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7】 丢脸的安芷
    陆瑟腰部微弓不敢动弹苦不堪言,偏偏班主任南宫梦又来找他修手机。

    “南宫老师,”陆瑟苦着脸说,“你不觉得在app上找男朋友很不靠谱吗?再说学校禁止学生们在校内用智能机,你拿智能机过来不是诱惑我违规吗?”

    “看你说的,帮助老师解决婚姻大事怎么能算是玩手机呢?”南宫梦笑道,“你连比特币勒索病毒都能解决,看下app到底有没有病毒也不费事,对吧?”

    平心而论南宫老师的条件绝对不差,五官端正身材有致,左眼角下的一颗凸显女人味的泪痣更是**,然而因为运气不好多次遇人不淑,蹉跎到临近30岁,竟然已经在七大姑八大姨的眼中沦为剩女。

    陆瑟对于结婚较晚的女性没有任何看法,甚至想要跟同性结婚、跟宠物结婚、跟二次元角色结婚、陆瑟都认为那是当事人自己的事,外人无权干涉。

    但是南宫老师出现的时机很不恰当,十二级智能生物的“恋矢”正处于蓄势待发状态,在爱丽丝、理香、林怜面前走火已经非常糟糕,若是在班主任女老师面前把持不住,传出去更不好听。

    “好,好,我给你看一下,不过体育课多半还有安排,李老师一叫我我就得走。”

    陆瑟不情不愿地从南宫老师那里接过手机,看了一下内置杀毒软件的报告。

    “不是病毒,是你的内存卡装了太多文件要满了,”陆瑟瞬间得出了结论,“时不时清理下照片、视频,能保持手机处于良好状态,那么就这样……”

    “等等等等!”南宫老师丝毫也没有班主任该有的沉稳端庄,“我已经删过一批照片了啊!怎么又满了?你给我看看呗?”

    陆瑟没办法只好又摆弄起手机,南宫老师在一旁自言自语道:“这回决不能再找人渣麦克那样的,只想骗我上床的混蛋了!”

    当着学生的面说“上床”这两个字实在不雅,放在平时陆瑟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南宫梦靠得如此之近,她为了凸显身材而故意穿小一号的衬衫,现在第三、第四颗扣子都要被撑掉的样子,不能不让陆瑟稍微幻想了一下里面的内容。

    ——糟、糟糕!赶快平心静气!色即是空!佛法无边!

    “啊不好!”南宫老师忽然想起来什么,急匆匆从陆瑟手里把手机抢了回去,但陆瑟在检查照片存储设置的过程中,已经不小心看到了一张南宫梦出浴之后,头发上还带着湿气就对着镜子自拍的照片。

    因为有手臂遮挡,所以这张上半身的照片没有露点,但也仅仅是没有露点而已,或许南宫老师是为了在婚恋平台上引发更多人的兴趣,所以才准备了这样的私密照。

    ——喂喂靠这种相片找不到靠谱男友,只能引发男人的“性趣”,招来更多想跟你滚床单的人渣吧!你好歹是个老师能不能有点智商!

    尽管陆瑟把南宫老师的愚蠢和自己妹妹相提并论,但却不能阻止几十万年进化出来的男性本能,他的恋矢已经隔着运动裤也相当明显了。

    南宫老师把手机抢回去以后表情尴尬,看到陆瑟裤子的迷之突起以后咧咧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并不知道陆瑟之前就已经蓬勃萌动,还以为是看了一张自己的性感照立即有了如此神效,不得不说南宫梦尴尬的同时还有点小得意。

    ——果然我的女性魅力还没有过时!小男生对我感兴趣那么大男生一样会对我感兴趣!!

    “那个……总之我知道该怎么维护手机了,多谢陆瑟你帮忙,我先走啦!”

    于是南宫老师挥挥手跟陆瑟告别,转过身以后却一脸暗爽的表情。

    陆瑟却知道自己的情况很不一般,不能单纯用敏感度太高来解释。

    “难道跟巴西游蛛的毒性类似,我不知不觉中了什么会让自己持续兴奋的毒素了吗?这样可不行,被巴西游蛛叮咬男性下体,下场可是会坏死切除的……但我又是什么时候中的毒呢?难道林琴你体质特殊到……那里有毒?”

    ※※※

    安芷紧紧拉住陆瑟的手,手心都是汗水,但即便如此也没能为即将到来的震撼做好准备。

    “在这种地方,和学长你……”

    图书馆用来处理缺损旧书、发霉古籍的小储藏室里,双麻花辫眼镜娘像书本一样被平放到桌面上,阳光照上她的白皙肌肤,点点汗珠晶莹剔透。

    尽管平时习惯于用手机打字交流,但此时此刻已经没有多余的理智来进行笔谈了,只好夹杂着吞咽口水的声音,发出细细小小的语声。

    “这、这样不行……说好了是来一起看书的,结果却被……”

    看不清面目但可以确定是陆瑟的人,被兽性主导了身体而毫不怜香惜玉,在瘦弱的安芷身上不停纵横驰骋。

    “流、流出来了a有更多古籍发霉啊!做了这么丢脸的事……”

    “没错,丢脸丢到死了!”

    安芷的班主任,一位只看脸就知道不好打交道样子的高瘦女人,她手拿教鞭十分不悦地敲着讲台桌。

    “上课睡觉还说梦话,什么书籍会发霉……你除了学习好以外就没别的什么优点了,结果现在连学习也开始不认真了吗!”

    高一(6)班布满阳光的教室里,坐在靠墙第三排的安芷从书桌上抬起脑袋,这才发现刚才是南柯一梦。

    “老、老师……”安芷要想解释一下,但她平时的声音比梦话还要小,班主任没给她机会就让她去走廊罚站了。

    孤零零背靠墙壁站在寂静无人的走廊上,安芷脸色红成一片,一方面是因为被老师赶出教室+被同学们嘲笑,更多的则是因为自己居然上课做那样的梦。

    “这就是……这就是所谓春梦吗?这几天因为爸爸夜不归宿的事晚上睡得不很安稳,刚才心里想着学长的事不小心睡着了,结果竟然……学长会不会也想着我呢……”

    微微歪过头,脸上都是少女的愁绪。

    “万一、万一学长真的象梦里一样对我做那种事,我该怎么办呢……”

    稍微回想起梦中的情节,安芷羞得眼镜都要被热力蒸发掉,不由得双手捂住了脸。

    “丢死人了!像大坝决堤一样!满屋子都是两人的气味!我、我竟然是这么下流的女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