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5】 佛光普照陆坊主
    语文课后面是一节体育课,陆瑟怀着心事,去教学楼一层衣柜区拿自己的运动服。

    女生们肯定要先拿了运动服以后,去旁边的更衣室换掉校服裙再出来,有些男生们则图省事,直接站在衣柜前把校服上衣脱了换成运动服上衣,反正上衣里面还有白衬衫,并没有裸露上身。

    衣柜离陆瑟不算远的包兴就是这么做的,他边解白衬衫上面的蓝领带,边抱怨道:

    “青姿学园这劳什子校服设计这么复杂,之前我活了十几年都没系过领带,为什么不能像红领巾那么好系?”

    陆瑟用指纹打开柜门,道:“你大可以西服配红领巾,没人拦着你,不知有多少人羡慕青姿学园的校服好看,你竟然身在福中不知福!”

    跟愤青基友不一样,陆瑟是西服控尤其是领带控,可以说青姿学园的小西服套装样式校服,正合陆瑟心意。

    不过陆瑟仍然受到包兴的感染,直接原地脱掉西服外套和领带,打算先把运动服外套穿在外面了。

    男生的运动服本应是蓝色,陆瑟有心事,没注意到手里的运动服变了颜色,下意识地披在了身上。

    即使青姿学园的体育课运动服更类似寻常高校的校服,质量也是没的说,布料柔软,通风透气性好,活动灵便,关节处局部加厚以减少运动受伤几率,有诗为证:

    龙披一缕,免大鹏蚕噬之灾;鹤挂一丝,得超凡入圣之妙。但坐处,有万神朝礼;凡举动,有七佛随身……

    “七、七七佛随身!?”

    陆瑟恍然醒悟,再一看自己下意识披在身上的,居然是跟《西游记》里唐僧款式一模一样的锦斓袈裟!

    “哈哈哈哈陆瑟你这是要上体育课还是要西天取经啊!”包兴捧腹大笑起来,凡是看到陆瑟这副怪样的男生、女生也无不大笑。

    幸好爱丽丝已经进入了更衣室,不然就要在爱丽丝面前丢脸了,尽管如此陆瑟还是面上发烧,因为身披袈裟=要当和尚=秃驴。

    “boss你穿锦斓袈裟小心黑熊怪啊!”冬妮海依显然小时候《西游记》看多了。

    “boss你哪来儿的袈裟?”体委泰龙也憋不住笑,受冬妮海依影响,不叫陆瑟班长而叫他“boss”的人越来越多了。

    陆瑟心说这肯定是林琴对我心怀不满,命令手下人想办法破解了我衣柜的指纹锁,偷偷放进去了,不然这袈裟质量这么好,估计值不少银子,一般人也舍不得拿来恶作剧。

    ——那么林琴又是在什么时候得到了我的指纹呢?是海上花号那一夜吗?如果是那一夜的话,别说是指纹,得到什么东西陆瑟都不奇怪。

    “嗯哼,”明明是被林琴整蛊了,陆瑟却要打肿脸充胖子,毕竟一班之长的威严还是要维护的,“这袈裟嘛,是我故意穿上来逗大家开心的!刚星期一气氛就这么沉闷,学习效率能保证吗?我可是要负责提高下次月考的班级平均分的!”

    所谓危机公关,大概就是这样的东西了。

    你若是当领导的,不小心在路上摔了个狗吃屎,手下人多半要暗笑,此时气急败坏只会有反效果,不如慨叹一句“人老了啊,昨晚熬夜处理文件到三点,竟然今天这么没精神”,自然会有一部分人把你的话当真,为自己竟然嘲笑一个如此爱岗敬业的劳模领导而感到惭愧。

    陆瑟一边危机公关一边姿态自然地脱下袈裟,正巧千叶理香来衣柜区晚了一些,敲看见陆瑟半披袈裟的样子。

    “诶?你……你家是开寺庙的?”

    在日本,和尚不但可以吃肉、结婚、生子,寺庙也是方丈的私产,可以由方丈的儿子继承(少林方丈之子虚竹哭晕在灵鹫宫),于是理香误以为陆瑟要子承父业当和尚。

    “哼,原来中国的和尚跟日本一样六根不净!你都是陆坊主了,还天天跟在萝莉屁股后面转!”

