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6】 除了肩膀还有其他地方需要按摩
    冬妮海依大发神威痛扁精日分子,虽然在学校里掀起了一阵风波,但最终在陆瑟保证全额赔偿医药费的前提下,大事化小冷处理了。

    从海上花号回来以后陆瑟钱包鼓了,赔偿了医药费以及咖啡厅桌椅损坏费以外,账户里还剩下1200多万人民币,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蔡登辉和薛獒对这种处理结果当然十分不满,但是以他们俩的情况完全无法取得舆论同情,学校里大部分人觉得他们俩挨揍活该,要是敢把事情发到网上,搞不好会引来什么“铁血锄奸团”组团揍他们。

    “我们要做全身检查!我们要打营养针!我们要做水疗!鱼疗!这些钱都要陆瑟负责!”

    为了发泄心中不满,蔡登辉和薛獒拼命在医院花钱,想让陆瑟心疼,可陆瑟向来不做金钱的奴隶,花钱是为了让自己高兴,两人愿意在医院里挨针,陆瑟挺愿意给他们花钱的。

    “好哇,黄主任您替我转告他们,营养针多打点,检查也多做点,最好加上胃镜、肠镜,鱼疗用的鱼类丰富一些,可以加上黄鳝,另外问问他们不考虑一下咱们学校的特色电疗吗?”

    教导主任黄柏发因为自己和黄鳝都姓“黄”,所以有些尴尬。

    “嗯哼……陆瑟你想清楚了,蔡登辉和薛獒肯定挑最贵的,这一套下来搞不好要十几万……”

    “好啊,”陆瑟双手插兜耸了耸肩,“十几万就能让他们打针吃药爆口爆菊,我觉得很划算啊!我凭本事自己赚的钱,凭心情再花出去,有什么不可以吗?”

    黄柏发略无语,心里琢磨着陆瑟多半是在网上窃取了什么商业机密卖了高价,蔡登辉和薛獒以为能让陆瑟心疼钱,可是打错了主意,只能平白挨针扎了。

    下午第二节的生物课上,包兴对陆瑟连说抱歉,自己午睡睡得太死才错过了陆瑟的求救短信,下次绝不会再这样了。

    陆瑟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道:“把希望全寄托在你身上的话,我翔都让人打出来了……你睡觉睡得那么死,就不怕狮子把你吃掉吗?”

    狮子最大的栖息地是非洲,陆瑟拐弯抹角地讽刺包兴是非洲人,既然是生物课就应该三句话不离生物。

    结果包兴没反应过来,仍然嘻嘻哈哈道:“不过你和冬妮海依痛打了8班班长一顿,还没受学校处分,现在同学们都传言你们和校长有py交易,我以后也可以横着走了哈哈哈哈哈!”

    陆瑟两眼一翻,心道何其美校长可是女的,冬妮海依倒不打紧,你们说我跟校长有py交易,口味略重啊!

    话说回来,让学校里的大部分人产生畏惧心理,也是陆瑟原本的算盘,他就是要大家误以为不管自己和冬妮海依在学校里闯了什么祸,都能靠人脉和金钱摆平,这样一来故意找事的家伙就会退避三舍,陆瑟也可以集中精力对付林氏集团了。

    讲台上,曾经在冬山一中教过包兴的生物老师大妈(人称“青蛙师太”)正讲到35页第4节的《免疫调节》,不过她特地把34页的《拒绝毒品》着重讲了一遍。

    “大家记住,鸦片、海洛因、冰毒、吗啡、大麻都对人体有害,会让你们出现生理成瘾和心理成瘾症状,不要以为家里有几个臭钱就可以随便接触,家财万贯人没了有个屁用?就算一时死不了,吸毒以后人也会变得很丑——包兴你说对不对?”

    “诶?应该对吧?”包兴一愣站了起来,不过他回答以后挠挠头仿佛醒悟了什么,“老师!您不会是拿我当例子指出吸毒的危害吧?我没吸毒啊!我变黑是因为暑假的时候跟爸妈去西藏,一路上晒成这样的!”

    全班同学都对包兴投来怀疑的目光,认为阳光再毒也不可能改变种族,青蛙师太五指张开挥手示意包兴可以坐下了。

    “其实啊,我觉得你和暑假之前没啥区别。”

    教室里爆发出一阵哄笑,连风纪委员千叶理香都忍俊不禁,不过她觉得嘲笑同学肤色是不好的行为,于是用生物课本把嘴挡住了。

    陆瑟邻座的林琴没来上课,不知道是假死症犯了,还是在策划什么针对自己的阴谋诡计。

    当然,还有陆瑟不太愿意去想的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妊娠反应对林琴身体的进一步削弱,虽说按道理不会这么快起反应,但林琴那种特殊体质谁知道呢?

    下课后陆瑟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者是林琴,陆瑟心里咯噔一下,以为林琴要说关于海上花号那一晚的事。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