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3】 爱丽丝的小本子
    “千叶理香外公叫你回家吃饭”这种话,看上去极其无厘头也不可能骗到对方,但需要心无旁骛的一些奥运会比赛(例如射击),和主场优势一同被讨论的另一个话题,常常就是“母语干扰”。

    需要集中精神才能良好发挥的项目,中国选手如果被围观观众喊一句“法克鱿”不见得会受影响,但万一有观众喊“一二三脱靶”,心情变糟几乎是一定的(全运会有个别观众这么喊过),甚至奥运比赛中有中国选手因为观众加油的声音太大,特意叫大家小声点。

    正因如此,陆瑟喊话用的是日语不是汉语,喊话的内容究竟是什么反而不重要了。

    人类睡觉时,身体瘫痪,视觉关闭,但对声音仍然会保持一定的敏感度,如果有人叫你的名字,将你唤醒的可能性更大。

    “心技一体”或者高僧入定也是一样,如果你跑到入定的唐僧旁边念《波罗蜜多心经》,唐僧多半不会受影响,但是如果你指名道姓地说“唐僧你麻痹”,三藏法师能召唤出孙猴子把你一棒打死。

    千叶理香对阵冬妮海依这样的高手,精神上不敢有一丝松懈,可是忽然在异国他乡突然听到母语,叫的还是自己的名字,不由得动了几分思乡之情,手中伞剑出现了不正常的抖动。

    冬妮海依听不懂陆瑟喊的日语,不知道陆瑟是在帮自己的忙,还以为千叶理香故意卖破绽给自己,好借机反击(懂日语的爱丽丝则发出会心的微笑)。

    “反正我也要冲过去,你玩什么花样我都是硬闯硬碾,小心了!”

    冬妮海依作为体优生平时也没少练习长跑、短跑,腿部肌肉爆发力极强,说话间已经跑过三个身位,指尖可以触到伞剑的尖端了。

    “诶?”

    冬妮海依发现千叶理香的反应慢了,虽然有点奇怪但战斗瞬息万变不能回撤,干脆变招为安全系数更大的招数。

    “撒手吧!”

    两人错身之际,冬妮海依一个手刀切向千叶理香的手腕,打算将伞剑震落,哪想到千叶理香握剑方式很顽强,冬妮海依用五成力居然没能得手。

    “呜!”

    千叶理香这时才从思乡之情中恍然回归现实,手腕受了一击又让冬妮海依近身,局势已经相当不利,她忍着手腕处火辣辣的疼痛,试图调整体势,将伞剑重新隔在两人之间。

    “真笨呐,用雨伞尖戳对方的眼睛不就掌握主动了?”慕容姣不负责任地在围观队伍中评论道,“这叫攻敌之必救,什么剑道连这个也不懂,我家安保公司的保镖要厉害多了。”

    “慕容小姐说的对!看来剑道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跟班小妹连声附和。

    事实上在剑道比赛中双方都要穿全身护具,故意击打对方的眼睛也是犯规的,或许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千叶理香会瞄准对方的眼睛,但是在通常情况下绝不会这样做。

    对面的冬妮海依也是一样,切千叶理香的手腕只用了五成力,不然刚才那一下就已经分出胜负了。

    两人是室友平时关系也不错,之所以会打起来以误会的成分居多,也掺杂了一些以武证道的因素在里面,所以双方处处留手,虽然都想获胜但没打算重伤对方。

    “好、好机会!”爱丽丝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跑回寝室内部拿来了速写本和铅笔,“现成的可以捕捉下来的战斗线条!爱丽丝正发愁战斗情节不好找模特呢!”

    相当兴奋地回到门口,边看两人过招边记录主要线条,为了能让速写本不来回晃荡,情急之下直接把本子按在陆瑟腰上,把顾问当成了画架。

    说来也怪,就算是某个大画家要拿陆瑟当画架,陆瑟也会视其为不尊重自己,总有一天要报复报复,然而爱丽丝拿自己当画架,反而会有一种“能起到作用很是荣幸”的治愈感由心而发,这大概就是“猫拿你当沙发”和“老板拿你当沙发”的本质不同吧?

    另一边千叶理香虽然处于劣势,却仍然保持了身体的平衡,疾速挥动雨伞扫向冬妮海依的小腿迎面骨。

    小腿前侧迎面骨是人体的一个弱点,受到攻击会疼痛万分,足球运动员佩带护腿板主要保护的就是这一区域。

    然而千叶理香毕竟是在日本东京长大,生长在大城市的她低估了冬妮海依这种“山里孩子”的皮实程度。

    “哈哈哈你上当了!老子专门锻炼过小腿的抗打击能力!光是事后涂抹的药酒就不知用了多少呢!”

    武术圈里有专门消除人体弱点的一类练习,比如每天对小腿进行按摩刺激,力道逐步加重,然后用小木棍来回在小腿上滚动,刺激神经,循序渐进,逐渐提高耐受能力,事后再热敷以及涂上治跌打损伤的药酒。

    于是千叶理香本以为能让冬妮海依跪倒,至少失去平衡的一击,打在对方腿上却只让冬妮海依“切”了一声。

    那声“切”很快就变成了虎咆般的大吼,冬妮海依合身向前,不由分说将千叶理香紧紧抱住,稍一用力就压迫出了风纪委员胸腔中的大部分空气,这并不是八极拳中的常见打法,但冬妮海依考虑到现场情况,因地制宜,采用了伤害最小的终结技。

    由于千叶理香比想象中顽强,所以冬妮海依继续施压,最终用了7、8分力,直挤得理香酱呼吸停顿,两眼上翻,三角猫舌都要伸出口外,伞剑再也拿捏不住,“当啷”一声掉在地上。

    “诶?这就是读者们在评论区上说过的‘阿黑颜’吗?赶快画下来以后参考用!”

    因为千叶理香对陆瑟敌意满满,所以爱丽丝毫无同情心地把理香丢脸的样子速写下来,陆瑟瞄了一眼,感觉上就算有人对着这张画撸管,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正在这时,陆瑟算定马上就要出现的宿管大妈,果然分开围观女生走到了近前。

    “喂喂喂你们搞什么鬼啊!为什么两个女生抱在一起?楼下竖的告示牌没看见吗?爱上同性要正确疏导,走廊上搂搂抱抱成什么体统?给我放手!”

    慕容姣不太满意道:“她们不是百合,是在打架!按规定的话……”

    宿管大妈实在看不出来比男生还高的冬妮海依,为什么会跟比自己矮那么多的室友打起来,要知道冬妮海依可是不会欺负弱者的类型。

    慕容姣在女生当中则是刺头儿,没少给宿管大妈添麻烦,于是宿管大妈瞪了慕容姣一眼,道:

    “别围观了,女生抱女生有什么好看的?都散了吧!以后这种事在寝室里做,别出来现眼知道吗!”

    “很好,”陆瑟对爱丽丝悄声道,“这样冬妮海依就不会因为打架受到处罚了,到了我必须离开女生宿舍楼的时间,你跟冬妮海依想办法向千叶理香解释误会,别让她乱传我是死变态萝莉控这种事……”

    爱丽丝点了点头,她虽然工作很忙,但是涉及到陆瑟名声的事,还是要上点心的。

    接下来陆瑟把目光转到已经被完全控制住的千叶理香那里,尽量温和地说:“这一切都是误会,跟冬妮打一场以后应该冷静些了吧,稍后爱丽丝会亲自给你解释……诶诶已经晕过去了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