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8】 为奴十二时辰
    林氏集团不愧为规模巨大的跨国集团,有了林琴的帮助,只用短短半天,包兴便重见天日。

    然而包兴失踪的罪魁祸首让人大跌眼镜,跟陆瑟的推测不一样,包兴失踪跟金世杰和杨刃完全无关。

    真相是包兴被当成弱智,被黑工头抓进黑窝点当了一天一夜的黑奴工!

    事情要从搬运包兴的担架,被放在绿化隔离带旁边开始讲起……

    两名医护人员等待挪车,视线被救护车阻隔,就在这时包兴从昏迷中醒了过来,本来麻醉针就没有完全在他体内溶解,搬运过程中又产生了震荡,让他提前醒了。

    帝王大厦外面的天色一片漆黑,包兴刚刚苏醒昏头昏脑的,从担架上爬起来,失魂落魄地游荡到了隔离带后面,两个医务人员发现包兴不见了十分纳闷的时候,其实包兴跟他们只有几步之遥,只是包兴实在太黑,在夜色中自带隐身功能,不带夜视仪根本就找不着。

    当晚陆瑟本来打算带包兴吃章鱼拍卖会上的自助餐,谁想到机器人叛乱一出,包兴完全没来得及正经吃东西。

    于是,在麻醉剂药效下浑浑噩噩,肚子饿得不轻的包兴,循着冬山湖畔烤肉摊位的香味晃了过去。

    然而站到摊位前面刚想掏钱撸串,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带钱包,手机也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给偷走了。

    “混、混蛋!我手机里可是记着小佳的游戏id呢!”

    包兴立即原路返回去找手机,但是他处于半麻醉状态,天色又暗,不但没找到手机,还跌进了正在挖深沟的工地,黑西服的袖子、裤腿都磨成了烂布条,脸上也糊了好些泥巴。

    本来工地有监管人员巡逻,但是包兴太黑结果没人瞧见他,他只好自己爬了上来,又累又饿又疼地躺在附近长椅上休息。

    然后黑工头就来了,他专门在冬山市的火车站、公园、垃圾站附近闲逛,目的是寻找弱智流浪者,把他们骗到自己的黑窝点里干活。

    虽然奴隶社会听上去是历史课本里面的事,但是时至今日,世界各地都有非法监禁奴工,让他们为自己牟利的恶心事存在,甚至在经济落后地区,黑奴工会成为一套经济体系。

    在乡村地区,黑奴工主要是被骗到黑窑厂之类的地方干体力活,一个黑奴工的成本接近于零,却平均每年能为黑工头赚进2万元,可谓一本万利。

    黑工头彼此认识,还会根据自己工厂的繁忙程度,互相租借黑奴工将利益最大化,可谓是共享经济中的“共享黑奴工”。

    在黑窑厂工作的黑奴工,智力要求很低,不记得自己叫什么,自己家在哪更好,以免他们逃跑。

    在城市里,黑奴工的主要去向是到黑窝点去当垃圾分拣工,要求智力不能太低,至少要能分清垃圾的种类。

    大半夜躺在长椅上呻吟的包兴,在黑工头看来,是当垃圾分拣工的上佳人选。

    西服破烂不堪,又不是特别合身(陆瑟借给他穿的),怎么看怎么是捡来的。

    脸色黝黑,满面污泥,一看就是从小面朝黄土背朝天,现在刚刚进城的农民工。

    当然,要不是包兴呻吟时说了几句国骂,黑工头还疑心这是个非洲流浪汉,等包兴说了中文他才放了心。

    “喂,起来!你去不去干活?”

    黑工头看四外无人,重重踢了包兴几脚,摆出暴力执法人员那样的蛮横劲儿。

    包兴疼得骂娘,只是他肚子太饿,掉进工地深沟又受了伤,没力气起来反击。

    “你、你怎么打人?这么晚了谁干活?有……有没有吃的?”

    包兴实在饿得难受,半麻醉状态下脑子又不好使,竟然向陌生人要起了吃的。

    黑工头一听喜上眉梢,包兴这样的人才就是他需要的,看上去稍微有点弱智,但是还没有傻透腔,当起垃圾分拣工来绝对一个顶俩。

    于是黑工头将手一挥,小巷里开出来一辆破出租,司机从里面下来,和黑工头一起把包兴塞进后车厢,不由分说直开到冬山市北郊。

    包兴饿得手脚酥软,到了地方以后嗅到热馒头味,也来不及分辨身在何方,狼吞虎咽吃了3个,看得黑工头心花怒放,觉得抓对了人,包兴又弱智又能吃,干起活来绝对是把好手。

    可惜的是这个黑工头家里没地方住人了,他只好忍痛割爱,把包兴以500元的价格卖给了另一个黑工头。

    黑工头的心都是一样黑的,包兴被转手之后,当晚就被安排住进民宅阁楼,在卫生条件极差的环境中分捡废品,只能吃到从餐馆收来的剩饭剩菜。

    “你们…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