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3】 可不可以让我捏一下
    即使在冬妮海依的劝阻之下,小佳还是踢了嘴贱的包兴两脚,这时黑色秘书装的阿尔法走过来对小佳说:“林琴小姐让你回去,她的原话是‘跟陆瑟呆久了会犯恶心想吐的’。”

    陆瑟两眼一翻,心想林琴你犯恶心了吗?有没有那么夸张啊!就算是怀孕也没那么快的!你这是晕船吧!

    “说的也是!”小佳点了点头,“哥哥总和包兴这样的变态在一起,我在这边呆久了确实有点想吐了,呕——”

    一边说一边装出要呕吐的样子,陆瑟刚刚把“呕吐”和“怀孕”联系到一起,见妹妹这么做不免心里怪别扭的。

    无意间陆瑟的目光和阿尔法的目光相接触,陆瑟想着打探林琴情况的事,阿尔法想着被陆瑟sm和胁迫的事,两人心里都有鬼。

    “看、看什么看!”到底是阿尔法先忍不住了,“自从林琴小姐不听我劝阻去你的房间休息后,今天一整天都没精神!你不会是对林琴小姐做了什么坏事吧?”

    陆瑟躲闪着阿尔法的目光,道:“我哪有……另外林琴不是平常也半死不活的吗。”

    “什么!?林琴去陆瑟你的房间……”包兴刚接上一句话,又因为晕船趴在栏杆边去呕吐了,由于他的“投食”很稳定,所以船后面居然跟了一大群疑似沙丁鱼。

    “放心吧,哥哥不会做犯罪的事情的!”小佳对阿尔法说道,“强推姐姐大人什么的会被抓去坐牢,哥哥相当珍惜人身自由,除非绝对不会被人发现否则不会做坏事的!”

    小佳天真无邪地说这段话,让身后刚刚放开她的冬妮海依直皱眉,心想小佳这是在夸boss还是在骂boss啊?弄了半天不是遵纪守法而是躲避警察有一套吗!

    听小佳说“强推姐姐大人会被抓去坐牢”,陆瑟不由得心中一惊,暗道如果昨天晚上我真干了那件事,我这里没了证物但林琴手里很可能有证物,到时候她起诉我强奸,我完全处于不利形势,还真难办啊……

    阿尔法瞟了小佳一眼,道:“你哥哥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你清楚多了!要不是林琴小姐要你回去,我才不会主动来叫你呢!”

    小佳也撅起了嘴,当着哥哥的面她不担心被阿尔法暴力对待了,何况姐姐大人也在不远的地方。

    “你怎么可能比我还了解哥哥?我连哥哥有多少根毛……”

    从行李箱中刚拿出一瓶水来喝的陆瑟,“噗”地一声喷了出来。

    “不是,是连哥哥有多少根头发都一清二楚!啊哥哥你的水都溅到我身上了讨厌!!”

    说了半天后口也挺渴的,小佳低头看见陆瑟的行李箱拉锁还开着,里面还有几瓶矿泉水,便一弯腰不客气地拿走一瓶。

    “这瓶归我啦!”小佳拧开瓶盖就喝了一口,陆瑟想要阻止已然不及,但是见小佳喝了以后没事,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十二级智能生物谋划行动总要准备许多后招,陆瑟收集了阿尔法遗落在n003号房间里的麻醉剂饼干,磨成粉末后溶解在矿泉水里,其中一瓶矿泉水送给阿尔法用来对付守门保镖刘元志,但还有的剩。

    这种麻醉剂矿泉水瓶身上有暗记,但从外表上看不出来,陆瑟摸到瓶身才能分出差别。

    ——呼,行李箱里一共还剩4瓶矿泉水,小佳随便拿走一瓶只有1/4的几率中招,幸好没事。

    正暗自庆幸,旁边的阿尔法大概也是感到口渴,又见小佳咕咚咚喝着矿泉水很解渴的样子,便也学小佳的样子,从陆瑟的行李箱中拿了一瓶矿泉水。

    “怎么?喝你一瓶矿泉水都不行吗?”陆瑟那大惊小怪的眼神让阿尔法不太高兴,她不想在陆瑟面前表现得太弱势,尤其是在n003号房间遭受屈辱一幕以后。

    陆瑟暗想:大概没事吧,阿尔法中招的概率也只有1/3……

    然而阿尔法的特性或许就是“百分之百中会迷药”,1/3的概率一下子被她抽中,她只喝了两口就感到头晕目眩,“扑通”一声矿泉水瓶脱手,整个人晕倒在甲板上了。

    小佳手快,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去捉空中的矿泉水瓶,但是海上湿度大瓶身滑溜溜的,一个没抓稳让矿泉水瓶掉进了海里。

    “啊!塑料瓶污染物!”小佳跺脚道,“鲸鱼先生一定要小心不要吃到这个啊!”

    “boss,她怎么了?”

    冬妮海依没见过秘书打扮的阿尔法,并不知道阿尔法在海上花号甲板上假扮陆瑟时,自己喝醉了曾经把人家樱桃都捏肿了,阿尔法刚走过来时对冬妮海依怒目而视,冬妮海依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呢。

    “她啊,”陆瑟道,“可能是晕船吧,从来没见过晕船这么厉害还非要做间谍的,这样去执行海上任务还不得被敌人抓住调教成肉便器?”

    “间谍?这世界上真有间谍?”冬妮海依摸了摸后颈,“我还以为是林琴的秘书呢……既然她晕船了我把她抬回去吧!”

    说做就做,冬妮海依说的是“抬”,实际上不需要别人帮忙,直接“公主抱”着把阿尔法送回林琴阵营了,一路上船只颠簸也有扎实马步应对,实在是男友力爆表。

    过了一会冬妮海依回来了,陆瑟想问问她林琴那边的情况,冬妮海依却先开口道:

    “那啥,boss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个小小的请求啊?我当时可能是喝醉了,但有一件事怎么想怎么不对头,能帮我个忙让我解开疑惑吗?”

    冬妮海依并不是一个要求很多的人,陆瑟道:“你说说看,合理的话我会满足你的。”

    “啊哈哈哈boss真大方!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说到这里冬妮海依压低了声音,表情神神秘秘的,“boss你的奶头可不可以让我捏一下?”

    “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