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5】 我很爱国
    “就是他们!就是他们把我们班长给打了!!”

    陆瑟刚刚在冬妮海依、安芷那里统一口径,蔡登辉那个逃出咖啡店的同伙就带着教导主任去而复返,指着案发现场大声告状。

    “是那个大女人动的手!陆瑟在旁边指挥来着!”

    教导主任黄柏发拍了拍手里的教尺,吩咐背后的纪律委员王朝马汉:“通知医务室过来看看伤势,不是大问题就校内治疗……打人的都给我带走!”

    这就是为什么10分钟后,冬妮海依被关在食堂大楼地下的禁闭室里,空无一人的昏暗空间正中央,冬妮海依心中忐忑地坐着一把孤零零的椅子。

    ——不会对我进行电疗吧?虽然boss跟我说学校绝对没有真的电疗设备,但万一有呢?二大爷说人被电多了会变成二傻子见人就叫葛葛,我可不想变成那样啊!

    冬妮海依一没戴手铐,二没戴脚镣,更没人捆她,但她知道站在对面黑暗中的是教导主任之类的校领导,不敢造次害怕被开除。

    “冬妮海依,你为什么要打8班的蔡登辉还有薛獒?”

    黄柏发的声音从正前方响了起来,随后就是顺时针的脚步声,显然教导主任一边问话一边绕起了圈子。

    冬妮海依拘谨地把十根手指绞在一起,犹豫了几秒钟,才按照陆瑟的叮嘱回答道:“因为我很爱国所以才打他们。”

    “哈?”黄柏发明显一愣停下了脚步,纳闷道:“你说什么?”

    “嗯哼……因为我很爱国!”冬妮海依有了些信心,大声道,“蔡登辉和薛獒把日语班带得乌烟瘴气,自认是精神日本人,他们在咖啡厅逼安芷和陆瑟唱什么日本国歌《君之代》,我气不过才揍他们的!”

    陆瑟编的瞎话经常是半真半假,蔡登辉和薛獒的确逼过安芷唱日本国歌,8班上梁不正下梁歪也是事实,让校方很头疼。

    “这个,”黄柏发眉头皱得老高道,“就算你因为他们的精日行为义愤填膺,也可以报告老师让老师来处理,直接动手打他们,实在是……”

    “报告老师!是他们先动手的!他们把安芷的手机砸到了地上,还把咖啡厅打工学姐的手腕捏出了红印,他们害怕过程被摄像头录下来,还逼学姐把这段时间的录像给删了!”

    冬妮海依如同念菜谱一样,把陆瑟教给她的说法一股脑都抛了出去,这样一来屎盆子都跑到蔡登辉他们头上了。

    “真有这种事?但他们可是说是你突然从后面动的手啊……”

    由于冬妮海依手下留情,蔡登辉和薛獒伤势不重,医务室的校医大妈慢吞吞给他们看过之后,告诉他们都是皮外伤,抹点红花油就能好,不过俩人叫着喊着要去大医院做全面检查,还声称饶不了陆瑟和冬妮海依。

    “老、老师我是少数民族!”

    “哈?”

    “我们珞巴族认为说谎和偷盗一样是最丑的事,您不相信我的话,就是认为我是偷东西的小偷了?”

    就像陆瑟交代的一样,冬妮海依说这句话的时候故意显出一定怒气来。

    “没、没有,你别急……”黄柏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青姿学园的长期战略是要在国内、国外扩大影响力,务必接纳更多种族更多国家更多不同文化的学生,尊重对方的风俗习惯是老师必须学习的课程。

    其实冬妮海依这时一样心虚,毕竟陆瑟让她说的不完全是实话,不过这也是无奈之举,陆瑟告诉她对坏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下不为例,下次不说谎了……而且都说入乡随俗,我在村子里风俗都是不锁门的,到了城市还不锁门就是找偷啊!

    黄柏发离开禁闭室去了别处,过了一会灰头土脸地回来了,因为陆瑟、安芷在政教处分别被询问,说辞和冬妮海依也没什么不同,咖啡厅打工学姐那边也是一样。

    “踏——踏——踏——踏”

    冬妮海依听声辨位,知道教导主任双手背在身后拿着教尺,不断地拍打自己的大腿,每走几步就返身回来,来来回回走了十多圈。

    黄柏发发愁是有道理的,前段时间,有4个精日分子身穿二战日军制服,乘夜在著名抗日遗址四行仓库拍照留念,影响极坏,网上网下一片喊打之声,蔡登辉却觉得这4个sb需要声援,个人爱好需要得到尊重。

    有种种迹象表明,蔡登辉、薛獒跟拍照的那4个精日份子有过网上沟通,如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