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4】 寻回考卷
    在陆瑟的提醒下,教导主任黄柏发的一个电话,让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行窃保安遭到了逮捕。

    当初何其美校长回归校园,召开全校大会的时候,曾经宣布说她开除了两名收受贿赂,放社会人士进入青姿学园来找人的保安。

    这次的犯人外号叫“勇胡”,跟那两个被开除的保安关系很好,从前没少一块去洗桑拿,因此他一直对何其美心怀不满,打算找个机会报复一下。

    为了满足自己的日涨船高的消费水平,勇胡开始跟非法校园贷组织合作,向他们出售自己收集的学生信息,但一直苦恼于来钱不够快,终于对方问他要不要干票大的。

    于是勇胡开始专门收集那些家境优越学生的信息,包括个人照片、身份证号码、手机号、曾用手机号……这次偷窃试卷以获得签名,已经到了要收网的阶段。

    勇胡打的如意算盘是,让跟自己体型差不多的几个学生背锅,学校一段时间找不到试卷,自然会宣布本次考试成绩作废,给几个学生记过处分,不会想到试卷其实不是学生们偷的。

    昨晚谢鼎新老师把卷子锁进了保险柜以后,勇胡正好在走廊里巡逻,他见机不可失,临时起意便拉了电闸,摸黑打开了保险柜。

    教职员办公室里面的好几位老师(比如谢鼎新、叶远峰)都知道保险柜密码,虽然输入密码会拿手遮挡一下,但是勇胡之前调整了办公室里监控头的角度,老师们防着身后却没有防着监控头,结果密码就这么落入了勇胡手里。

    花了点时间搬出放在明显处的考卷以后,勇胡把考卷全塞进一个装打印纸的大纸箱里,然而正在这时谢鼎新竟然去而复返,回来拿办公室里的茶叶罐,吓得勇胡赶紧摘下了保安特有的贝雷帽,然后整个人逆光站在窗口,做出从窗口逃跑的假动作。

    谢鼎新觉得本届学生都比较暴力,蔡登辉从前拿个竹刀到处喊打,现在冬妮海依又空手暴扁了蔡登辉,接下来不知还会不会涌现比冬妮海依还猛的学生。

    为了不被偷试卷的学生暴力对待,谢鼎新看了一眼办公室转身就溜,勇胡这才得以借着黑暗的掩护出了办公室,戴好帽子,从另一个方向迎上谢鼎新,装作自己正在处理停电问题,根本不知道考卷被盗。

    这就是为什么从8:31分教职员办公室的电闸被拉断,到8:40分保卫科发现异常断电,派人来把电闸拉回去,全部完成需要到8:51分,过程持续整整20分钟之久。

    陆瑟刚刚听到这几个时间数字,就已经把怀疑对象放在了昨晚值夜的保安数字,哪怕其他保安需要出去寻找线索和试卷,作为案发现场附近的当事人现在也应该到场,否则就一定是心里有鬼。

    勇胡被其他保安当场控制以后,嘴巴很硬,硬是不说自己偷走的试卷藏在了哪里,教导主任黄柏发得知后冷汗直冒,心想万一试卷上的签名已经落入坏人手里,让一些学生的信用卡遭到盗刷,绝对会造成恶劣社会影响,对青姿学园相当不利。

    陆瑟听说勇胡不招,却松了一口气对黄柏发说:

    “不用给何其美校长打电话找关系了,犯人不肯说失窃试卷藏在哪里,反而让我确认了之前的一个猜测——犯人根本就没来得及把试卷从教职员办公室里运走!这就是为什么彻查整个校园的监控头录像,也没有发现类似处理试卷的可疑行为,赃物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

    在陆瑟的提醒之下,黄柏发发动在场众人一起寻找试卷,曾经的被怀疑对象丁春、丁秋总想搞个大新闻,所以相当卖力,包兴忍不住寂寞也想去找,陆瑟低声阻止道:

    “别去,试卷一定藏在西南角书柜和墙壁的夹缝里,那里的灰尘明显有被擦碰的痕迹,但是我不会说,你也不要去找,否则咱们俩这么容易找到赃物,何希范那货肯定会诬赖咱们跟盗窃有关的。”

    仿佛是开了全图外挂一样,陆瑟果然没猜错,一箱子试卷就是藏在西南角书柜和墙壁的夹缝里,是南宫老师发现灰尘问题,然后由丁春和丁秋一块拽出来的。

    “哎呀,居然藏在这种地方,亏犯人想得出来!”明明比任何人都早知道试卷的位置,陆瑟偏偏假的不行地来了这么一句,把何希范气得够呛。

    “原来如此,”黄柏发看着箱子里一张也不少的试卷,自言自语道,“陆瑟你发现了盲点啊!我们一直以为偷试卷的是学生,认为学生不可能把好不容易从保险柜里偷出来的试卷留在办公室里,结果偷试卷的其实是保安,学生再来一次办公室把试卷转移走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