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1】 五名嫌疑人
    案发地点教职员办公室,无关人员暂时被清空,教导主任黄柏发受校长何其美全权委托,负责在5名嫌疑人当中揪出真凶。

    副校长何希范觉得何其美什么事都指派黄柏发做,颇有架空自己的意思,于是不请自来,也成了这次案件的审讯者之一。

    在5名嫌疑人学生左前方,三只保险柜排成一列嵌在墙壁里面,中间的那一只保险柜处于开启状态,里面存储的高二学年月考试卷不翼而飞,从外观上却看不出有什么破坏的痕迹。

    “……所以大家也看到了,保险柜不是暴力打开的,是使用钥匙,或者猜出4位密码才打开的,而且保险柜里面还有不少东西,可除了月考考卷以外什么都没丢!”

    黄柏发仍旧是一副公鸭嗓,十足旧社会账房先生的派头,手握教尺来回打在自己的掌心。

    经过陆瑟突击补习以后,包兴、林怜和冬妮海依考得都比上个月好,除了林怜和冬妮海依在语文考试中,不小心把“鲲之大”后面续写成“一锅炖不下”以外,简直发挥完美,陆瑟让他们录下的考点基本都写上了。

    所以说不出意外的话,高二(1)班达成成绩提高,年纪排名不再是倒数第二,至少冲到倒数第三的可能性,接近90%,陆瑟也可以借此让何其美校长履行承诺,答应自己提出的一个合理的要求。

    然而考卷失窃打乱了计划。

    虽然窃取保险箱内的物品,严格来说已经属于刑事案件,但是为了青姿学园的名声,暂时不能报警,能够在校内解决最好。

    作为5名嫌疑人之一,陆瑟和其他4名学生站成一排,最右侧的他向上推了推眼镜,表情反而有些得意。

    “虽说林琴有犯罪动机,但是这次的利益相关者太多,比如有人在月考中考得好,有人却考得不好,那些考得不好的人,一样可能偷走试卷……既然连我都被怀疑了,那么只好扮演一次名侦探了!”

    自言自语几句之后,陆瑟伸手指向左边紧挨自己的包兴:

    “不用找了,犯人肯定是黑影人包兴!《柯南》里的所有凶手都是长他这样的!”

    “嗯……有道理,”黄柏发点了点头,“那么现在结案……”

    “黄主任你太武断了啊!”包兴嘴都气歪了,“凭什么我长得黑犯人就是我啊!我被带过来,不是因为我长得黑,而是因为我跟其他人一样没有不在场证明,而且符合目击者描述吗!”

    “啊,也对,”黄柏发恍过神来了,“那么接下来就进入询问对质环节吧,谢老师?”

    语文老师谢鼎新左手端着一杯热茶,没几根头发的脑袋正在奇怪地左晃右晃,黄柏发叫他第一声他没听见,黄柏发只好又叫道:“谢老师?谢顶老师……不是,谢鼎新老师!”

    语文老师这才注意到教导主任叫自己,慢吞吞地从后面走了过来,自我解嘲道:

    “刚才我是在做头部体操,话说颈椎保健的话,用头在空中写‘粪’字真的超有用啊!”

    在场人士都不知道该怎么答话,颈椎有点毛病的黄柏发和何希范,脖子都暗暗活动了两下,觉得“粪”字操倒也有几分道理。

    “嗯哼,昨天晚上谢鼎新老师批改完月考语文试卷以后,亲手把卷子锁进了保险柜,这段有监控视频为证。”

    为示公平,黄柏发开始详细介绍案情。

    “视频显示,当时已经是晚8点,谢鼎新老师锁上柜子以后拔出了钥匙,然后离开了教职员办公室,因为太过疲劳,所以忘了锁上教职员办公室的门……因为大多数时间走廊来都有保安巡逻,教职员办公室原本就不是一定会锁死的。”

    “从晚8点到8点半这段时间里,视频显示一切正常,但是8:31分的时候,教职员办公室的电闸突然被拉断,到8:40分保卫科发现异常断电,派人来把电闸拉回去,这时已经是8:51分,试卷已经失窃!”

    “也就是说,在没有监控视频的20分钟里,犯人使用钥匙或者密码打开了保险柜,偷走试卷并且在保安没发现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地带走了试卷!”

    “但是小偷没有想到的是,8:45分左右,谢鼎新老师在教职工宿舍里发现茶叶喝没了,于是返回办公室来拿自己喝惯的茶叶,正好见到一个黑影从窗口爬出去!看身影是个身材普通的男生,所有高二学年中,身材符合还没有那段时间不在场证明的,就只有你们5个人!”

    “我劝你们早点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赶快把你藏匿的月考试卷交出来,以免耽误老师们公布成绩!”

    一连串说完这些以后,黄柏发喘息了一下,并且用严厉的目光扫视陆瑟为首的一行五人。

    从右边数起,这五个人分别是陆瑟、包兴、蔡登辉、丁春、丁秋。

    蔡登辉是高二(8)班的精日班长,自不用提,丁春、丁秋则是高二(7)班的两个讨厌鬼兄弟,继承了他们父亲一线狗仔队记者的光荣传统,最喜欢打听花边新闻学校八卦,为了挂在脖子上的相机不被当做数码产品没收,还专门加入了校报下属的摄影部,得以名正言顺地带着相机满校园跑,至于到底是不是在拍校报素材就不得而知了。

    “主任,我们俩冤枉啊!!”

    号称青姿学园最强狗仔的丁春、丁秋齐声喊冤,他们俩作为双胞胎兄弟,不但都长得很挫很欠揍,而且两人一起出现时,会产生高同步的“左右对称”现象,也就是丁春伸左手,丁秋就伸右手,好像他们其中一人是另一人的镜像。

    “我们俩致力于捕捉到青姿学园里面的重磅新闻,可自己不想成为新闻啊!我们俩时时刻刻都挂着相机,行动很不方便,更别说偷了卷子以后从窗户爬出去了!”

    “所以说卷子一定是陆瑟和包兴一起偷的!我们消息灵通,不可能不知道陆瑟跟校长有提高班级成绩的约定!一定是他们自觉没有考好,就把卷子偷走免得丢脸!”

    副校长何希范一直对陆瑟恨得牙痒,听丁春、丁秋这么说,便附和道:“我觉得有理,两人合作偷东西更快,据说陆瑟很擅长开锁,不是他偷的还有别人吗?”

    教职员办公室里面还有南宫老师和7班班主任旁听,南宫老师还没来得及为陆瑟辩护,陆瑟便干笑一声,转过脸对丁春、丁秋说:

    “推理大胆,分析深入,两位不愧是名记之后!不过你们是不是忘了显而易见的一个疑点了?”

    丁春、丁秋还没听到什么疑点,就已经五官皱成“粪”字了,谁都知道陆瑟说的其实是“名妓之后”,可是出言反驳的话,又有点找骂的意思,只好哑巴吃黄连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