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5】 八大协会
    陆瑟用停止暗语瘫痪所有叛乱机器人后,没几分钟就接到了郁博士打来的电话。

    “果然我没看错,你有能力在30分钟内解决问题,这样一来帝王大厦就能及时止损,我这个总工程师也可以松口气了……”

    陆瑟一边跟郁博士讲电话,一边看着音乐西餐厅逐渐恢复供电,早已等在帝王大厦外面的医护人员涌进室内,开始救助受到麻醉针攻击的伤员,零星还有几名公安干警维持秩序。

    “还好吧,也算是运气不错。”陆瑟说,“郁博士你可要遵守诺言,跟我分享高仿真机器人的制造技术——我放假的时候去你的实验室参观机器人制造,应该没问题吧?”

    陆瑟不要干巴巴的机器人开发文档,开口就要参观实验室,郁博士暗道这小子也不好糊弄。

    开发文档想要隐瞒关键技术的话,删去几个字就能达到目的,但如果对方进入实验室现场参观,内行看门道,很多东西就不是想隐藏就能隐藏的了。

    至今美国、日本的很多高端实验室,仍然禁止中国籍学生进入参观,怕的就是中国人看明白关键所在,回国以后山寨个一模一样的出来,假以时日还能做出更好更便宜的。

    不过郁博士跟陆瑟之间并没有国家间的利害关系,他也算是比较惜才,陆瑟想来实验室参观也没什么要紧。

    “可以,你愿意来实验室现场参观,就找个时间充裕的假期,因为仿真机器人工艺复杂,你恐怕要花上整整两天才能看上个大概……实验室的住宿条件比不上帝王大厦,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

    陆瑟心中窃喜,说:“我是去学技术的,不是去住五星级酒店的,倒是郁博士这么大方肯让我观摩两天两夜,难道不怕我泄露你们公司的核心机密吗?”

    “如果害怕的话,之前就不会给你那样的许诺了。”郁博士回答,“仿真机器人制造工艺极其复杂,没有一个大公司做后盾,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实现产品的商业化……如果你依靠自己看懂的部分,按照个人喜好做一些半成品出来,影响不到公司的利益。反过来,你如果真的打算在仿真机器人行业中当先行者,未来加入我们am科技有限公司,倒不失为一种合理的选择呢!”

    “你很狡猾啊郁博士,”陆瑟笑道,“这么快就想拉拢我给你当员工了啊!总之我一定会挑一个精力充沛的时间,去你的实验室观摩机器人制造的!我这边太吵,先到这里,以后我会主动跟你联系的!”

    放下电话后,陆瑟正好看见安芷被父母拉着走出了音乐西餐厅,看安芷的表情,貌似是有什么话想对陆瑟说,但今晚恐怕是没什么机会,反倒回家后免不了被父母盘问陆瑟的事了。

    再往地上一看,刚才扑街的包兴也不见了,估计是被医务人员抬走救护去了。

    “理香你还在啊?”陆瑟一回头发现了千叶理香,在如此混乱的人潮中,她居然特地把之前充当武器的雨伞送回了吧台原处,刚刚走回来。

    “包兴好像是被医务人员抬走了,”仍然对包兴怀有歉疚的理香说道,“我现在要下去找一找何其美校长,也会顺便找一找包兴在哪里的,如果我找到了会给你打电话。”

    “你有我手机号码?”陆瑟不记得跟理香有过电话联系。

    理香仿佛做好了要接受讽刺一般抬起脸来,说:“我是风纪委员,看过班级人员联系表,记下身为班长的你的手机号,很奇怪吗?”

    “不奇怪,毕竟你的爱好就是填表和读表嘛。”陆瑟耸了耸肩,“总之你看见包兴的话就通知我一声,麻烦你了。”

    日本人的究极民族性之一就是“不给别人添麻烦”,陆瑟对理香说“麻烦你了”,让理香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正因为她没有听陆瑟的话张开雨伞,而是以伞作剑,导致包兴被“流弹”射中,给包兴添了麻烦,现在陆瑟反而说“麻烦你了”,减轻了理香的心理负罪感。

