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2】 薛定谔的处男
    虽说陆瑟团队在船尾,林琴团队在船头,但由于小佳闲不住地跑来跑去,所以两个团队之间就算不愿意也会互通消息。

    “原来姐姐大人早就把控了一切,我还担心哥哥你会把贞操丢在游轮上呢!不过姐姐大人昨晚不听我们劝告非让你来陪……”

    陆瑟瞪了小佳一眼,由于这个表情有点像阿尔法假扮陆瑟打小佳耳光之前的表情,小佳身子一颤住了嘴。

    接下来陆瑟把目光投向包兴和冬妮海依,用眼色暗示小佳:这两人或多或少知道一些这两日的事情经过,但并不知道事情全貌,也没有必要把所有的事情都让他们知道。

    小佳倒不认为被冬妮海依知道了会怎么样,不过在场的还有她很不喜欢的包兴,于是便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呕呕呕呕——”

    本来包兴见到小佳应该是喜上眉梢雀跃万分的,但是小船在风浪中开了十几分钟后,包兴晕船晕得厉害,趴在栏杆上直吐,小佳捏着鼻子做出不愿让包兴靠近的嫌弃样子来。

    “大、大船上不晃但是小船椅得好厉害!”包兴上气不接下气对陆瑟说,“我都这惨样了,你们怎么没事?”

    陆瑟耸了耸肩:“我和小佳很小的时候就坐过南极科考船,基本习惯船只椅了,至于冬妮海依嘛……”

    用手指了指一本正经穿西服扎马步的冬妮海依,陆瑟苦笑道:“人家练功不辍,把船只椅当成了平衡训练,你也多学着点吧!”

    小船又经过一个浪头,包兴没忍住更加剧烈地呕吐起来,基本在船上吃的好东西就被吐光了。

    陆瑟把小佳拉到距离脏东西(比如包兴)远一点的地方,低声问道:“我注意到林琴把莫莉给带下船了,她打算怎么安排莫莉?”

    其实陆瑟更关心的是林琴今天有没有什么异于往日的举动,不过直接那么问就太明显了,所以先问一些不太重要的。

    “莫莉是吧……”小佳挠了挠头顶,带得一边的短马尾也跟着椅起来,“她貌似是跟家里人谎称报名参加了远洋捕蟹船,要在外面干至少3个月才能回家,这样才能付得起哥哥吸毒伤人的赔偿款,让家里的房子不至于被抵押——所以哥哥你千万不能吸毒啊!否则可爱的我也会跟莫莉一个下场的!!”

    陆瑟把嘴一撇,道:“我对毒品的神经机理熟悉得已经可以自己在实验室里做了,正因为熟悉所以绝不会碰那玩意儿的……看样子莫莉是被林琴收编为临时女仆,至少先在身边干3个月才能回家,不然就露陷了是吗?”

    “诶?我还没说完哥哥你怎么就都猜出来了?真没意思!就像看电影一样,想要给你剧透都必须嘴快一点,不然你就自己推理出结局了!”

    陆瑟沉吟了一下,要是往常他肯定会思考莫莉进入女仆序列以后,对自己的复仇大计将产生何种有利或不利的影响,但今天不知为什么,总是集中不了精神。

    从s001号房间逃走以后,陆瑟去无人的n003房间冷静了一会(他事先算定林光政、阿尔法一行人不会真的跟自己换房间)。

    虽说昨晚如果真的强推林琴的话,后来又穿上四角裤比较奇怪,但四角裤上当真沾满了创造生命的果冻凝固物,这山洪暴发的份量陆瑟自己都没见过,吓得他如同处理罪证一般赶紧把四角裤丢进了垃圾箱。

    补觉到中午退房以后陆瑟才想起,四角裤变成那种样子,也有可能单纯是因为青春期梦遗,最科学的办法是把凝固物保留下来,检测一下里面有没有属于林琴的dna,最好也对床单上的血迹进行检测。

    然而陆瑟前脚刚走,垃圾桶后脚就被服务员清空,s001号房间床单也被林琴叫人换过了,属于死无对证。

    所以,陆瑟现在到底是不是处男,变成了一个类似“薛定谔的猫”的量子力学问题,由于休息区房间的隔音性和私密性,恐怕只有林琴自己才知道事情真相。

    “该死!明明就是来破处的,怎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陆瑟一想到林琴蜷曲身体、面有泪痕的样子,就仿佛被触动了隐伤般心情烦躁,在桃乐丝讲述林琴和小雪之间的纠葛后,陆瑟对林琴的大魔王形象稍有改观,觉得对方似乎也存在有血有肉的一面。

    ——但是昨晚那样去验证林琴“有血”、“有肉”的方式彻底错了啊!肯定不会高兴吧?哪怕是前未婚夫也不会高兴吧?而且我浑浑噩噩地完全没有做妊娠防护,万一才17岁就有了孩子而且还被仇人的女儿劫持……

    “哥哥你怎么了?被姐姐大人抓奸就那么让你伤心吗?”

    小佳觉得哥哥很奇怪,由于抓头发这个动作有可能加剧脱发,所以哥哥是从来不做的,现在却非常罕见地单手抓着头发。

    “那个……”

    陆瑟因为计划外的重大变故,以及缺乏睡眠,还有壮阳水后遗症等影响,稍微有些六神无主。

    “要是小佳你被不喜欢的人给强推了,你会怎么做?”

    “哈?”小佳一开始以为是海风大自己没听清楚,后来看陆瑟的表情才确定没有听错。

    “流氓!哥哥是流氓!”小佳抱住双肩做出自我保护的姿势来,“难道你想趁着爸爸妈妈都不在家,对可爱的妹妹伸出罪恶之手吗!”

    “不是说我。”陆瑟摆了摆手,他有点后悔跟小佳提这个问题了。

    “不是哥哥?”小佳的表情非但没有平静下来,反而悟到什么似的,从一开始的“好讨厌呃”变成了“怒不可遏”。

    “难道是说包兴吗?那家伙竟然谈论过这种十恶不赦的事!?都这样了哥哥你还不跟他绝交!?”

    小佳说着就转身加速跑向趴在栏杆上的包兴,打算使用山寨“李小龙飞踢”的“陆小佳飞踢”,把这个淫徒踢进大海,永绝后患。

    无辜的包兴正吐得不亦乐乎,丝毫不知道来自后背的危险,倒是扎马步的冬妮海依见势不妙,从侧面一个熊抱把小佳给拦住了,这才让包兴躲过一劫。

    “放开我!包兴这家伙预谋要强暴我,我必须得先下手为强!”

    “什、什么?”包兴用纸巾擦干净嘴,精神萎靡地转过头来,正看见冬妮海依好不容易把小佳给控制在自己怀里。

    “小佳你说什么?我对你一片真心怎么会预谋那种事?另外你说的先下手为强……难道指的是先一步强暴我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