    其他同学没听明白“陆坊主”是什么意思,还没彻底脱下袈裟的陆瑟却嘴都要气歪了。

    在日文里,坊主是和尚的别称,也泛指秃子,在日本传说中有“青坊主”、“海坊主”等妖怪,其最大特征莫过于秃头,《银魂》里的“星海坊主”也是玩的这个梗。

    “喂喂,就算你是风纪委员,也不能乱说别人是和尚好不好?另外我只是发际线有点高而已……”

    这时爱丽丝换好了尺寸略大的红色运动服,跟昨晚不同的是这次穿上了裤子,她摇椅晃地往这边走,一不小心看到了半披袈裟的陆瑟。

    “诶?爱丽丝眼花了吗?昨晚并没有熬夜啊……”

    金发小萝莉抹了抹眼睛,再去看时,陆瑟仍然宝相庄严、佛光护体,俨然一位得道高僧。

    “哈哈哈哈太有趣了!顾问知道爱丽丝没有画过和尚模特,所以故意扮给爱丽丝看的吗?话说在漫画里安排一个和尚跟吸血鬼、猎魔人搞三角恋,会不会有剧情突破呢?”

    陆瑟直翻白眼,心说《深红伯爵》原本是一部严肃向吸血鬼漫画,自从为了人气强行让男主跟boss搞基后,活脱脱已经变成了搞基漫画……至少在漫画创作这方面,爱丽丝彻底被自己带上了邪路啊!

    “别急,现在还不到当模特的时候,”陆瑟平复心绪,把袈裟完全脱下来,折成几叠放进了衣柜(至少可以留着卖钱),“放学后有时间再跟你讨论剧情,对了……你要加入故事的是非洲和尚吗?”

    “混蛋!”旁边的包兴怒道,“休想骗我穿袈裟给你们当模特!”

    接下来的体育课,大家由体育老师李志同大爷带领着,在田径场做了一些投掷铅球的练习。

    除了冬妮海依随随便便就破了本校女子铅球纪录,以及林怜练习时大家不知道要看哪个球以外,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爱丽丝为了防止手腕受伤,没有参加练习,只做了观摩和素描)。

    另外千叶理香铅球成绩很一般,看来她属于技术型选手,昨晚跟冬妮海依这种技术+力量统统具备的对手过招,能够没有立即落败实属不易。

    不过看千叶理香盯着冬妮海依掷铅球时的表情,貌似是对于昨晚的失利不太服气,总有一天要再比一次的样子。

    冬妮海依那边,也因为在爱丽丝解释误会的过程中,得知陆瑟用日语干扰了千叶理香的心态,觉得胜之不武,只能希望有机会再公平比试一下,但也要事先做好防护工作避免有人受伤。

    陆瑟在男生掷铅球中获得了比较普通的成绩,跟包兴相差无几,他无聊地站在田径撤视四周的时候,无意中在看台附近看到了正在打电话的物理老师叶远峰。

    “那啥,我在船上真的什么也没干,红璃你要相信我啊!是大舅哥要我陪他去的……什么?因为我又带了曹导演上船所以准没好事?”

    远远看着物理老师的样子,陆瑟就明白妻管严的他一定是被追究周末行踪了,本来回到青姿学园隐隐然有回到光明世界的感觉,结果现在又见到船上的熟人,反倒是产生了还没有完全脱离海上花号的样子,好像青姿学园也有某个隐秘的“vip服务区”似的……

    想到这里,又不小心看到林怜帮大家搬运铅球,所表现出来的胸怀天下、波涛汹涌、呼之欲出,不觉竟然局部充血,很不合时宜地起了反应。

    “我擦怎么回事?我是处男的时候没这么流氓啊!被别人发现就糟了!”

    陆瑟赶忙微微弯腰隐藏痕迹,同时为了让自己尽快熄火,只好念起了“少林同仁堂”老中医教给自己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陆瑟哪里知道,这不是处男丧失的后遗症,而是林光政延时壮阳水的药性还没有完全代谢干净,毕竟那是医疗组给林光政量身定制的补药,陆瑟比林光政年轻得多,所以有些补过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