    理香夹在人流中下楼以后,陆瑟看见没剩下多少人的音乐西餐厅里,一地垃圾纸屑。

    忽然间,破破烂烂的《兰亭序》书帖映入眼帘,陆瑟想了一下便从地下将它拾起,打算丢进垃圾桶里毁尸灭迹。

    与此同时,任鸿德听说是陆瑟解决了危机,毕竟他是青姿教育集团的董事长,陆瑟是自己学校的学生,在海上花号跟自己有一面之缘,现在何其美校长昏迷送医,自己有必要下来代表学校表彰一下陆瑟。

    好死不死地,他不但自己来了,还带着上完厕所的好友庞大海一块来了,正好看见陆瑟要把《兰亭序》丢进垃圾桶。

    “诶?陆瑟你拿的好像是……”任鸿德皱眉道,“《兰亭序》书帖怎么跑到你手里去了?而且貌似多了好多窟窿……”

    被书帖主人抓了现行,陆瑟暗叫倒霉,不过他知道这是任鸿德从海上花号买回来的一副残本,价格也不高。

    “不好意思,情势所迫我只好拿它当了盾牌。”陆瑟老实承认道,“为了解决人质危机,我不得不这么做,不过我一人做事一人当,绝对会赔偿任先生您的损失的。”

    陆瑟前前后后赚了不少银子,账户里总共有1200万人民币不止,用书帖挡麻醉针有许多人目击,所以没必要说谎,赔点钱他还是赔得起的。

    “原来……原来是这样。”任鸿德叹息道,“你为了救人殚精竭力,我还没那么抠门,一幅《兰亭序》摹本都损失不起,算了,以后你只要努力学习,多多为青姿学园争光……”

    任鸿德话音未落,体型胖大的庞大海却猛然冲上前,一把从陆瑟手里夺过《兰亭序》书帖,在灯光下双眼紧盯住仅存的古代墨迹,几乎要把双眼瞪出血来。

    “这……这么好的字,居然说毁就毁了!?”

    庞大海面色惨白,一副亲妈爆炸、亲爹上天,老婆还给他带了绿帽子的表情。

    “这、这可是《兰亭序》!真正的文物,不是现代人的模仿!这么珍贵的墨宝怎么可以用来当盾牌!”

    见好友情绪激动,任鸿德连忙劝道:“老庞,你别这样,以后我再帮你弄一幅更好的,又不是王羲之真迹……”

    “谁说不是王羲之真迹!?”庞大海怒发冲冠,“王羲之真迹行踪不明,任何一幅古代《兰亭序》都有可能是王羲之真迹!我还没过目这一幅就被毁了,万一这是王羲之真迹呢!?”

    一边捶胸顿足,一边把痛彻心扉的目光瞪向罪魁祸首陆瑟。

    陆瑟万没想到会被庞大海当成眼中钉,这根本就是无妄之灾,事前两人根本就不认识。

    “那啥,庞先生您挺大的岁数,也别太激动了。”陆瑟不卑不亢道,“这根本不是王羲之真迹,否则拍卖方不可能卖很普通的价钱,您只是犯了人类通病,觉得错过的东西是最好的罢了。”

    “胡说z说!你毁了王羲之的《兰亭序》真迹!你是整个书法界的敌人!我和书法协会跟你不共戴天!!”

    庞大海根本听不进去陆瑟的辩解,欲说越激动,终于一口鲜血喷在地上,捂住心脏差点没摔倒,幸好任鸿德从后面把他给扶住了。

    “你……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等我从医院出来……咳咳咳……”

    庞大海被闻声赶来的医务人员给抬走了,他躺在担架上还对陆瑟念念不忘,一边骂一边喷了医务人员一身血。

    陆瑟注视着庞大海被人抬走,对他一边喷血,一边中气十足骂人的技术叹为观止,任鸿德在陆瑟身边叹道:

    “老庞他对书法特别痴迷,肝火也旺,特别倔,他认准了你撕毁的是王羲之真迹,以后恐怕会在好多诚找你麻烦啊!早知道我就不拿这东西来帝王大厦了……”

    “没关系,”陆瑟耸了耸肩,“林氏集团把我当成死敌,再多一个书法协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只是一个兴趣协会不是吗?”

    任鸿德很难启齿地犹豫了一段时间,终于道:

    “中国文艺界有八大协会,分别是作家协会、书法协会、音乐协会、舞蹈协会、美术协会、戏曲曲艺协会、民俗协会、摄影影视协会……老庞的倔劲儿上来了,搞不好要发动其他七大协会抵制你,别的不说,你以后想要加入八大协会可就困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