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7】 公开行贿
    何其美眼睛里不揉沙子,在校长桌后面讽刺道:“既然打算收买受害人,那么是非曲直应该已经很清楚了吧?”

    “我、我没有收买受害人!”何希范尴尬狡辩道,“我是在跟南宫老师玩石头剪子布,刚才我们俩都出了布,平手!平手哈哈哈……”

    “什么?”南宫老师真以为自己被耍了,“还以为是5千、5万,让我距离买法拉利更进一步呢!谁愿意和长成你这样的人玩石头剪子布啊!”

    刚一出口南宫老师就有些后悔,何希范瘦如麻杆,满脸奸相,但毕竟是副校长,得罪了他以后难免被穿小鞋。

    “那个……我是说我没闲工夫和副校长你玩石头剪子布……”

    南宫老师急忙给自己找台阶下,但是何希范双手抱胸把脖子一扭,那意思是“你蠢成这样,到手的贿赂没了也怨不得别人”。

    “嗯哼,”何其美校长清了清嗓子总结道,“我从青姿教育集团董事长任鸿德先生那里得到的指示是,虽然青姿学园已经不存在被林氏集团收购的可能,但林总的部下、女儿在青姿学园仍然会得到合理的待遇,这也算是林氏集团帮我们解决建校用地问题的回礼。”

    顿了顿之后又道:“但是合理不代表有特权,尤其是这种干扰校风校纪的事。林琴的身体问题我略有耳闻,这次可以口头警告一下不继续追究,但下不为例,警告的事就由何希范你亲自去办吧。”

    何希范直头疼,道:“可是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林琴小姐她……”

    何其美的凌厉目光透过金丝眼镜,瞪得何希范没敢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既然你现在的职位是副校长,职责是在协助管理校园的同时,从中学习林氏集团未来进军教育界的经验,那么务必要记住不管家世如何显赫,只要在这里上学就是普通一员!把‘林琴小姐’这种敬语挂在嘴边上,你以为这里是林氏集团的下属产业吗?”

    何其美声色俱厉,连旁边的南宫梦都吓得瑟瑟发抖,何希范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心中忿忿不平。

    ——你这个更年期超长的老处女!明明都滚去照顾病危的初恋情人了,一去不回多好,那样青姿学园就是我的天下了!

    ——这样当着别人的面痛斥我这个林总亲信,你等着吧!林总在任鸿德那里吃了瘪,绝不会善罢甘休,总有一天我们会想办法让青姿学园陷入危机,然后跪下来求林氏集团上门收购!

    虽然心里面骂何其美骂了一百遍,但表面上却不能明显表现出来,只得违心点头道:

    “我知道了,林琴小姐……不,林琴那里我会通知她的,那么是不是就没别的事了?”

    “有,”何其美用打磨精致的指甲敲了敲桌面,“今天假冒南宫老师的那个代号叫‘阿尔法’的特工,我听说她的真实年龄跟林琴也差不多,她在哪里上学?你们林氏集团培养少女特工也就罢了,可谁给你们的资格剥夺她们上学的权利?替我转告她,如果能洗心革面不再为非作歹的话,我代表青姿学园欢迎她来这里就读。”

    “这个……这个恐怕有点困难,”何希范踌躇道,“阿尔法秉承家族信条一直不肯以真面目示人,青姿学园就算有教无类,也不能接受阿尔法以假身份、假面孔入学吧?另外她很受林总器重,一直有参加集团内部培训,真实学力并不次于普通高中生的。”

    阿尔法是林光政的私生女,不可能不受“器重”的,理论上阿尔法如果不再执意走间谍之路的话,让她来青姿学园上学也无不可,但那样一来,青姿学园的林总女儿就又多了一个,往陆瑟嘴边送有羊入虎口的意思。

    “校长,”腋下夹着教尺的黄柏发这时说道,“那么这次事件,纪检部要把责任都算在林氏集团女特工的头上吗?陆瑟没有责任,而林琴本次免于处罚,没错吧?”

    “没错,”何其美点了点头,“你可以把处分记在‘阿尔法’的头上,万一她未来想开了来上学,再把处分执行下去也不迟。”

    继续交代了一些后续事宜之后,何其美遣散了三人,南宫梦有点心虚地头也不回往高二(1)班教室走,但毕竟穿了高跟鞋速度不快,被何希范从后面追上了。

    “你、你要干么!?”南宫梦双手挡在胸前做了一个保护自己的动作,因为假冒的自己被陆瑟撕破了衬衫,她担心真的自己也被撕破衬衫。

    何希范鄙视地“切”了一声,道:“你蠢不蠢啊?林总富可敌国,他几个女儿都在你的班级,你多多维护一下,以后还愁买不起法拉利吗?只要你跟我合作……”

    “怎、怎么个合作法?”南宫梦左看看右看看,周围并没有别人,才低声回应道,“最早只有林怜一个人在我们班,她完全没有集团大小姐的架子也很少惹事,所以我没有这种自觉嘛……”

    “这还用我教你?”何希范道,“以后林琴小姐惹出了什么麻烦,你多兜着点,在高二(1)班内部解决了,别传到校长耳朵里!”

    “可……可这次的事情不怪我啊!”南宫梦叫屈道,“你们林氏集团的特工都假扮我跳楼了,还能不传到校长耳朵里?所以精神损失费什么的……”

    一边说一边朝何希范伸出了手,“我这个月请闺蜜吃饭,还有老同学结婚随礼都花了不少钱,很有月光的危险,不如林氏集团先预支我一点……”

    “没干活就想要钱?”何希范哼道,“我也不是随身携带很多现金的,不过为了表示合作的诚意,我看看兜里有什么吧……”

    “一个,两个,三个……”

    何希范从阿玛尼白西服口袋里面,挨个掏出了三枚硬币,这是他在外面买水获得的找零,现在一个接一个地放在了南宫梦的掌心里。

    “诶?本以为还有大票呢,结果居然没了,不如先预支给你这些去买个肉夹馍,等你真正帮上了我的忙……”

    “以为我傻吗!冬山市最便宜的肉夹馍也要卖4块!”南宫梦急了,“没想到你们林氏集团这么抠门!我要何年何月才能买上法拉利……”

    好死不死地,教导主任黄柏发嗅到了犯罪的气味,去而复返,正好见到何希范往南宫梦手里塞钱。

    “哈?公开行贿受贿?”黄柏发将手中教尺一指,厉声喝道,“你们要做什么?跟我回去见校长!”

    南宫梦吓了一激灵,下意识把手中硬币全都抛在了何希范脸上,把何希范砸得眼冒金星,并且义正言辞道:

    “别、别以为我是这么廉价的女人!我是高二(1)班受人尊敬的班主任,绝不会受你们林氏集团的收买!每个学生在我这里都是平等的!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