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7】 条件是变成海参
    在海上花号那一夜后,陆瑟基本是躲着林琴,尽量避免和林琴面对面的,因为着实尴尬。

    原本嘱咐小佳有机会去林家大宅的话,就仔细搜集证据,比如洗手间垃圾桶里的验孕棒什么的,当然没有明着跟小佳说,否则那一晚的事情就不是陆瑟和林琴两人的秘密了。

    以小佳的智商,肯定理解不了哥哥的良苦用心,她今天在林琴家什么证据都没收集到,还被林琴留下跟林怜一起看家。

    “急着找我来,有什么重要的话说?”

    一袭黑色连衣裙的林琴,带着固有的神经衰弱态度,穿着3寸高跟鞋,一步一步踏在4008客房的编织地毯上。

    陆瑟坐在床上注意到,陪伴林琴过来的不是阿尔法,而是林琴从海上花号带下来的女仆莫莉。

    这让陆瑟心中闪过一丝猜疑:阿尔法虽然乌龙不断,好歹是个能收集情报的间谍,寻找包兴这种事正应该把阿尔法找来旁听,结果林琴却没带她来。

    ——会不会绑架包兴的人正是阿尔法呢?阿尔法在海上花号惨遭sm,既然她不能报复小佳,又有把柄在我手里,无法直接报复我,那么选择报复包兴也是有可能的。

    ——难道说失踪的包兴正被阿尔法关在某个地下室里,挥舞皮鞭打得皮开肉绽吗!?

    ——如果真相是这样倒好了,毕竟阿尔法受制于林琴,鞭打包兴一顿或许就把他放了,顶多再逼他吃点屎,我相信包兴的毅力,反正他以前也吃过掉在屎上面的汉堡包。

    “阿尔法在哪儿?”陆瑟开门见山问道,“我这里还有她恶作剧留下的锦斓袈裟,以及她化装成南宫老师穿过的白衬衫呢,她打算什么时候拿回去?”

    “那些事是没有经过我的授权,阿尔法擅自做的。”

    林琴走到陆瑟对面停住脚步,黑色长发由于惯性微微向前波动,她的双眼仍然是一副没睡醒半眯起来的样子。

    “袈裟和衬衫你都留着好了,披着袈裟抚摸女孩被撕破的贴身衬衫,不是你这种单身和尚最喜欢做的事情吗?”

    陆瑟提起袈裟和衬衫,本来也没有要还给阿尔法的意思,其实是想勾引林琴回忆起“自己撕破阿尔法衬衫”这件事,利用女孩间的嫉妒心理,让林琴口误说出阿尔法的去向。

    结果林琴比鬼还精,没有上当,陆瑟念头一转,继续试探对方:

    “你知道我找你来有什么事吗?”

    “把体弱多病的未婚妻千里迢迢叫来,居然都不看座……莫莉,咱们自动动手丰衣足食吧。”

    穿女仆装的莫莉从旁边推过胡床形状的小沙发,服侍林琴坐在了中间,然后毕恭毕敬地站到了主人背后等待指示。

    “你家就在帝王大厦旁边,根本算不上千里迢迢吧……”

    陆瑟一边吐槽,一边朝莫莉多看了两眼。

    皮肤白皙五官柔和,身高跟安芷差不多的温顺女仆,身为美国人却只有胸部属于美国尺寸了。

    一想到在海上花游轮上,这个身高跟安芷相仿的女孩险些就成为花钱就可以购买的床伴,陆瑟不由慨叹环境的确会改变人的行为,纸醉金迷的公海游轮,跟循规蹈矩的高中校园完全是两个世界。

    好在莫莉在美国中餐馆当服务员当惯了,很习惯穿女仆装,即使这样走在街上也不会感到羞怯,毕竟相比于在海上花号穿羞耻度更高的兔女郎装,女仆装要好得多了。

    因为陆瑟多看了自己两眼,莫莉有些不太自在,褐色蓬松短发下的褐色眼睛稍微躲闪起来。

    随着手机时间指向中午12点,陆瑟感到没时间跟林琴打哑谜了,包兴要是被阿尔法囚禁强迫吃屎也就罢了,如果是被杨刃那样的变态抓走,现在是饭点搞不好直接把包兴给吃了。

    “长话短说,”陆瑟看着坐在自己对面胡床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林琴,道,“或许你看过新闻,知道昨晚帝王大厦发生过机器人叛乱事件,虽然有惊无险地被我和包兴等人平息了,但包兴在事后失去了踪迹……你们林氏集团第二大股东金洋的儿子金世杰,以及金世杰的死党杨刃有重大嫌疑。我请你来是希望你从林氏集团内部调查,在包兴出危险之前把他找回来!”

    林琴听陆瑟讲完,微微抿起嘴唇,单手托住下巴做思考状。

    “你口口声声要摧毁林氏集团,现在又寻求林氏集团的帮助,你很矛盾诶!”

    “我只是在寻求理想和现实的平衡点而已,”陆瑟纠正,“这是我理性思考后认为最稳妥的处理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