抗议,殊不知林光政冲泡的无色无味延时壮阳水被自己喝了,效果虽然不稳定,但还是有那方面的效果。

    结果林琴有没有做恶梦陆瑟不知道,陆瑟自己倒是实打实地做了春梦,在梦里他成了邪恶主宰,拿着脉冲电磁枪扫射成排的企鹅,林琴、林怜、阿尔法、莫莉什么的都成了他的禁脔,由于陆瑟破解了天堂出品的“因果律武器系统”的漏洞,所以林怜的上帝也救不了她了。

    仅仅是做梦也比想象中疲乏,陆瑟醒来后揉了揉双眼,从床头柜上拿过眼镜戴上,然后便发现了让他心惊肉跳的一幕。

    ——林琴的丝袜怎么破了好多洞?被人撕坏的吗!可昨天晚上我记得还好好的呢!

    ——她原本伸直的身体为什么曲成了虾米的形状?居然、居然用屁股对着我,而且校服裙凌乱,好像经过猛兽袭击似的?

    ——我擦你不是未卜先知的最终大魔头吗?现在这副被人侮辱的架势是闹哪样啊!别逗了房间里只有咱们两人好不好!难道这些是我半夜突然兽性大发做的吗?

    ——!!

    看得再仔细些,林琴因为缩成一团而让出来的地方,也就是两人中间的床单上,有一滩小小的血迹,在真丝床单上犹如雪地梅花开。

    梦境和现实在陆瑟脑海中混成一体,陆瑟捂着脑袋觉得头疼欲裂。

    “不是吧……陪睡什么的我以前也做过,难道缺了阿尔法监督我立即就化身禽兽了?不应该啊,虽然我的确是打算在海上花号抛弃处男之身,但从没想过对象会是……”

    林琴的身子微微颤抖着,表示她很可能不在假死状态,大腿、小腿、脚踝上的黑丝破出了一个个网洞,从里面露出来的雪白肌肤散发着既美妙又糟糕的感觉。

    校服裙歪斜地盖在林琴不知有没有胖次保护的股间,她胸前的红领结跟裙子一样凌乱,散开的黑发如同经过暴风肆虐,仔细观察的话,女孩脸上仍有泪痕,仿佛在轻声抽泣。

    “!!”

    陆瑟好似是被泰坦尼克号的船锚击中了心脏,一下子乱了阵脚。

    ——不、不会是真的吧!难道我真的对林琴做了那种事?可是如果我没做的话,平时腹黑毒舌不可一世的林琴为什么在抽泣?

    ——所以我来海上花号最后剩下的破处任务也成功完成了吗?为什么心中完全没有喜悦,反而有一点点愧疚呢?啊,更多的愧疚感慢慢涌上来了……这不是跟最初的目的背道而驰了吗!

    ——林琴的丝袜被撕破,说明我兽性大发的时候林琴应该是醒着,但终究没能反抗过我,混蛋啊都怪林光政你订的这间豪华套房隔音太好了!不然林琴的呼救声一定可以传到外面去的!

    如果陆瑟知道自己兽性大发的原因主要是那杯延时壮阳水,那他简直不知道该对林光政说什么,一连提供了房间、女儿以及壮阳水,林光政简直是中国好仇家(岳父)的典范。

    “嗯……”

    林琴虚弱地呻吟了一声,听上去全身的骨头都散了架似的,陆瑟非常心虚以至于不敢面对林琴的质问,火速拾起自己丢到床下的几件衣服,边跑边穿,头也不回地逃出了s001房间。

    陆瑟因为“处男丧失综合症”冲出房门之后,林琴等了好久才叹了一口气,她慢慢恢复平躺的姿势,半睁双眼盯着天花板上的装饰花纹,仿佛在回忆昨晚那惊心动魄的一幕。

    腰疼得厉害,被陆瑟弄疼的地方更是提醒着林琴一切并非梦境,又过了10分钟,林琴才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理了理乱掉的长发,然后拿起了另一侧床头柜上的内线电话。

    “喂,桃乐丝吗?我这边有点事情,你能不能派人来s001房间帮我处理一下床上的污渍?尽量动作快些,我不想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

    相比于林琴的冷静,陆瑟直到当晚坐小船离开海上花号的时候,仍然魂不守舍,他甚至记不清贝壳船长夸奖人脸识别系统已经完全恢复正常,以及跟自己结算剩余的100万美元酬劳时,究竟都说了什么。

    包兴从禁闭室被放了出来,冬妮海依的酒也醒了,两人没有亲睹甲板杀人事件的恐怖,倒是利用之后的自由时间玩得挺尽兴。冬妮海依把健身运动中心的设备玩了个遍,还在攀岩比赛中得到了第一名,包兴倒是混进赌场先赢了5万美元最后又全都输光,倒赔了3万。

    “那个,对不起boss我乱喝酒不但耽误事还花了好多你的钱……”冬妮海依丝毫不提她在攀岩比赛中获得奖金抵消了一部分酒钱,见到陆瑟后就向他赔罪。

    共同返回冬山市的一群人搭乘同一条小船,称作小船是相对于海上花号来说的,陆瑟等人在船尾,林琴等人在船首,相距也没那么近。

    陆瑟心不在焉地盯着林琴所在的方向,回道:“没关系,我说过这次游轮之行是员工福利,你再多花一点钱也不要紧的。”

    “哎呀boss真大方,看来我没跟错人!”冬妮海依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本来不知道那些洋酒到底值多少钱,还做了被陆瑟臭骂的准备呢。

    “员工福利是吧?”包兴在冬妮海依之后也凑过来道,“那么我进行金融活动不小心亏了3万美元,是不是也不用我还?毕竟咱们俩多年的交情……”

    “金融活动个鬼!你赌钱输了居然还有脸提?”陆瑟哼道,“我会替你还钱,但是之前答应的让小佳解除对你的手机屏蔽那件事,因此取消了!”

    “怎、怎么这样!”包兴双手抱头,如同柯南系列中的黑影凶手被揭发一样,在茫茫公海上发出了悲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