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5】 爱岗敬业南宫梦
    黄柏发担任教导主任多年,可从来也没有见过(假)老师跳楼的超现实场面,所以和身后的王朝马汉一起都比较懵逼。

    “我的眼睛……”黄柏发摘下圆框眼镜使劲揉了揉,甚至怀疑刚才自己看到的都是幻觉。

    从教室前门冲进来的真正南宫老师,则继续一脸震惊地问道:“保安说刚才看见我跳楼,还怀疑我是假扮成我的恐怖分子!什么情况这是……”

    果不其然,跟着南宫老师上楼来的,还有一个神情紧张的保安,看样子是没抓住易容的阿尔法,而是把真正的南宫老师给抓住了。

    冬妮海依的迷妹楠楠回答:“南宫老师,你被陆瑟扯破了衬衫露出胸罩,然后就羞愤跳楼了……”

    “什么!?”南宫老师大惊,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完好无损的衬衫,才纳闷道,“我今天没穿……不是,我没有被扯破衬衫啊!再说如果我跳楼了,现在的我是鬼吗!”

    “非常遗憾,”林琴叹了口气道,“南宫老师你爱岗敬业,虽然不幸香消玉殒,但仍然惦念着自己班级的学生们,死了化成鬼也要来看望我们……”

    一边说,一边抓住旁边妹妹林怜的手,让林怜甘受摆弄地在身前画了个十字——不得不说大胸挺碍事的。

    南宫老师最近刚和闺蜜一起看过变鬼却不自知的恐怖片,一时间脚下发软,身子椅道:“怎么会这样?我还没有结过婚呢9有,我……我真的这么爱岗敬业吗?我好佩服我自己……”

    “别着急佩服自己行吗?”黄柏发提醒道,“南宫老师你没死,从2楼跳下去本来就不太容易死……而且刚才假冒你的人也没摔死,人家受过特工训练呢!”

    间谍训练跟特工训练许多项目重合,教导主任基本也没说错。

    “这件事太过诡异,你们先上课,等我汇报给校长再做定夺!”

    黄柏发说完就带着王朝马汉,从男生堆里面没收走了写真集,在男生的怨恨目光中离开了高二(1)班教室。

    这节课本来应该是化学课,可特技是“做实验失败”的化学老师昨天在8班把自己的眉毛烧掉了,于是这堂课就变成了自习课,正好也可以让南宫老师搞清楚自己到底死没死。

    收集了各方面的证言后,南宫老师终于了解是有人假扮成自己给陆瑟栽赃陷害,被陆瑟识破后跳楼逃跑还用上了特工手段。

    “原来如此,我说自己也没有那么在乎你们,死了还……不是,总之你们以后一定要保护好我,不要让我被假冒者杀了知道吗!”

    “南宫老师你多虑了,”已经和其他同学一样在自己位置上坐好的陆瑟说道,“假冒者代号叫阿尔法,她是林琴的手下,属于林氏集团培养出来的间谍特工,目的只是为了给我添堵,不会把老师你给杀了的。”

    “boss我明白了!”冬妮海依左手握拳击打在右掌心,此时此刻才恍然大悟,“原来在船上我喝醉酒时,摸到的是阿尔法假扮的boss!怎么不早告诉我呢?害得我以为boss你有奶……”

    “咳咳!”陆瑟干咳一声暗示冬妮海依现在不是说这些的诚,冬妮海依一惊,立即矮身在书桌上双手捂住了嘴。

    坐在冬妮海依右边邻座的千叶理香,眉头微微皱起,心道:果然上个周末冬妮海依和陆瑟去某条船上约会了吗?林琴跟我说陆瑟嫌弃她身体虚弱才要悔婚,所以找了冬妮海依这种身体超级健康的类型!?

    回想起和冬妮海依对阵,结果被冬妮海依抱得窒息昏迷的情景,理香一阵心有余悸。

    “真的不会杀我吗?”南宫老师显然更注重她的人身安全,她把半是害怕半是恳求的目光望向林琴,毫无班主任威严地说:

    “那个……林琴同学你不会让手下人把我做掉吧?如果我很碍事的话我会主动辞职的……”

    “阿尔法不是我的手下,”林琴这句话里面包含的真意(是妹妹),只有陆瑟听得出来,其他人则明显觉得林琴是在推卸责任。

    “她被陆瑟伤害过感情,所以才要想方设法报复陆瑟,并不是我授意她这么做的,不过她的确从我这里偷走了陆瑟的指纹……”

    “什么叫从你那里偷走了!?”陆瑟气道,“明明是你给她的吧!”

    林琴动作很慢地向左边的陆瑟转过头来,幽幽道:“反正你默认我这里有你的指纹对吧?以前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琴琴,现在新人胜旧人……”

    “我的指纹也是你偷的!”陆瑟说出前半句后,却不好意思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出林琴到底是在什么情况下偷到自己指纹的。

    南宫老师觉得让陆瑟和林琴再对话下去,说不定还会掀出什么儿童不宜的秘密来,于是拍了拍黑板让大家安静自习,她去校长办公室望风,看黄柏发有没有在跟何其美校长说假冒者的事了。

    刚刚发生了阿尔法无伤跳楼的好莱坞场面,班主任又走了,学生们很难安安静静地上自习课。

    除了第一排的学霸项尚心无旁骛地做模拟试卷以外,其他同学大多都在交头接耳。

    “林氏集团真有钱啊,居然能养特工!慕容姣你家是开保安公司的,有员工能做到那个什么阿尔法的程度吗?”

    “说过多少次了是安保公司,不是保安公司!”慕容姣眼角吊得更厉害了,“根据我们慕容家的情报,阿尔法应该做过林琴的贴身护卫,还带人去拯救过被绑架的人质但是不太成功……除了没人见过她真正的脸以外,她没有什么地方特别厉害的,我家公司能打败她的数不胜数!”

    其实慕容家之前不知道阿尔法叫阿尔法,只是安保公司情报网模模糊糊显示有这么一个人,今天终于联系了起来。

    “诶?这么说果然还是林琴的手下了?陆瑟得罪了林氏集团大小姐林琴,看来以后不会有好日子过了……慕容姣你挺讨厌陆瑟的,正和你心意是吧?”

    慕容姣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她讨厌陆瑟不假,可林琴相比之下更令她讨厌,在林琴出现之前,家世最显赫的高二(1)班学生明明是自己,自己才有资格被称作“大小姐”,结果林琴出现之后完全把自己比下去了。

    当然,林怜是林琴的妹妹,严格来说林琴来上学之前慕容姣就不是最“大”的大小姐(各种意义上),但林怜属于傻白甜,有林氏集团做后台又顶着校花的头衔,可丝毫不会作威作福,修女属性完全超过大小姐属性。

    正当慕容姣考虑以后要怎么压过林琴一头的时候,爱丽丝在林琴前座,向左后方的陆瑟回过头来,满面狐疑道:

    “顾问你真叫过‘小琴琴’那么肉麻的称呼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