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1】 断绝关系
    安芷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得身体耸动,红框眼镜差点从鼻梁上滑下来。

    ——不像,学长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学长问我有什么愿望,难道是在和我讨论未来?学长这么优秀的人,竟然会对我这种人的未来也感兴趣吗?

    喉头颤动了一下,但还是没敢用自己的声带发声,安芷低头在手机键盘上打了一阵子,然后把屏幕竖给陆瑟看:

    “我的愿望是考上一所人文气息浓的大学,最好是有很大的图书馆的那种。”

    1.4寸手机屏显示不了很多,等到陆瑟看完以后,安芷手动翻页。

    “学长科研能力那么强,听说在南极就发明过东西,肯定要考理工科大学吧,我只有文科比较好,不能去一所大学真的很遗憾。”

    “并不是指那么远的愿望,”陆瑟道,“我说的是眼下,比如我妹妹眼下的愿望是得到10件cosplay服装和10张游戏光盘,你有这种愿望吗?”

    一边说一边继续用叉子卷意大利面,也示意安芷不要把面放凉了。

    安芷在陆瑟面前紧张得吃不进东西,不过为了礼貌还是象征性地吃了两口,然后迫不及待地又要用手机打字。

    “别用手机了,”陆瑟道,“上次咱们在这里不是用提意见的便签纸笔谈来着吗?你在纸上写,写好了一张给我一张,虽然不环保,但省得在那么小的屏幕上翻页了不是吗?”

    安芷也觉得吃饭时让学长抻着脖子看手机不太礼貌,便点点头,拿过餐桌左侧的便签纸和水性笔,在纸上写下娟秀的字迹。

    “我平时最大的花销就是买书,爸爸妈妈都很支持我,暂时没有想要而买不到的东西。另外学长问我想要什么,难道是知道我10████”

    ███的部分是先写出来又被划掉的,一页便签纸所能写下的字比一页1.4寸屏要多,安芷的落笔速度比说话速度快10倍,然而也有这种脱“笔”而出又觉得不合适,立即涂改的例子。

    陆瑟坐在安芷对面,看到便签纸上的字都是相反的,但陆瑟对于上下颠倒、左右颠倒的文字辨识起来毫无压力,甚至不仅限于汉字。

    “你10月份过生日?几号?”陆瑟在那个角度并没有看到███下面的字,但十二级智能生物根据语境也能猜得**不离十。

    少女心中掠过一份酸涩的幸福,酸涩是因为笔误到底还是被学长发现,这样会显得自己很贪婪主动要生日礼物似的,幸福则是因为陆瑟对于自己的生日显得比较关注,说明他在意自己。

    意识到陆瑟在对面也能即时看到自己所写的字,安芷落笔谨慎起来,比刚才慢了好几倍。

    “是10月22日,可学长真的不用给我准备礼物的,学长一直很照顾我,怎么好意思再要礼物……”

    不等安芷写完,陆瑟笑道:“天秤座?据说天枰座女生很少会发脾气,也很少会把自己心底的苦恼说出来呢……10月22日不就是这周日吗?你打算怎么过这个生日?”

    《如何给妹子洗脑》第四章第十二节:你可以完全不信星座,但是考虑到妹子大多数信,所以你要把星座特性倒背如流,万一妹子谈起要有话题,不至于冷场。挑出星座特性中好的一面说给妹子听,既能让妹子开心又不至于拍马屁拍得太露骨。

    果然安芷心中涌过一股暖流,“心底的苦恼”实在是万用金句,试问世界上有谁没有心底的苦恼呢?孩子有,成人有,宅男有,少女有,就算是天敌很少,悠哉悠哉泡在水塘里的非洲河马,也说不定会为了青草不够吃或者总有人莫名其妙向水塘里丢砖头(上面写着“赶快补更”)的事情感到苦恼呢。

    “因为我太内向,一直以来都交不上什么朋友,所以之前的生日都是父母给我在家里过,今年比较特殊,爸爸说他赚到了些外快所以会带我和妈妈去帝王大厦的音乐西餐厅。”

    帝王大厦紧邻冬山湖,共49层,总高度271.59米,是冬山市第一高楼,就像东方明珠电视塔之于上海一样,属于冬山市的地标性建筑。

    其实陆瑟觉得这地方不太吉利,前些年帝王大厦出过绑架案、谋杀案、爆炸案……几经整改易手,现在帝王大厦的拥有者是am科技有限公司,这个公司经常在大厦里开展机器人试用,像林母远程操控的b-13型号智能机器人,据说帝王大厦里有的是,能够一边清洁地面一边提供wifi上网服务。

    “那真是恭喜了啊,你们一家人和和美美很幸福吧。”陆瑟道,“我还没来得及去帝王大厦,你去了以后有什么观感,可以讲给我……不,写给我看。”

    谈起家庭来,安芷略有担忧地落笔写道:

    “爸爸13号那天整晚都没回来,他交代说是接了鉴定文物的私活要给客户保密,妈妈相信了他的说法,但还有人看见爸爸跟单位的女同事在街上聊了很久的天,所以最近家里也不是很和睦的样子……”

    陆瑟知道,安书荣夜不归宿是跟林光政去海上花号参加文物拍卖会去了,所谓跟女同事交谈甚密,搞不好也是阿尔法假扮的女同事,为的是从安书荣那里打探出林光政的行踪。

    “你见过我的班主任南宫老师吗?”陆瑟突然问,“你爸爸女同事的身高是不是跟南宫老师差不多?”

    安芷一怔,随后恍悟什么似的落笔写道:

    “假南宫老师跳楼这件事全校都听说了,难道那个叫阿尔法的女间谍也伪装成我爸爸的女同事吗?她这么做有什么好处?”

    陆瑟对于安芷的领悟力比较满意,他点头道:“其实你爸爸的秘密客户就是林氏集团的董事长林光政,阿尔法是林琴的手下,林光政是林琴的爸爸,林琴派阿尔法假扮成别人,从你爸爸那里打探她爸爸的行踪,不是很正常吗?”

    “你爸爸她爸爸”什么的说起来比较绕嘴,不过陆瑟相信安芷理解上不会有问题,有问题的话就是小佳了。

    安芷笔尖一颤,再写出来的字号都大了几分:

    “爸爸竟然和林氏集团的董事长扯上了关系!学长你不是最讨厌林氏集团了吗?上次爸爸卷入非法文物鉴定事件,林琴说她有本事平息这事,条件却是让我当着学长的面脱下██,总之这个霸道集团我也不喜欢x去一定要让爸爸跟他们断绝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