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9】 如果我说出去
    陆瑟早上洗脸时,发现自己在洗漱池里掉了好几根头发。

    别的地方是寸土寸金,陆瑟的头顶则是寸毛寸金,虽然口口声声说自己还处于正常状态,但毕竟是会为了“毟”字生气的人。

    “该死,到底是过于在意林琴的事,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呢?”

    “记得老爸当年做生意的是时候也天天操心公司的事,每天掉不少头发,后来跟老妈一起去南极看企鹅,压力骤降就好了……”

    然而陆瑟绝无可能跟老爸一样去“解放天性”,陆瑟天性跟企鹅势不两立,如果必须减压才能阻止头发脱落的话,也得想别的办法减压。

    “嗯……”陆瑟托着下巴自言自语道,“现在跟以前和小佳住在南极,天天吐槽妹妹时相比,头发掉得多了,难道吐槽是我的天性之一,强行忍揍增加压力吗?”

    “好,头发的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那么以后遇到想吐槽的事不要强行忍住了!哪怕言多必失也比变成秃头要好,十二级智能生物绝对可以把握其中的平衡的!”

    ※※※

    今天第一节是数学课,存在感不强的数学老师在上面讲“变量间的相互关系”,学霸项尚在第一排听得很happy,其他大部分同学则如同听经。

    陆瑟偷眼瞄向邻座的林琴,好不容易来上课的她,一直低着头玩手机,连拿课本打掩护都懒得打。

    如果是智能机还可以理解,然而青姿学园校园改革后,周一~周五的封校期间学生只能只用学校配发的非智能机,那是屏幕只有1.4寸,连贪吃蛇都玩不了,究竟有什么好摆弄的呢?

    “嗯哼,”陆瑟终于忍不住低声对林琴道,“你玩什么呢?用短信功能记日记?”

    林琴好像被打扰了一样,颇为烦恼地抬了下头。

    “记录某个负心汉做出的对不起我的事情,你有什么意见吗?”

    听林琴这么说陆瑟有点心虚,他用几乎超过人类极限的斜视能力去瞟林琴的手机屏幕,然后就看到了让他震惊的大段文字:

    “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秃头……”

    “混蛋秃头这件事本身很对不起你吗!你果然是外貌协会成员……不对我还没秃呢!”

    林琴的行为实在值得吐槽,陆瑟立即践行了早上洗脸时拟定的方针,以免压力上移,把头发从毛囊中给挤出去。

    林琴仍然是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继续拿着手机在实体键盘上手打“秃头”二字,虽然她面容平静,配合精致的五官简直可以用高雅出尘来形容,但陆瑟总觉得莫名瘆人。

    “……”

    “……”

    两人沉默了一会后,林琴终于道:“如果我说出去的话,会有好几个人恨不得把你杀了。”

    陆瑟心头一颤,但好歹是进入了正题,既有一种罪责坐实的沉重感,又稍有解脱。

    “我……别忘了我在网络上埋设了终极报复程序,而且经常根据实际情况更新版本,一旦我整整一周没能发送特殊编码到云端服务器,林氏集团就会遭受……”

    “遭受全面攻击是吧?”林琴补完陆瑟的话,“你天天说我耳朵都起茧子了……你觉得现在的我很在乎林氏集团的股票大跌吗?

    陆瑟片刻无语,林光政绝对是害怕林氏集团资产缩水的,因为林氏集团是他泡妞的基础,虽说某种程度上林氏集团也是林琴泡妞的基础吧……但听小佳讲起林琴在海上花号被挟持时的镇静,陆瑟心知自己也有所不及。

    林琴因为每天要死n次,假死后又会做各种超真实的梦,体验各种不同的人生,所以她的行为不能以常理度之,万一要跟陆瑟玩同归于尽,陆瑟是很吃亏的。

    不过林琴毕竟是仇人的女儿,还是诱骗小佳的女流氓,她的话不能尽信,更不能被她牵着鼻子走。

    “那么,想杀我的那几个人具体都是谁呢?也包括你母亲吗?我记得她可是很热心让我跟你或者林怜生孩子的。”

    一边说一边心虚地看了一眼前座的林怜,幸好林怜正在因为完全听不懂数学老师的课而感到伤心,没有听到陆瑟说要和自己生孩子。

    “生孩子”这三个字并没有让林琴的淡漠表情有所变化,她喃喃道:

    “阿尔法,以及我父亲手下急于表现的保镖们,如果知道了这件事就会排着队来杀你的。”

    “或许吧,”陆瑟硬着头皮道,“你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态的确可以让我险象环生,但别忘了尼采说过,那些不能杀死我的必将使我更强!”

    林琴一秒钟都没有耽搁地补充道:“那些不能杀死你的,下次来杀你的时候会变得更强大。”

    毒舌女王这句话噎得陆瑟半天没词,一方面是他身为班长带头说话,需要注意数学老师以及千叶理香的目光,另一方面,则是对林琴带有稍许歉疚感,毕竟他看到过林琴在床上缩成一团时,脸上的泪痕。

    “诶?缩卵了吗?”林琴主动出击道,“我还以为你为了报复我爸爸,什么都干得出来呢……换成我的话,为了报仇,我连小弟弟都可以不要……”

    “你根本就没有小弟弟好吗!!”

    这个时候林琴上课玩手机终于被数学老师发现了,虽然数学老师知道林琴是林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但也不能对这么明显的事视而不见。

    “林、林琴!你上来做这道题!”

    以提问来代替批评,打算让林琴做不出题而感到尴尬。

    然而林琴放下手机,病怏怏地走到黑板前拿起粉笔,行云流水一般解出了答案。

    “这样……老师我可以回去了吗?有点头疼……”

    林琴手按额头,青丝垂肩的模样颇引人怜爱,黑板上的解题步骤又无可挑剔,数学老师只好挥挥手表示她可以走了。

    “真是天才啊!”

    林琴往回走时,有同学发出这样的感慨,慕容姣却不服气道:“什么嘛,肯定是陆瑟给她递答案了!”

    “你怎么答出来的?”林琴坐回位置之后,陆瑟也忍不住问道,“你刚才明明没有认真听课吧?”

    “我假死的时候也是学习效率最高的时候,”林琴回答,“半梦半醒之间播放教学内容给自己听,假死以后就会做相关的梦境,实际上高中课程我早就非常辛苦地在床上学完了。”

    “辛、辛苦你妹啊!”陆瑟道,“你这是作弊吧!比哆啦a梦的的记忆面包还方便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